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双方新系统登场

“那为什么我们要沿着一条笔直的航线?有没有备用航线。”一名飞行员看着航图明知故问道,也许他想知道任务有没有什么灵活性,但是他其实也知道制定战术的不是上尉,嗔怪与他毫无意义;加法尔在这个新部队没什么威信,所以任务简报室里,各种各样没有分寸的问题总是很多。

“返航时有几条备用航线,进攻时密集队形,用最短线路先到达目标南部,然后转弯攻击,脱离。可能的防空火力都标在了图上,空军参谋部认为,这条航线不会有很强的防空火力,也许有一些毒刺,但是我们只要保持高度,它们不构成威胁。”

加法尔说完,下面没有出现吹毛求疵的声音,飞行员也都知道,这里离目标距离很近,似乎也没有复杂的空中机动的必要。

“我们用普通的500公斤炸弹能够起作用?”突然又有人问道。

因为一些喜细枝末节的技术问题,很多年前空军参谋部即保证过的激光瞄准吊舱至今未能调试完成,所以本次“光辉”mkii形的首次实战,仍然只能使用500公斤航空炸弹。好在杰赫勒姆坝实在太大,要打不中也不太容易。

“关于攻击效果的问题,谁也不知道答案,”加法尔环视左右,他确实心里也没底,“但是他们告诉我,我们应该尽量凭借经验将500公斤炸弹投到大坝底部或者靠近底部的水面上,情况会更好。”

下面的飞行员里发出稀稀拉拉的笑声,谁都希望在投弹时尽量保持一些高度和速度以备不测,当然如果这样做的话,投弹就一定没什么准头。鉴于大坝上的巨大裂纹由于重力关系逐渐延伸到了底部,空军参谋部建议飞行员尽量将炸弹抛到大坝下方,他们认为这样做也许可以加速大坝被自生重力压垮的速度。不过,这是一种高度的低技巧,飞行员只能凭借经验,而无法利用自动驾驶仪完成这样的投弹,并且这样的攻击有一定的可能性会撞到大坝上“上尉,投到靠近大坝的水面上?确实很刺激。接近得速度有多大?”

“接近目标的速度,这取决于你们的判断。说实话,我认为飞行手册中关于低空的部分还很不完备。所以……你们可以稍微飞得高一些。”加法尔说道,他的话有些模棱两可,似乎与之前的意思不尽相同起来。

“就是说,我们可以按照个人判断?”

“是的,可以按照个人判断。我想好的一方面是,我们明天不会碰上敌人的战斗机,如果他们发现我们再起飞,我们应该已经返航了。总之,祝大家好运。”加法尔说完,转身离开了贴着巨大航图的黑板。事实上,不碰上巴基斯坦战斗机,是他唯一能保证的一件事,他甚至觉得多带两颗格斗导弹也是一件没有必要的事情。他当然也希望自己的新中队能够在战斗中创造奇迹,不过现实情况是,这么多苏30mki和幻影2000以及它们的精确制导武器都无法完成的任务,他也不敢奢望这一队小型飞机能给那座大坝神奇一击,虽然从照片上看,她确实已经惨不忍睹摇摇欲坠了。

杰赫勒姆大坝静静地横亘在暴涨的河流上游,等待着随时可能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跟稻草也许是一颗炸弹,也许是不断上涨的水位,暂时谁也不知道。巴基斯坦政府早就知道这座曾经恢宏的大坝无可救药了,下游的人口疏散工作也已经进行了很久。而巴基斯坦军方,只打算在这座大坝垮掉并且切断主要公路运输前,调集更多的地面部队到伊斯兰堡附近;或者额外的,军方还期待着能够用这座残存的大坝对印度人特殊的诱惑力,进行几次伏击。到目前为止,印度空军在这个区域被击落的飞机,已经超过了整个战争期间损失的一半。这是一个显著的目标,而且攻击机在最后阶段只能以固定的航线接近她,这对防空部队来说确实是一个好的陷阱,已经有很多印度中队在这里折戟沉沙。不过印度也不是一根筋,他们也在积极地改变战术,最近一个星期以来,印度的炸弹没有再落到大坝上,印度空军的重点转移到了拉合尔周围的雷达阵地上。犀牛以及狮子中队的苏30mki战斗机使用反辐射导弹,四处追击敢于开机的地面雷达。而巴空军的几次紧急升空也全都无功而返,由于印度使用了射程极大的镀反辐射导弹,可以毫无顾忌地在印度边境一侧锁定目标并开火,加上印度的无人机部队,不分日夜地在各个空域侦察地面雷达开机,这些新的措施使得这一带的近10个响尾蛇地空导弹阵地被摧毁,剩余的巴基斯坦的防空部队被迫处于不间断的转移当中,看起来在这一轮地空对抗中,印度空军在技术上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