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丧失防御能力

林淮生的大队浩浩荡荡地越过锡布萨格尔,没有遭遇任何的空袭警报。印度空军已经从这一带消声觅迹了,种种迹象看夺取这种城市的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参谋长一直在指挥车内通过卫星通讯与总部沟通下一步的方案,上级建议他约束前锋的速度,因为达旺的战斗还没有打响,所以不能提前占领提斯普尔。按照原来的设想,应该在三个战场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后,才发起对提斯普尔方向做最后打击,但是这个计划显然被贺凡的冒进给打乱了,指挥部更多考虑的是,过早切断敌第二山地师退路,可能会导致其强行进入不丹,并且从那里逃回去,这样就会对秋冬季前结束阿萨姆作战,带来不可预料的影响。

林淮生倒是不以为然,他觉得战机总是稍纵即逝的。现在提斯普尔兵力不足,敌人又缺少统一指挥,如果拘泥于原计划,势必要停下来等待,这就等于也等于给了敌人喘息的机会。他压住指挥部的要求,继续派出有限的几架直升机沿途部署侦察力,支援贺凡的挺进。同时与徐景哲联络,寻求一个解决大桥南岸的办法。他觉得老头子应该在城里有级别很高的内应。另外从战略上考虑,如果能靠自己一支偏师提前占领提斯普尔,就可以大大避在大雪封山前,仍未结束东部战斗的可能性。他知道战争的胜败并不完全取决于开始,而是要看如何收尾。站在印度人的角度思考,他们最正确的办法,就是苦撑到11月底大雪封山,届时全面占领阿萨姆的窗口期就会关闭,而仅仅依靠空运则无法支持进一步的攻势。虽然他也知道,阿克赛钦的战斗马上就会打响,必然会牵制住印度最大的战略集团,但是也不能排除印度高层会破釜沉舟,从巴基斯坦将斯潘加的部队抽调过来,这支部队的战斗力绝对不能小觑。

什么是机会?

远在后方指挥部的徐景哲也在思考的着相同的问题,他的监听部门窃听到了提斯普尔大量的信息,包括完整的南岸布防情况,以及工兵制定的炸桥计划。

已知整个引桥周围有大约30门小口径高射护卫,另有大约2个步兵营和一个工兵营的部队防守,没有装甲部队,看上去只是一支很薄弱的兵力。但是爆炸物的导线布置在了引桥下方,而引爆炸药的主起爆器就在引桥附近小学校里的某个地方,备用的方案和起爆器位置暂时不详。

敌人正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任何亲举妄动都可能导致其提前炸桥。他能想到的一个办法,就是在学校与引桥之间,投下精确制导炸弹,摧毁导线的机会很大,但是他不知道敌人的备用方案是什么。

并且他也不能期待林淮生的坦克部队,能够及时穿插到关键的位置上。如果敌人炸桥,战场就等于被分割开来。

“如果能将一支雪狼部队偷偷送到那里,应该会有相当的机会了”,他看着卫星地图想着。短时间内控制一块区域,就可以等到坦克赶到。

有人走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告诉他派去的人已经到了山谷里,检查了第104中队丢弃的米35武装直升机,看来状况不错,敌我识别装置可以工作,似乎要起飞也并非难事。

“先别拆识别装置,这架直升机能不能在一天内修好?”

如果那架飞机或许可以利用一下的话,正巧雪狼的主力小组正在附近。

“一天恐怕来不及吧?我们来不及运送大型配件,一侧的短翼被打断了,可能导致起飞升力不足,除非不携带武器。”

“不携带武器可不行。如果将敌我识别设备装在我们的米17型直升机上,能不能蒙混过关?”

“……如果敌人的识别系统附带有机型匹配识别的话应该不行,不过我认为他们没有,最近这一两天内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哪儿正乱套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