第二十三章 石林,大买卖

次日,库克睡醒之后,莫名觉得昨天还气氛和谐的四人关系,变得异样而僵化了。

那个原本颇为和善的炎黄军人今天脸色冷硬可怕,再不稍假颜色,二姐眼圈红红的,明显有哭过的痕迹,而大姐虽然一如往常,但对于那位炎黄军人,却更加拘礼却少了三分热情。

对于这种情况,库克看出来却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什么,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非常清楚,同眼前这个男人相比,已方三兄妹不够人家认真起来一刀杀的,连自己攻击过他,他都可以放过自己……不是因为大度,而是因为不在乎,就像老虎不在乎一条狗站自己旁边吠叫一样,真烦了,弄死也不过一瞬的事。

旅程,继续。

并不是每一天都能找到合适猎杀的变异兽的,绝大多数是太弱、太少,少部分是太强,危险系数太高,并且也要考虑吉普车的负载能力,像晶石蜥蜴兽这种,装上一头就得往回走了,石应虎虽然不介意,但事实上也不属于适合猎杀的目标。

三天之后,至此,进入荒野区已经十二天了,吉普车途经一片石林带。

卓娅是没有什么察觉的,但原本一直在坐着读书的石应虎,却突然间站起身形来。

四面有怪石嶙峋,并无任何一种生物,然而四周那黝黑的怪石群在石应虎的眼中,却隐隐间透出一股杀势!

“怎么了,主人?”莱菲尔开口问道,恭谨而小心。

“卓娅,立刻退出这里。”虽然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但石应虎还是选择相信自身的直觉判断,更何况本来就是漫无目的的浪荡,没必要非得通过这里。

“呃,好。”听到石应虎话语严肃,这两天没怎么理对方的卓娅立马倒车想要退出石林带。

然而似乎感应到了猎物未进入包围圈就要逃离,四面八方突然传来令人心烦意乱的鸣叫声。

“噭噭!”

“噭噭噭噭噭噭噭……”高急之声,似哭似号,闻之令人心生烦躁感。

紧接着,四面八方石柱上那嶙峋的怪石,许多睁开了腥红色的眸目,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双翼缓缓伸展:它们像石头一样,蝙蝠的翅膀类人的身躯,似是石塑而成的,只是腥红眸目当中透出着一股凶暴的杀意。

“……库克,这是钥匙,取出枪来。卓娅,有多少本事用多少本事,不然你们恐怕都要死在这里了!”

四面啼叫,四面蝠翼挥舞。

虽然石应虎也并不知道这些蝠翼石猿是什么阶位的,但看其速度与特征,就明显不是一阶的变异兽,而几百几百的二阶变异兽,好在没进入石林深处就发现异常了,否则就连自己也必然会死在这里。

“好厉害的气机隐藏,若非化劲拳境对杀意敏感,若非童子功凭空提升了化劲拳境的三层敏锐度,我必然察觉不出异常。”

敞篷吉普车也有一个挡雨板设计,然而这种时候使用的话根本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反倒不如让莱菲尔与库克使用枪和弩,发挥一点攻击力。

还是那句话,艰苦的生活,可以教会人很多很多技能。

莱菲尔的枪法居然相当准,她使用老式步枪一枪一个,枪声一响必然会有一头蝠翼石猿从半空掉下来。

相较之下,库克的弩术就差得多了,好在扑上来的蝠翼石猿数量足够众多,倒也并不是射不中。

而石应虎则站立在吉普车的车厢上,他一手握着魔劫刀一手握着刀鞘,阴阳并动、气血双行,最先飞过来的几头蝠翼石猿都被其电光一般的刀术迅速斩杀了。

“……已收集源能量89点。”

“……已收集源能量97点。”

“这种坚固度、速度、力量还有手感,二阶上的变异兽吗?”眼前有一黑压压大片蝠翼石猿扑杀过来,石应虎微微吸气,魔劫刀刀锋之上有隐隐的气旋纠缠,下一刻,长刀猛敛于身侧,一股阴柔的刀意扩散,大片大片扑杀过来的蝠翼石猿都莫名得半空停滞了,它们眼神迷失怪异,凶芒消去,恍若沉醉于极乐梦境中,虽然还知道本能的挥舞双翼,但速度骤降却挡得身后石猿的扑击之势也是一滞。

下一刻时,敛于身侧的魔劫刀包裹着一层肉眼可见实质般的深红色刀芒,再极尽刚猛的斜斩而出,近有七八米长的刚猛刀光横扫,大片大片的蝠翼石猿直接就在这柔极刚生,阴阳转换的华丽一刀下身躯爆裂了。

一时之间,血雨、骨肉绽放,恍若烟花!

如果是面对同等数量的二阶人类武者,石应虎全力一刀当然斩不出像这样的效果,但野生变异兽智商低,实战经验也很少,石应虎这样明显的蓄气发力兼备大招前置,它们都看不出来,而受过专项训练的武者是不可能看不出来、察觉不到危险信号的。

这辉煌一刀,令莱菲尔,卓娅,库克三人全都看愣了,那是普通人对于强大武者力量的本能震撼。

“发什么呆,快走,这样的刀术我也无法连续施展!”一边低喝,石应虎一边把这段时间节省下来的自由属性点点在体质属性上。

想要将有限的真气换来极高强度的利用率,斩杀出近乎宗师级的全力爆发力,真气消耗又要少,那么自然就需要从其它方面来平衡。

便比如说此时此刻的这一刀,是石应虎以体魄负荷与体能消耗的双重代价换来的,当然,这种交换对于他来说值得,因为自身的体魄够强,体能恢复速度也快。

便恍若正常炮击,是火药越足威力越大,但在火药量一定的情况下,加固炮管也是一种选择。

然而,石应虎没想到,更大的麻烦也随着这一刀跟过来了。

石林当中的深处,原本并没有波及到的地域,因为某人狂沸的真气与旺盛至极的气血,炽烈得如黑夜中的火炬一般。

这股气息一爆发,引起石林当中某位存在的注意。

“吼!”

伴随着嘶吼声,大片的山石崩解。

在乱石的碎落中,一头猿身几乎都已经进化为人体的蝠翼石猿,它极尽凄厉地嘶吼着。

如果它的周围没有漫天飞舞如蝙蝠群漩涡一般的蝠翼石猿,那么它也许更适合用他来称呼。

巨大的双翼下,是一名枯瘦人类的半身,皮包骨般的躯体,只是难看了一点,但的确是人类之体的外形了。

很奇妙,相当多的高阶兽王级变异兽,无论它们本身亲不亲近人类,最终都会往人类的方向进化,科学家称这是拟态效应、审美渗透的结果,道家与佛门都宣传说这是人体更适合修炼进化。

但对于普通老百姓与变异兽猎人来说,记住一点就对了:

在野外碰到了像人一样的变异兽,能跑就跑,如果跑不掉,就千万千万学会谦逊与礼貌,除非你本人就是传奇武者或者身边跟着一个团的兵力。

在这个时候,因为本身并未深入石林,吉普车已经逃出来了。

始终扛在第一线的石应虎受了一些轻伤,轻微划伤不计的话,莱菲尔与库克都没有受伤。

而卓娅因为开车无从抵挡躲闪,背上被扫中了一下,就像被石刀砍过一样,此时此刻被石应虎以仙鹤指法封闭流血,正在被莱菲尔一边哭泣流泪一边绑着绷带。

“没事的没事的,并未伤到筋骨,上药也及时,不会留下疤痕的。”

“什么没事啊,感情受伤的不是你……呜呜我的卓娅。”莱菲尔此时此刻哭得稀里哗啦的,这段时间她在石应虎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现在却敢直接出言顶撞了,不过石应虎也没好意思说什么,若没有卓娅精湛的车技的话,哪怕是自己都没有这么容易逃出石林,至少也要付出比现在沉重许多的伤势作为代价。

“主………主人,您看看后面的那个是什么?”

前面正在开车的库克突然有些颤声言道,他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一些恐怖的场景。

石应虎闻言回头,只见近乎遮天蔽日般的蝠翼石猿自石林当中飞出来,然而无论那些低阶的蝠翼石猿怎样数量庞大,却都无法夺走为首者那显赫恐怖之势。

那是生命体强悍到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而然带出来的“势”,便恍若鹤行鸡群、便恍若超群绝伦,只要出现,就不可能令人注意不到。

“兽……兽王!?”

“……咕哝。不会吧!”

随着石应虎本能得惊呼,就连莱菲尔间都放下怀中的妹妹卓娅了,相比石应虎,流民更加恐惧变异兽兽王,流民聚居在自然竞争中,还可以在这个世界生存,因为绝大多数变异兽是没有人类的智力与自组织的。

然而兽王级变异兽,或者称之为领主级变异兽,它们不仅仅战力等同于人类传奇武者而已,并且任何一头兽王级变异兽甚至可以统御驾驭非自身族群的变异兽,最终汇聚成恐怖的兽潮洪流吞没一切。

对于炎黄古国来说,兽潮洪流视为级别不同的灾害现象,大多数还可以正面刚一波,未必便会吃亏,但对于流民来说,跑的慢了或者附近的城市不肯暂时性收容的话,基本就死定了。

是的,如果发现兽潮现象,炎黄古国的地方政府是会视情况而定,决定是否就近收容流民的,但无论是否收容,兽潮过去后你们都得走,不肯走的话就是枪逼着走了。

流民因为劳动力极度便宜,因此一直存在成功潜入、偷渡后打黑工的现象,但别说现在这种时局下的潜入、偷渡难度,即便成功,因为异化人的存在,稍大一点的企业也不敢为省那点钱,就雇佣流民,万一有一个异化了,天知道会杀多少人毁多少机械,这种事出现一例就能让一中小型企业直接破产,让一位中小型企业家终生负债累累。

说起雇佣黑工,石应虎的姑夫林文轩就是雇黑工起家的,人家用黑工用了这么多年,始终没出什么事,因此积攒下一份不菲的家业,倒也变相说明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石应虎思绪之所以敢这么乱飞,是因为那头疑似兽王领主级的变异兽,始终未能明显拉近双方的距离,它在发现石应虎的时候,吉普车已经跑得比较远了,兽王领主也并不是永动机,在追杀出几十里后,那头蝠翼尸身BOSS仰头嘶吼一声,有实质般的气浪三百六十度扩散开,但它终究也只能看着那块肥美的“肉”越来越远去了。

“三位……我现在有一个不用卓娅嫁给老军官,就能让你们在炎黄古国落户的计划。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干。”注视着那头蝠翼尸身兽王缓缓飞回,石应虎的双眼眯起来,隐现凶光!

“追出这么远,最后还没追上,说明智力不怎么样,还是本能驱使的成分更多,追了这么久,还没追上,说明实力肯定不是兽王中比较强的,甚至是否真的达到了兽王级都有点说不准。”

“刚刚石林当中飞出来的蝠翼石猿怕是就有好几千头之多,这样的上好练级点实在是难找。”脑海中思绪流转,石应虎侧身问莱菲尔三兄妹敢不敢干票大的。

其实这句话在问之前,石应虎就已经心里有数了……流民命贱,这话也许不好听,但在这个时代的确是大实话,但也因此,面对机会的时候他们敢于放手一搏,因为对他们来说,仅仅只是这机会都很难遇得到。

“主人,您,您不会是想打那头兽王领主的主意吧?”莱菲尔察言观色多年,更何况石应虎又并没有遮掩什么,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我都敢搏一把,你们不敢?循序渐进,步步诱杀,我们已经知道石林里的包围了,不会再深入,有这辆车在,就算不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说到这里时,石应虎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才接着言道:

“当然,如果你们实在没有信心,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迫,毕竟这件事情如果你们心不甘情不愿,那么我的危险性就太大了。”

“莱菲尔你继续回流民点做你的‘生意’,库克你继续偷看别人练武,偷看个十年二十年看能不能琢磨出点什么来,我到东安之后也会信守承诺把卓娅的照片挂军网上,然后等着某位又老又丑又残疾的退役老军官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在心中对老军官们说了一句抱歉,然而石应虎的嘴角上却绽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你别说了!”莱菲尔脸色惨白,同时她有些不知所措得紧抱着自己的妹妹。

“姐……活着也没什么好眷恋的,不如就赌这一把,要是真的能杀掉一头兽王,凭这份军功我们就能成为炎黄人。”

杀戮变异兽,这是关乎这个星球人类命运的大事,卓娅颇为聪敏,石应虎一说她就品出是什么意思了。

真的能干掉一头变异兽兽王,哪怕石应虎分去绝大部分军功,剩下分润的那一部分也足够三个流民获得炎黄古国公民的身份了,这种武勋军功,全球只要还存在着的政权,都认!

“兽王那么难杀,你怎么就有把握?”听着怀中妹妹的话,看着身旁弟弟那渴望的眼神,莱菲尔仰头问石应虎。

“兽王变异兽之所以难杀,是因为它们智力极高,形势不对时,审时度势懂得跑,再加上实力强悍,簇拥众多,自然难杀。我们一点点灭掉蝠翼石猿群,那头蝠翼石猿的兽王,面对明显比它弱小很多的我们,根本不会跑,因此打得赢就能杀得掉。”石应虎自知自事,自己知道自己气血系化劲配上一身真气,是仅比强三阶弱一线的准宗师。

但在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生物眼里,自己就一个一阶巅峰的生命体,属于兽王级变异兽随手就可以碾死的范畴。

要是面对这种目标,那头蝠翼尸身BOSS都会苟都会跑,那自己也真的是只能写一个服字了,它绝对可以活很久很久很久。

……………

“你也不要这么急着下决断,无论我们去不去那里,都至少要等卓娅伤好了,没有她的车技,你想去做这一票,我还不敢呢。”在荒野不是在平整的马路上开车,车技好不好,差距异常明显。

卓娅开车的时候,石应虎在车上打坐都没问题,就跟在平整的路上开车一样,但莱菲尔或者库克开车就不一样了,车会颠簸得相当厉害,卓娅这妹子一手重装了这台吉普车,她这份天赋若是在武道上的话,那就是一位武道天才,隐隐有些人器合一的意思了。

正是因为察觉到这一点,石应虎才一门心思的把她往军区带,卓娅开一辆破吉普人器合一没什么,她要是开坦克甚至开高达也能达到这个境界,那就是一个很恐怖的稀缺型人才了,在变异兽文明与血月文明并立的今天,国家能增强一分力量也是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