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新司令官(2/3)

“团长,我有一种预感,洛桑就在上面。”

“不会的,那种人可没那么容易完蛋。”郑辉回答道。

一枚尖啸着的炸弹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在了低速移动中的直升机上,显示器上一团白光。飞机被瞬间砸到了地面。被炸掉的巨大的旋翼呼呼地飞向150米外山坡上趴下隐蔽的士兵,尽管这些人训练有素,但是仍然躲不过割草机一样的旋翼在人群中飞转,待到它终于停下来,半个连队已经报销了。

歼16编队原本以为这次出动难免空手而回,没料到返航时碰上了仇敌。在整个藏南战场,洛桑的部队是最遭狠的。中国军队指挥部内部并没有为目标排定优先程度,但是参谋间不成文的说法是,洛桑的优先程度超过其他任何一名印度将军,徐景哲的无线电侦听小组和几支侦察部队,也一直在找他的下落,但是总是不成功。

250公斤炸弹接二连三落下,山谷顿时变成一片火海,这里的险峻山势固然可以抵挡炮火,但是至少在上方没有盖子。11架准备满载士兵和伤员等着逃走的直升机以及大量等待登机的步兵,完全被爆炸覆盖了。

洛桑嘉措在4公里外的一个山头上,眼看着自己的大半个营无法撤出来了,他一拳头砸在了旁边的松树上,蹭掉了一层树皮。狼告诉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派飞机去接应这支部队的剩余人员了,中国军队正在迅速通过投降部队的防区穿插到附近。这种分割战术,敌人驾轻就熟,并且还握有制空权,再有厌恶恐怕就要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他果断背弃了当初,最后一个撤离战区的诺言,带着他精简的指挥部搭上直升机向南遁去。第5山地师现在在哪儿他不清楚,也不想知道;这些事情都没有他眼前的这一桩重要。他要去触碰一样地球上最危险的东西,他想,敌人如果知道最危险的东西,竟然落在了最危险的人手中,一定会后悔发动这次战争的。

“我回来的时候,会带上让你们所有人战栗的力量,即使我会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他扒着直升机打开的舱门口,看着远处的火光恨恨地说道。

徐景哲的新计划刚刚提交给司令员,司令员看过以后,面部开始僵硬。他是一个开明的老派军人,本质上排斥投机取巧的战术,简单说,他厌恶所谓的“特种作战”。他不相信靠着临时性的计划,和不充分的准备,能够取得关键性的胜利。所以当他看到徐的计划中出现了一架印度的米35直升机时,难免开始摇头。

“这个,还能飞起来吗?”

“换上了替代的短翼和加固支撑的话……可以,发动机没有问题。”

“但是即使如此,也只能携带很少的士兵到达那个位置,与参谋长的前锋部队配合是一个问题。”

“已经获得的最精确情报,敌人在大桥的北部引桥还没有放置炸药,只要控制了南岸,林淮生的部队就能迅速通过这座大桥,并在北部建立起一个桥头堡。”

徐景哲没有回答司令员的问题,而是跳到了这次战斗可能达成的最大目标上,希望由此打动司令员支持自己的计划。

司令员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原则上他是绝不能姑息冒险主义,战争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比拼双方参谋部的专业性和计划性,绝非豪赌运气的赌徒。他紧盯着徐景哲问道:“有多大把握!”

“不超过五成。”

“那就去干吧。”

说完,司令员转过身去,不再管这摊子事了。对于他来说能够提前攻占提斯普尔的军事意义是非常诱人的,战争开始以来,虽然敌人节节败退,但是还没有通过一个大围歼战来消灭大量的敌人有生力量。时间并不完全站在自己这里,山南攻击的窗口期马上就会结束,一旦运输拖了后腿,战争就可能打成僵局,这显然是最坏的结局。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