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 夜幕决战

武装直升机上的告警设备一直在有规律地闪烁,威胁级别很低,这是远处印度的天空导弹的一部补盲雷达,它的周期扫描时引发了这样的反应,这部雷达早就在通过数据链互通有无的敌情记录上,距离在55公里外,没有实质威胁,最多能看到这里罢了,并且印度防空部队应该不具备很强的组网能力。

飞行员将注意力集中在雷达扫描成像和识别上,必要时,他还得沿着山坡平移几百米,用桅杆上的雷达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战场,对于一架侦察机,总的原则是依托地形,不让自己完全暴露出来。

火控系统将已经识别的各种战斗车辆一一记录,并编号,一旦其它攻击直升机进入通讯范围,数据链将为它们提供目标的指示,在它们赶到之前,直19必须将最大的威胁找出来,然后用自身携带的4枚导弹将其解决。

系统对攻击目标存在几个划分次序的等级,最优先的是防空设施,然后是通讯指挥系统,坦克倒是最最其次的目标,因为它们对直升机威胁最小。

新型反坦克导弹实际上就是一枚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在其导引雷达开机前,需要机载雷达交联提供目标指示,从而实现发射后不管的能力,这种作战方式较之于很多固定翼战斗机使用的空对空动导弹更加先进。

雷达将外形无法与数据库对照完全识别,但是高度疑似的目标交给飞行员来分辨,他觉得那像是一部雷达折叠向下的道尔m1系统,当然也不能排除是一辆坦克修理车,如果在第一轮攻击中,将导弹射向一辆战场辅助车辆,实在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就如同用猎枪轰死了一只癞蛤蟆。

飞行员决定继续侧移一下,从更理想的角度展开观察。此时战场上巴基斯坦侦察营已经损失过半,他们开始不停地发射热烟雾和信号弹,请求支援,虽然其退路仍然存在,但是已经完全被印度坦克从1公里外,用炮火封锁住了。

出于某种原因,那辆道尔系统的顶部监视雷达开始竖起,并旋转起来,这使得它与一辆坦克修理车从外形上得以迅速区分开来。

道尔导弹,大概是印度人在本次战争中用的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如果不是战前,印度国防部追加的,连续三批的订单及时到货,中国的武装直升机本该在这次战争中,获得更大的建树,并且也理应会使得大部分的地面战役进程变得更快。事实上,只要查明有道尔系统存在,直升机和低空飞机的使用,就会被加以限制,大部分时候,它只是存在,就已经起作用了。

由于中国空军的战斗机一直不善于在夜间打坦克,这使得斯潘加在作战时有意将机动防空系统与他的坦克群更加紧密地结合了起来。具体在战术上,他总是将道尔系统隐藏在坦克集群后方几公里内的植被覆盖地区。通常这些武器只使用电视设备监视空域,其顶部的战场监视雷达总是处于收起,或空转待命状态,它们被动接受上级指挥车的目标指示,而非主动搜索;它们放任对手对己方的坦克部队先下手,然后才使用制导雷达展开致命一击,并立即转移阵地。攻击期间,这些武器并不通过无线电,向上级请示攻击许可,甚至也不进行必要的敌我识别,这些措施减少了反应时间。总的来说,斯潘加的新战术,将这种武器的独立作战能力和快速反应,发挥到了极致,尽管总有一些己方的直升机和无人机被它们击落,但是这样的代价对斯潘加而言,是无所谓的。

现在这种行之有效的作战模式,将要受到携带毫米波武器的中国武装直升机的挑战,尽管这种直升机在林淮生部队的序列中还很少。

武直19透过战场上热烟雾以及树木遮挡,锁定了4.5公里外的目标,直升机稍微升高了一些高度,然后发射了导弹。

一枚导弹拖着火舌,擦着战场上所有低矮的T72坦克顶部飞过,它不负所托,开机一次锁定目标。

此刻直升机迅速地向侧面转移,但是并没有瞄准下一个目标,飞行员很清楚,这种在极限距离上,透过树林的攻击,其命中率不会太高,所以做好发射第二枚的准备。

果然导弹在穿越林地后刮到一颗大树上,随后翻滚着掉落到地面,索性没有爆炸,这使得敌人并没有警惕起来,并立即逃离。

那辆道尔m1继续留在原地,武直19一直没有接受到它顶部搜索雷达发出扫描信号,可见仍然在待命状态。

虽然毫米波雷达有很好地穿透植被的能力,但是导弹未必能很好地穿透这些树木。飞行员决心冒险提高高度,从更加合理的角度展开第二次攻击。通常躲藏在丛林里的防空武器,会选择一片不大的林间空地,空中的高速平台,容易迅速地错过开火机会,但是直升机如果能飞高一些,可以找到让导弹避开树木的角度。

后方四架武直10已经很近了,他们携带了太多弹药,以至于姗姗来迟。不过他们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直19将高度提升到250米,雷达的视野内,已经没有遮挡目标的树木了,这是一次考验人品的对赌,悬停的直升机是最理想的目标,如果对手突然醒过来,它可以在几秒钟内发射导弹,并且其导弹到达的时间,远比反坦克导弹击中它的时间短。

提高高度的过程中,这架直升机感知到了更多的战场雷达,大部分距离不明,也许其中就包含这辆道尔的上级指挥车,没工夫再多等,直升机迅速发射了第二枚导弹。

导弹拖着一道讨嫌的火光,飞向目标,如果敌人车长用心的话,他是可能第一时间就通过电视系统看到的。不过发射后不管的优势,可以让这架直升机迅速地向低空逃离,在下降到100米时,告警器开始报警,那部蛰伏的防空系统终于开始复苏了,现在就看那枚毫米波导弹的了。

飞行员一边乱想一边加速俯冲,这期间,顶部的毫米波雷达丢失了目标。接近5公里的斜距,对于反坦克导弹而言是要飞上一会儿的。他转过头去,看到远方朦胧的森林里,升起了一个不起眼的火球,较之于更近战场上的坦克战而言简直微不足道。随之而来的,敌方雷达扫描也消失。直升机重新转过头来,毫米波雷达看到了一堆东倒西歪的残骸。

飞行员随后在所有发现的敌人目标中,选择了2辆躲在后方的印度坦克,这是那些看似肥壮勇武,但是仍然使用红外光电系统的武直10很难发现的目标,所以他得受累来解决。

2枚导弹先后飞离挂架,飞向目标,由于目标处于开阔地上,导弹迅速将其摧毁。现在这架直升机的机动能力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它必须继续留在战场上一段时间,通过数据链来为其他单位提供必要的信息。

即将遭遇全歼的巴基斯坦第一装甲师的侦察营,突然间获救了。中国武装直升机虽然来得有些迟缓,但是投入作战后的效率却是极高的,在对手的第二辆道尔m1赶到前,20余辆茫然无措的T72被倾泻而至的精确弹药摧毁,那些为了选择好的视野,过于突出的印度坦克,惨遭第一轮屠杀,后退不急暴露在烟雾掩护外的,被第二轮攻击消灭,巴方侦察营的残兵败将则得以逃脱。

斯潘加在指挥部内汇总各方信息后,下令部队后撤重组,他已经看出这一口咬不下去了,所以没必要继续硬拼,他丝毫不迁怒与手下将领,却也不在乎这点损失,实际上如果能用2、3辆战车换敌人1辆,这场战役他铁定要赢得,而这次反击的交换比只是略高于1比1而已,对于他摸索出的一套,在缺乏制空权条件下的,完全依靠地空防空火力支撑坦克进攻的模式,也是一次有益的实践。当然在他还在磨砺战术的时候,林淮生想要的已经是新德里了,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短时间内,他必须面对一次决定性的大规模战役,否则就将坐视印度灭亡。

“你们看,巴基斯坦人的战斗力提高到了让我吃惊的地步,10天前,当他们刚跨过边境的时候,他们还是一群只能给中国装甲部队打打下手的乌合之众,而现在已经成了一支颇能打的部队了,中国人甚至用他们投入到夜间搜索作战中。我很担心,帕夏尼塔的第一装甲师未必能应付巴基斯坦的第一装甲师。”

“那些挑战者坦克在松软的地面以及一定坡度的起伏地带,总是跟不上其他坦克,无法形成配合。而敌人的武装直升机,最近出动的总是很及时。”马卡尼中将说道。

“出动很及时吗?继续让第15机步师和第2、第23装甲旅,从南面攻击巴基斯坦第6装甲师。今天夜里,我要反复给他们找点儿麻烦,看看他们是不是每次的应对都很及时。”他抬头看了一眼主显示上的时间,刚刚晚上6点45点,时间还很充分,现在对他而言,夜幕是最好的朋友。

“不让我们白虎师上吗?”马卡尼中将跃跃欲试道,尽管他不认为昌迪加尔是理想的战场,但是既然上将主意已定,他还是很想打一仗。

“你部继续待命,只要中国人的主力坦克集群没有出现,你就不能动。记住,你的对手不是这些曾经的手下败将。”

“明白了。”马卡尼稍微有些遗憾,但是总司令这么捧高自己,还是让他颇为受用的。

斯潘加的部队此时已经加强到了空前的地步,他调派进攻的3支部队,原本属于第11集团军,现在也归其指挥。某种程度上,他的第21集团军司令部以下,已经形成了一个下辖4个步兵师、2个装甲师又5个独立旅的集团军群,这些还不是全部,还有一些部队仍然在赶来的路上,等待加入其序列。

尽管斯潘加从边境开始的总退却,让新德里政府失望,但是国防部长辛格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他的能力,努力将能调集到的最好的部队和装备调整到他这边,而将二流部队留给帕斯阿德正在筹备中的新德里保卫作战指挥部。

命令下达后,一直拖到晚上10点,第15机步师才排开拖沓的阵势发起进攻,该部队将各个营团从防御状态收缩成正面较小的攻击队形耗费较多的时间,这使得林淮生及时将炮兵重新调整准备应对。

深沉夜幕中印度方面展开了规模惊人的火力准备,而他们在北方突击时没有使用太多的炮兵,这也足见斯潘加用兵总是带有外人难以窥破的复杂意图,不是一般印度将领那样容易被识破想法。

空中待命的空军立即向测量到的敌人炮兵阵地发射卫星制导炸弹,但是敌人投入了机动干扰设备,使得这些炸弹大部分偏离的目标区域1公里以上。干扰北斗导航信号的战术,最先出现在了阿克赛钦,是以阻止中国巡航导弹为目的的信号压制,但是干扰的效果并不理想,一部分被噪音干扰的导弹总是能在通过干扰区后,重新找到目标。

随后在美国技术支持下,印度使用了新的欺骗式干扰,这种技术存在诸多技术限制,但是在保卫一些重要设施的场合格外有效,即使被第一次欺骗的导弹重新修正回来,当它再次进入干扰范围后,仍然会失去准头,解放军方面的对应措施正在研究当中,但是眼下的策略,只能是投入成本高昂的地形匹配武器。

林淮生决定不冒险使用自行榴弹炮进行反制,如果面对是另一位平庸的印度将领,他会毫不犹豫地投入05式榴弹炮群将敌人的炮兵撕碎,但是面对斯潘加,他心里有些打鼓,他担心斯潘加会留着一些凯撒或者aS90这样射程足够的火力,随时准备进行反反制,好在他还有另一张牌。

林下令巴军放弃攻占机场的作战,立即向后撤退,并且将防空阵地前推继续,限制对手无人机在浅近纵深的渗透,以此来限制其炮兵威力。

印度缺乏纵深侦察能力,果然炮火准头大减,完全来不及跟上后撤的巴军部队。同时中国的高空无人机开始展开大范围地侦察,随时监视敌人的变化,林淮生注意到,斯潘加的牛皮糖一样松垮却又不破的防线开始起了变化,他的部队开始集结起来。另外,即使斯潘加在无线电通讯方面使用了大量的假番号和其他诈术,但是直属于徐景哲的电子侦察部队仍然通过印度人不知道的方式,判明了在这一带出动的所有敌人单位。可以看到,除了一个机步师以及2个装甲旅以外,其他的部队也在向这边移动当中,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发现斯潘加的部队这么密集地汇聚到一起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