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六章高傲的碰撞

恨天客之于人族是必须的,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他足可让人族暂时能够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的可怜孱弱。

唯独一些时候,恨天客给罗烈的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好。

譬如说命运,天机,气运,上天注定等等说词,是罗烈很难接受的。

别的不说,罗烈始终认为,武道武道,不就是武者逆天之道吗?

上天允许武者成皇成圣成祖吗?允许吗?当然不允许,因为达到了一定高度,就可以左右天下风云,影响天地规则,这本身就是一个逆天的行为。

可以说,但凡是武者,就已经注定了是逆天而行,只是有些人能力有限,无法达到逆天的地步而已,实则人家也是走在逆天之路的开始阶段的。

根本上的逆天行为,你偏要去说,上天注定,命运之属,决定未来,这算什么道理,岂非是前后矛盾。

若是别人说这些,罗烈并不见得多么在意,因为并没有人根深到骨子里,顶多是涉猎到这一段的时候,会特别的在意而已。

唯独恨天客不行。

他本就是天机与命运的血肉化身,他对于所谓天机预示的未来,命运提供的气运,实在是太过于看中,以至于诞生之后,就待在灭世天间,等候开天鼎出世,观看最强气运之兽的归属,这何止是根植到骨子里,根本就是深入到灵魂深处,让他整个人从内到外,都笃定这一点。

所以罗烈也有点担心,如果恨天客真的最后选择支持人族,那么等到某些特定的时刻,是否会因此发生矛盾,乃至于冲突?

这可说不准的。

故而罗烈有意无意的借此提了几句,然后恨天客果如他所料的对天机命运嘀嘀咕咕,若是别人来说,那就是神神道道了。

他适可而止的没有再进行辩驳,只是内心颇不以为然。

逆天而行之人,偏要讲究上天注定,说来也是天大的笑话了。

不过,谁让人家是天机与命运的化身呢,指不定天生就是如此实力呢,并不需要修炼,也有可能的。

见到罗烈不再计较,恨天客似是很满意,觉得说服了罗烈,他话锋一转,回归正题,道:“你要杀苍狼圣,若能杀的了,我给你兜着,可以。”

一旦撇开什么天机欲言,命运气运之类的,恨天客堪称完美,任何事情都做的有理有据,而且很有讲究,很有原则和态度的,这是罗烈极其赞赏的。

“但是呢。”罗烈知道这个有原则的恨天客,绝不会那么简单的,他毕竟尚未决定支持自己,况且他内心更倾斜向天子啸的。

仔细回味一下,实际上罗烈也能明白。

在恨天客看来,当初要提前进入开天葫芦,是罗烈率先想到的,但是天子啸马上能够呼应,说明并不比罗烈差,而两人入得开天葫芦之后,属于被人惦记憎恨的无疑罗烈更多,因为他是主导者,故而在恨天客的眼里,天子啸属于更大的幸运。

他本身就是对运道看的很重很重的人,当然会有区别对待,故而看似给罗烈主动机会,却没有泄露只言片语,完全是难为罗烈的,也就是说起初他就看好天子啸一些,只是想要难住罗烈,方才好决断,毕竟气运之龙的得主,让他这个对运道格外看重的人,不可能不去在意的。

恨天客并不介意罗烈说出但是两个字,他也希望说的清楚通透,道:“我尚未决定完全支持你,所以对你的支持是有所保留的,既然你要我为你兜着百兽世家的怒意,那么接下来的百兽世家之事,就要靠你自己了,我能出手的只是一些小事儿。”

罗烈呵呵笑道:“行。”

他心底却有一股怒气,这就是支持么?

只是一件事,就不能再得到支持,恨天客对天子啸的倾斜程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恨天客又说道:“我们考虑的都是你获胜之后如何,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你输了呢,你抵挡不住苍狼圣呢。”

罗烈很坦诚的道:“没想过。”

恨天客眨了眨眼,笑道:“我是可以认为你是自信呢,还是盲目的自信。”

“这么说,你对我击败苍狼圣表示怀疑了。”罗烈道。

“非是我怀疑,而是你太小看苍狼圣了。”恨天客道,“百兽世家当年如何,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百兽世家所谓十祖,号称这个天地才证道的,事实上不见得,有些表面上传出来的话,不见得是真。”

罗烈淡淡的道:“我知道,就像是百兽世家说只有十祖,反正我只是一听而已,如果他们能够杀出十三四位祖境,我也不觉得奇怪。”

恨天客倒没想到罗烈会有这般看法,他也隐隐察觉到了罗烈似是对他的态度并不如当初那么的好,确切的说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亲近不亲近的问题。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多说了。”恨天客也点到为止,他长相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他气质平和的不能再平和,却掩饰不了他内心高傲的不能再高傲的事实,一个连天道都可叫板的人,他当然骄傲,在他看来,不管自己支持不支持罗烈,罗烈都该全心全意的渴求亲近自己才是的。

两人心底都有着高傲。

只是这份高傲碰撞,就有了一丝看不到的裂痕。

往常罗烈也会碰到高傲的人,数量还不少,只是那些人的高傲,哪怕是祖境,在他面前,都被他的高傲给压下去,原因很简单,他各方面太出色。

看看阴冥鬼祖,初次见到时候,何等的骄傲强势,现在又如何。

唯有恨天客,他看似平和之下,是居高临下的俯瞰,他太有底气底蕴,所以对任何人都是如此,恰恰反映出他更深层的高傲。

两人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恨天客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阴冥鬼祖有些着急的道:“太上,你……”

罗烈只是平静的打断他要说的话,道:“我也有自己的原则,原则是底线,不可退让。”

“他可是恨天客,他对人族太重要了。”阴冥鬼祖道。

罗烈仍旧淡然的道:“任何人都无法凌驾在我的原则之上,他不行,就是上天注定都不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