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 一路溃退

一想到落入敌手,难免遭到百般羞辱,甚至让自己上电视,在全世界面前丢丑,中将就有些不寒而栗起来。他希望指挥部立即抽调一架直升机来接走自己,但是提斯普尔正一片混乱,没有人管事。洛桑倒是手握一个中队的直升机,拥有整个地区最强的机动能力,可惜与其之间的通讯完全被干扰阻断了。现在昆塔中将只能催促疲惫的军队继续向西撤退,寄希望洛桑能多拖延几个钟头,让他的部队能够脱离困境。

新德里的总理府内,高级别的军政会议仍然在不休止地连轴转,总理虽然恢复了意识,但是仍然无法主持会议,现在差不多就由外交部与国防部轮流在会议室发布各自系统的信息,然后与会者们就叽叽喳喳讨论一番,却又没有拿主意的人。

美国新到的卫星资料就贴在墙上,他们送的非常及时,甚至中情局还费心标注了重点生怕印度高层一时看不明白形势有多可怕。从最新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中国军队从大约12公里宽的区域,通过5个河流狭窄地段渡过了察隅河,判断最大的突破纵深已的迂回包抄外,也有甩掉后面紧追而来的轮式车辆的企图,他不希望与后面的部队合股,然后挤在公路上步步为营地推进,那样显不出他的本事。

10辆坦克搭载着疲惫耳朵步兵,穿过丘陵和泥沼,悄然在敌人想定的正面后方出现。

防守这里的大约2500名印度士兵,正在焚烧军车以阻断公路,将天际照得通红。他们的防线宽度只有5公里,似乎是兵力不足造成的,纵深不大,但是有不少的军车和牵引式火炮,林淮生空运了一批122毫米火箭炮过来,似乎就有对抗这些老旧d30榴弹炮的用意,他的122毫米卡车炮与之对抗没有射程优势。

贺凡从南面偷偷靠近,没有遇到警戒部队,显然敌人认为中国陆军与他们一样依赖公路,不可能从山地绕过来。他们大概想,那毕竟这是一支机降的摩托化部队,应该不具备很强的越野能力。

天空中传来歼击机滑破气流的声音。空军战机的航线,已经延伸到了敌人的头上,显然飞行员很自信提斯普尔的远程防空火力出现了问题。

敌人在夜间焚烧车辆的行动大大滴影响了夜视吊舱的观察,2架苏30环绕飞行了几圈,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他们向指挥机报告,只看到轻武器和分散的榴弹炮阵地,没有发现更有价值的目标,请求上级指示,是否要对这样的低价值目标投下精确制导炸弹。

印度人隐藏在暗处的防空火力突然间就开始射击,高射火炮迅速地射击,迫使一架飞的较低的苏30拉升闪躲,随后2枚导弹垂直飞起,其中一枚击中了失去能量的战机。飞行员立即关掉起火的左侧引擎油路止住火势,勉强向贾布瓦飞去。飞机将炸弹丢在贾布瓦以西的荒野中,然后勉强在机场迫降。

这是一种从未在本地区出现过的镀防空武器,贺凡从热成像仪中观察,似乎是轮式底盘的铠甲系统。

他发回报告后,林淮生的参谋部分析认为,是印度第4装甲旅残留的防空部队,几天前这支部队被留在了后方,不过其公路机动性仍然保证了其在这个关键时刻,被顶到了前面。

林淮生命令贺凡不要轻举妄动,毕竟敌人数量太大。他决定,还是由他的“远程打击部队”来露一手。他有半个营的122毫米火箭炮营连夜赶路,刚刚到达可以覆盖到敌人的位置。

于是在贺凡开始通过极高频卫星通讯来传递敌人位置数据以及视频信息,他压缩了敌人的目标区域,防止火力累计停在后面的敌人车队,那里有几辆油罐车,是他想要的。

这期间敌人的防空阵地开始利用公路进行机动,以为可以轻易地躲进黑夜中,显然他们并不知道有人正从侧面窥探他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