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八章很像

对于天子啸其人,在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之后,罗烈就更加确定之前的判断。

此人心思之缜密,恐怕犹在帝王狐之上。

关键是论及武道的话,帝王狐又在天子啸面前,不值一提,所以综合来看,天子啸对他的威胁程度远远在帝王狐之上,这才是最危险之人。

“真正的开天盛宴,呵呵。”罗烈撇了撇嘴,这样一个精于计算的人,他可不会信任的。

北凰妖妃与北凰琴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两女现在都有点心惊肉跳的,如何会给他好脸色。

她们就是亦步亦趋的紧跟罗烈。

就凭借罗烈先前的表现,已经深深地让她们意识到罗烈的不俗,还有面对之人的狡诈与可怕。

罗烈也没再搭理天子啸,目光转移,落在如皓月神女的帝王月。

当年,她就是高傲的代名词。

后来,被自己血脉奴役,仍旧高傲的仰着头。

现在,她就站在近前,却给罗烈的感觉,仍旧有那份高傲,只是高傲已经不再是显露于外表,收敛在内心,这反而使得她更加的高傲。

帝王月也扭头看向罗烈。

两人四目相对,没有任何的波动,也没有半点情义,就是平平淡淡的一眼,跟不认识的人一样。

罗烈对帝王月的做法,却有一定的判断,他明白帝王月回归的原因。

当初既然主动解除她的血脉奴役,现在也就没必要纠结。

他只是微微点头,算是见过。

帝王月则毫无反应,仍旧漠然的回过头去,淡然的看着那画面中的景象。

这时候,北凰琴传音罗烈,道:“帝王月看你的时候,天子啸的眼里似乎有厉色闪过,很隐晦。”

当她站在罗烈身旁,与罗烈真正联手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罗烈暗自叹息,真如当初他与帝王月判断的一样,虽然两人都没有点出自己的判断,但是言语之间是有隐晦的表明,既然知道,帝王月仍旧要来,那就是她自己决定自己的路。

“你很不错。”天子啸又一次开口。

“你也不错。”罗烈也给出了同样的评价。

天子啸笑道:“我们在这证道台走一走?”

罗烈眉梢挑了挑,这就是证道台,当年人祖证道的地方,难怪会有那么重的祖意祖气,他笑道:“好啊。”

两人并肩同行。

他们如朋友一样,径直向前走去。

北凰妖妃和北凰琴相视一眼,都没有跟随,而是站在一旁,观望着那画面内呈现出来的圣子谦,文无笔,战无兵,命无势四人的举动,同时回味两人先前在里面是否有什么问题。

那边,罗烈与天子啸似是朋友般,有说有笑。

只是行走之间,罗烈分明感受到这证道台中蕴含着的很多的神妙,仿佛走一步,就是一个世界,他们是在穿梭一个个的世界。

每一个世界又好像孕育着各种不同的玄奥。

但,这并没有任何的危险。

“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天子啸行走中,开口。

罗烈道:“既然久,怕是非我表现引起你注意吧,应当是外人之口。”

天子啸笑道:“的确如此,那第一个告诉我,要小心你将是我未来大敌之人,你可以猜一下。”

“帝王狐。”罗烈略作思索,就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聪明人说话果然是省事儿,没错,就是帝王狐,他对你的评价之高,让我很是意外,所以我对你有了些兴趣,你知道的,帝王狐其人很不简单,能让他评价如此之高的,我实在是很想看看有多么不凡。”天子啸道。

“你是想看看,我凭什么有能力成为你的大敌吧。”罗烈直接戳破他的内心。

之所以他这般确定,就是因为他知道天子啸是个非常自负,非常高傲的人,他是看不起任何人的。

平白无故就有一个毫无背景的草根人物,成为他的大敌,谁都会不舒服。

天子啸笑道:“正如你也从来没将我放在眼里一样,你认为我有着家族全力的支持,有着各种想要的东西,如何能够真正的成长到可以与你抗衡一样。”

罗烈呵呵道:“我的确是这般怀疑的,甚至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一个有着那么庞大资源支持的人,如何能够体会到一个人挣扎拼搏的辛苦,没有那份经历,又怎么可能成长起来,达到可以抗衡我的地步,我从来不认可温室中的花朵。”

天子啸轻笑道:“温室中的花朵?这话没错,可你出身草根,也注定了你的眼光狭隘,任何一个大的势力,想要长盛不衰,的确会诞生很多的温室花朵,甚至纨绔子弟,可一样会诞生真正的天才,而这些天才有着强力的支持,他们的成长会更快,更凶猛,更强大,而我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固然有家族支持,却从来没有依赖家族,你不会想到,我自幼就一个人去往最危险的地方历练,你不会想到我经历的生死,比你经历的还要多;你更加不会知道,我遇到的背叛,陷害,阴谋,胜过你很多很多,因为你永远无法体会到,同样的家族中,全部都是绝世天骄之后,他们竞争的残酷,所以你就不知道,这种残酷很多时候比外面的所谓一个人挣扎还要可怕。”

罗烈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这的确是我的判断错误,所以当真正见到你之后,我就对你改观了,我也明白了一点。”

“其实我们两个是很像的。”天子啸道。

“像么?我觉得很不像。”罗烈道。

这是两人第一次观点出现分歧。

天子啸笑道:“像,除了长相之外,哪点不像,你说我心思缜密,狠辣狡诈,那你呢?你何尝不是?”

罗烈不语。

天子啸又说道:“虽然你曾经很单纯,连杀人都不愿意,可是后来呢,尤其是当年成为人族太上的时候,你造下的杀孽之多,远远在我之上吧,无论你承认与否,太上的身份,都注定你越来越快的走向真正的无情之路,就如面对假的混沌开天球时候,北凰家族两个女人到了,你却没有半点举动一样,你起初的根本仍旧是为人族,如果是原来你会顾虑北凰琴,所以你也无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