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三章怒了

独自一人站在五行之外,掌握着剑血石,罗烈在思索。

他将今天见到的,听到的重新整理一遍,发现自己已经触摸到剑血石之谜的关键,也隐隐能猜测到大日魔树背后的巨大阴谋指向。

问题关键,却还是大日魔树与剑血石。

首先,大日魔树如何应用的,这朝歌城内到底有多少的大日魔树。

其次,剑血石玄机何在,内藏核心的恶魔是什么,如何存在的,这世界上是否还有如此神秘莫测的恶魔。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剑血石如何来影响命运,是否跟这个大日魔树背后的阴谋有直接关联。

种种问题都是未解的。

但,他也已经触摸到关键。

现在回味起来,他反而没有太多的紧张感,说到底,他在两株大日魔树内动了手脚,其中一株看上去即便不是最关键的大日魔树,也差不多。

想到这里,罗烈沉吟起来,他想要继续吃透这剑血石。

剑血石内的恶魔还是一个关键。

闲来无事,又暂时走不掉,他便凝聚人皇剑意,没入剑血石。

曾经的剑血石,与外隔绝。

可以说,那是守心剑道之故,彻底封死剑血石内的恶魔与外界接触的可能,作为宁家老祖,当年那也是无限接近道宗的,那时候的罗烈也只能模仿守心剑道才可以。

如今守心剑道的剑意已经消融,没有阻碍,自可畅通无阻。

人皇剑意深入其中,立时便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他的人皇剑意鲸吞剑血石内蕴含天地至理的最纯净剑意的原因。

此刻,剑意入内,如鱼儿入水,如龙归大海,那种熟悉,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好,就好像是他要借助这剑血石,去参悟天地间自然形成的剑道真谛。

那是超脱人的范畴,是天地剑道。

罗烈身处其中,感受很深。

“不愧是无上至宝。”

“剑意融入其中,虽然尚未有新的纯净剑意生成,却也可以蕴养我的人皇剑意。”

“人皇剑意点点滴滴的成长,自然带动我的实力增长,有望再度迎来踏入二窍破碎境的契机。”

“倒是那恶魔所在,竟然毫无察觉。”

他越是徜徉其中,越是觉得与剑血石不分彼此。

仿佛,他的剑道能够在剑血石中得到全面的提升,甚至令他生出一种错觉,剑血石可能让他的人皇剑道达到一个全新的大圆满层次。

如果说原来他就已经达到圆满层次,结果因剑血石突破极限,再有提升,那么再度大圆满,那才是真正的人皇剑道的最极限,那时候他的战力才是真的绝世无双,无人可在同境界撼动他分毫,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天皇天圣当年时候,也枉然。

这是一种直觉,且很强烈。

罗烈不禁对剑血石更有兴趣,想要研究透彻。

人皇剑意徜徉剑血石内不足两个小时,就退出来了,因老公主商玉容回来了。

商玉容来去无影无踪,她是道宗,往来都不是罗烈能够发现的,突兀出现,看到罗烈的人皇剑意退出剑血石的一幕,也不禁露出一抹唏嘘。

“你真的很不简单。”商玉容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像他们这样的道宗,见惯了天才奇才鬼才天骄,可不成大能,一切都枉然;就算成就大能,不达道宗也是白搭,站不到山巅也枉然。

当然,这不是说那些人天赋不够,而是活着才是关键,成长起来才行。

故而,商玉容对罗烈的态度,远没有五最道宗那么严肃。

“老公主过奖了。”罗烈淡淡的道,他掩盖了人皇剑意的雄浑。

“是事实,我从不会夸大其词。”商玉容道,“剑血石号称罪恶之源,内藏恶魔,穷凶极恶,天下之大,大神通者出世,也不见得能够将之怎样,你却能够压迫的他都不敢出来挑衅,任由你使用剑血石蕴养剑意,这确实非常手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