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三章怒了

独自一人站在五行之外,掌握着剑血石,罗烈在思索。

他将今天见到的,听到的重新整理一遍,发现自己已经触摸到剑血石之谜的关键,也隐隐能猜测到大日魔树背后的巨大阴谋指向。

问题关键,却还是大日魔树与剑血石。

首先,大日魔树如何应用的,这朝歌城内到底有多少的大日魔树。

其次,剑血石玄机何在,内藏核心的恶魔是什么,如何存在的,这世界上是否还有如此神秘莫测的恶魔。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剑血石如何来影响命运,是否跟这个大日魔树背后的阴谋有直接关联。

种种问题都是未解的。

但,他也已经触摸到关键。

现在回味起来,他反而没有太多的紧张感,说到底,他在两株大日魔树内动了手脚,其中一株看上去即便不是最关键的大日魔树,也差不多。

想到这里,罗烈沉吟起来,他想要继续吃透这剑血石。

剑血石内的恶魔还是一个关键。

闲来无事,又暂时走不掉,他便凝聚人皇剑意,没入剑血石。

曾经的剑血石,与外隔绝。

可以说,那是守心剑道之故,彻底封死剑血石内的恶魔与外界接触的可能,作为宁家老祖,当年那也是无限接近道宗的,那时候的罗烈也只能模仿守心剑道才可以。

如今守心剑道的剑意已经消融,没有阻碍,自可畅通无阻。

人皇剑意深入其中,立时便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他的人皇剑意鲸吞剑血石内蕴含天地至理的最纯净剑意的原因。

此刻,剑意入内,如鱼儿入水,如龙归大海,那种熟悉,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好,就好像是他要借助这剑血石,去参悟天地间自然形成的剑道真谛。

那是超脱人的范畴,是天地剑道。

罗烈身处其中,感受很深。

“不愧是无上至宝。”

“剑意融入其中,虽然尚未有新的纯净剑意生成,却也可以蕴养我的人皇剑意。”

“人皇剑意点点滴滴的成长,自然带动我的实力增长,有望再度迎来踏入二窍破碎境的契机。”

“倒是那恶魔所在,竟然毫无察觉。”

他越是徜徉其中,越是觉得与剑血石不分彼此。

仿佛,他的剑道能够在剑血石中得到全面的提升,甚至令他生出一种错觉,剑血石可能让他的人皇剑道达到一个全新的大圆满层次。

如果说原来他就已经达到圆满层次,结果因剑血石突破极限,再有提升,那么再度大圆满,那才是真正的人皇剑道的最极限,那时候他的战力才是真的绝世无双,无人可在同境界撼动他分毫,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天皇天圣当年时候,也枉然。

这是一种直觉,且很强烈。

罗烈不禁对剑血石更有兴趣,想要研究透彻。

人皇剑意徜徉剑血石内不足两个小时,就退出来了,因老公主商玉容回来了。

商玉容来去无影无踪,她是道宗,往来都不是罗烈能够发现的,突兀出现,看到罗烈的人皇剑意退出剑血石的一幕,也不禁露出一抹唏嘘。

“你真的很不简单。”商玉容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像他们这样的道宗,见惯了天才奇才鬼才天骄,可不成大能,一切都枉然;就算成就大能,不达道宗也是白搭,站不到山巅也枉然。

当然,这不是说那些人天赋不够,而是活着才是关键,成长起来才行。

故而,商玉容对罗烈的态度,远没有五最道宗那么严肃。

“老公主过奖了。”罗烈淡淡的道,他掩盖了人皇剑意的雄浑。

“是事实,我从不会夸大其词。”商玉容道,“剑血石号称罪恶之源,内藏恶魔,穷凶极恶,天下之大,大神通者出世,也不见得能够将之怎样,你却能够压迫的他都不敢出来挑衅,任由你使用剑血石蕴养剑意,这确实非常手段。”

罗烈并没有被商玉容的赞赏,高兴昏头,实际上半点高兴都没有,早习惯了。

“不知老公主回去商量之后,是否可以告诉我,剑血石之谜。”

商玉容不答反问道:“你真的能毁掉剑血石?”

罗烈眨眨眼,有些疑惑的道:“这东西很难毁掉吗。”

商玉容也有点发怔,看着罗烈,她的嘴角直抽。

“如果能够将里面潜藏的那个恶魔揪出来,我有把握耗死他。”罗烈自信的道,“现在,老公主可否告诉我剑血石之谜了吧。”

商玉容沉吟道:“这个,暂时不行,我需要确定你能够毁掉剑血石才行。”

这下,罗烈有点炸毛了,他目光锐利的逼视着商玉容,面色冷峻,冷冷的道:“你这是耍弄我玩么。”

“有些事没必要告诉你,你要知道,你的心从未在大商帝国。”商玉容道。

罗烈心头火起,如果不是打不过她,早揍她了,丫的,等她那么久,居然不说。

商玉容仿佛没注意到罗烈怒火中烧,平静的道:“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去我的府上一住,以确保你的安全,毕竟你已经牵扯进剑血石中了,是有大危险的。”

“你要软禁我!”罗烈沉喝道。

“我是为你好。”商玉容一挥手,便要带着罗烈离开。

罗烈登时爆发出冷冽的杀意,“商玉容!不要把你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你已经让我很不高兴了。”

他震怒了,被人耍了,不说剑血石之谜,居然还要软禁他,更恶心的是美其名曰要保护他,亏她说得出来。

“剑血石牵扯太多太深,我这么做,是为了大商帝国,也是为了人族。”商玉容道。

“少用这些大义来压我,别说你说的在我而言,是未知的大义,谁知道你什么用心。”罗烈冷冷的道,“就算是又如何,我罗烈不吃这一套,更不信任你。”

商玉容也露出怒色,“罗烈,请你自重!”

罗烈哈哈大笑道:“自重?我看是你自重的好,不要把自己看的多高,正如你说的,我对大商帝国根本没有什么心思,我只是在乎人族而已,如果不是柳红颜来当皇帝,你就是请我来做什么邪王,我也没兴趣,你给我听好了,不要把你所谓的帝国老公主,成汤先皇亲妹妹,道宗身份来压我,我罗烈,不吃这套,就算是五最道宗,也从来都是跟我有商有量,没人似你这般对我指手画脚,你把我罗烈当什么了。”

“我是为你好!”商玉容强调道。

“别再说了,我会恶心。”罗烈冷声道。

商玉容眸中泛起冷芒。

罗烈一声嗤笑,向前站在商玉容面前,讥讽道:“老太太,最好收起你要用强的想法,信不信,你若敢将我拘禁在你的府上,我就让人血洗整个皇室,一个不留!”

“你威胁我!”商玉容大怒。

“我就是威胁你。”罗烈抖手将剑血石抛给商玉容,“我威胁你了。”

“啊!”

商玉容如遭雷击,一下暴退出去上千米之远。

同一时间,那剑血石内的恶魔再度闪现出来,狰狞的对商玉容怪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