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新司令官

编队抵达指定区域前,雷达一直没有发现直升机的踪影,这股敌人总是很善于使用利用山势隐藏行踪,并且十分警觉,想用空对空导弹把它们打下来,确实有些难度。不过这次他们有了一些疏忽,没有将临时起降场的警戒线推到足够远的地方,正在附近的一支侦察部队,成功地发现了其起降场,并且发回了位置信息。情报表明,敌人正在逃走,如果够快,就能将他们堵在原地了。

3架战机赶到后,立即在高空盘旋。按照标准模式,轰炸机开始通过吊舱搜寻目标。敌人紧贴着地面,并且有非常适合当地山区的棕绿色迷彩,不过居高临下观察,其飞转的旋翼还是很容易将久他们暴露出来。可以看到,一共有十多架,有一些已经起飞,开始向南移动,另一些正在赶来,指挥机告诉郑辉编队,敌人可能在20分钟内全部逃走。

郑辉的后座飞行员看到了地面侦察部队发射的指示激光,激光指向起降场的边缘的一架正在上人的米17型运输机上,他提议郑辉将这个现成的机会让给了编队中的另一架飞机。

歼16此时的视野,比藏在暗处的山鹰部队更开阔,能够很好地看清敌人的全貌。飞行员将一束激光射向一架腾起尘土,正准备起飞开溜的直升机上。对于引导一枚250公斤的无动力炸弹来说,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目标。

“昆仑,请求优先打击正在逃跑的目标。得把他们全部堵在这里。”

“动拐,你自己看着办。”

耀眼的激光束跟着那架迅速在悬停中掉头,然后向南移动起来的直升机。直升机的操纵看上去有些笨拙,飞行员想,上面也许有一个排?或者洛桑本人就在上面?思忖间,手放到了按钮上。

“悬停天使”中队,正陷入最艰难的时期。尽管几经扩编、补充,这个中队曾经一度成为了印度规模最大的直升机中队,但是在连续数月残酷的作战中,直升机数量在群山中已经损失了近一半,战损和事故坠毁的比例接近1比2。并且为了配合洛桑各种奇特而又丧心病狂的计划,这支经验丰富的作战部队,被迫在各种危险状态中寻求一丝生存缝隙。其常用的技巧包括:找到处于对方炮火死角中的航线;利用超低空飞机,躲避高空战斗机;尽量快地完成起降,以避开各种打击,大部分飞行员都有在山间灵巧躲避中距导弹的经历,利用山势躲避中距导弹显然是可行的,虽然代价是不少飞机撞到了山上。但是时至今日,如此狭小的生存缝隙也快关闭了,他们就要撞上鬼门关了。

这里距离中国地面部队的攻击前锋只有2.5公里,实际上只是隔着一座山和一支心怀鬼胎随时反水的地方保安部队——阿萨姆国民军第9营,也称作米佐拉姆步枪联队第九营——她竟然还有维多利亚时代留下来的荣誉称号,成员大部分是孟加拉系的印度教徒,战斗力在洛桑嘉措看来接近于0。

几天前洛桑还为了夺取尼泊尔部队的指挥员,急速从瓦弄南部调遣进来一支部队到这里,现在他突然又改主意了,要求悬停天使的直升机迅速将这些人再调回去。这个反复无常的人,实在让“悬停天使”的飞行员们恐惧。

洛桑不知道的一件事是,就在他背信弃义之后,廓尔喀营决定有尊严地向中国军队缴械,条件是中国政府安排他们回尼泊尔。不过在交涉的条件谈妥之前,他们优先提供了第51中队新建立的临时起降场位置,希望中国空军立即给予打击。

山鹰部队没太费功夫就找到了这里,如果没有敌人内部的通风报信,要抓到行动诡谲而又迅速的“悬停天使”是很难的,靠着两条腿爬上的侦察兵们,通常只能远远地看到他们在山脊边上时隐时现而已。洛桑选定这个地方的地利还算不错,三面环山,中国军队的前沿曲射火力不容易打到。飞机可以沿着一条山沟向南飞行一段距离,以摆脱河东的雷达威胁,当然这样飞行对技术的要求是极高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