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小姐的房里有奇怪的声音

莫晋北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宫老爷子一脸洋洋得意的欠揍表情。

莫晋北不断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老头子可是夏念念的外公,也是自己的外公,一定要尊老。

看来,想就这样带走夏念念是不可能的了。

哼,以为这样他就没有办法了?

他的老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抢回来!

-

夏念念先是给莫承佑打了个电话,说她有事,这几天不会来,哄着他要乖乖的。

今天莫晋北走的时候,好像在生气,她犹豫了下,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过了好半天,男人才接。

“你在干嘛?”夏念念抿了抿唇。

“你都跑回娘家了,还管我做什么?”

听听,说得多委屈。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刚刚才知道我的身世。”夏念念弱弱地说。

“你想不想我?”莫晋北突然这么问。

夏念念一怔,心情突然就开朗了:“我……你先说你想不想我?”

“我爱你。”男人磁性的嗓音传来。

“怎么证明?”夏念念笑得眉眼弯弯的,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将一截头发缠在手指上绕啊绕的,就像是个怀春少女。

“还要证明?”

“谁知道你是不是只是嘴巴说说而已。”

莫晋北叹了口气:“那好吧,我就证明给你看,开窗户。”

夏念念愣了愣,接着就像是心有灵犀般,光着脚丫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窗口。

她刚刚打开窗户,莫晋北就身手矫捷地跳了进来。

“你……你怎么进来的?”夏念念又惊又喜,说话都不利索了。

男人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要我证明吗?有一句话说,爱一个人就是要用一万种姿势睡同一个人,所以我来睡你了。”

夏念念下意识地朝着窗户看去,看到下面荡着一条安全绳,莫晋北竟然就这样爬上来了?

她的眼角抽了抽,这里可是宫家啊!

他真的是一点儿顾忌都没有。

男人细密的吻压了上来,夏念念几乎没有招架能力。

当他把她抱起来,压在梳妆台前,夏念念按住了他的手:“别这样,你快走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莫晋北迅猛地压倒她的身子,邪魅一笑:“就是要让宫家的人看到我怎么上你的,免得老头子再搞东搞西,认不清现实!”

说完,男人一边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逃脱。

灯光下,他的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巨大的爆发力,看得夏念念微微红了脸。

莫晋北捏住她的下巴,浅浅吻着她。

他垂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手臂掐住她的腰,越收越紧。

夏念念的身体因为他的亲近而开始微微战栗,她别开火辣辣的脸:“你别乱来啊,外面还有人。”

“那你别喊那么大声……”他笑得邪恶。

夏念念屏住呼吸,腰肢被他死死掐住酸楚不已,感觉到他的疯狂。

身体被他引导,或轻或重,或急或慢。

“喜欢吗?”他哑着嗓子,喘息极重。

夏念念摇头,心里害怕,但又喜欢。

“不喜欢吗?”莫晋北的声音更哑了几分,动作也越来越快。

他咬着她的耳朵:“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我真想弄死你啊……”

夏念念抬眸,从镜子里看到两人纠缠的身影。

她娇小的身体,被全身古铜色皮肤的男人,凶狠地压在梳妆台上。

在莫晋北的强势进攻下,夏念念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很快就溃不成军。

梳妆台上的东西因为不断地剧烈晃动而往下掉,发出“呯呯”的声音。

声音终于引起了外面佣人的注意。

一个佣人大着胆子,贴近门边听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不断传出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夏念念全身一震,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莫晋北却更加的失控。

“小姐,你是出什么事了吗?”佣人又问了一遍。

“没……没事。”夏念念死死咬着唇,手扶着桌子,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

嘴唇都被她给咬破了皮,有丝丝的鲜血溢出,莫晋北低下头,心疼地去吻她的唇。

他温柔的吻和凶狠的动作成反比,夏念念终于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

她扭头,媚眼如丝地瞪着男人:“莫晋北,你故意的,是不是?”

“老婆,你说他们会猜我们在做什么?”莫晋北凑紧她,几乎贴着她的嘴唇问。

“我怎么知道……你快停下来!”夏念念带着哭腔求饶。

佣人听到里面声音不对,跑去找来了宫少凡。

“小姐的房间不断传出奇怪的声音。”

宫少凡皱眉走到了房间门口。

莫晋北抱着夏念念走到了门口,把她压在门上,结实的实木门不断传来“呯呯”的声音。

宫少凡心领会神,转头对佣人说:“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

夏念念羞愧得快哭了,可怜兮兮地咬着唇。

“我欺负你了,嗯?”莫晋北贴着她的耳朵低语:“我欺负你了吗?让你哭。”

他语气温柔得宛如最贴心的情人,但是动作却不停,房门不断被撞得呯呯作响,仿佛快要飞出去。

宫少凡手指扣在门上:“念念,你没事吧?”

“没事……”夏念念喘息着回答,她羞得无地自容。

宫少凡勾起唇角:“没事就好,那我走了。”

夏念念刚刚松了一口气,莫晋北就捏住了她的下巴,黑眸酝酿着狂风骤雨:“舍不得?要不要我把他叫回来继续听?”

“神经病,他是我堂哥。”夏念念气愤地说。

莫晋北霸道地说:“堂哥也不可以!我不许你看他,不许你和他说话!”

夏念念很无语,莫晋北已经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你干嘛?”夏念念惊呼。

男人的身体已经压了下来:“溜进来一趟太不容易了,不做到天亮我就亏本了。”

夏念念抗议无效,变换着姿势,被折磨了一个晚上……

-

天快要亮了,精疲力尽的两个人才停下来,夏念念动都不想动,像只慵懒的猫儿躺在莫晋北的怀里。

她把宫老爷子让她和宫雪花,以半年为期比赛的事情,告诉了莫晋北。

“我该怎么办?我完全不懂管理啊!”夏念念嘟囔着。

莫晋北拨开她因为汗水,贴在额头的头发,柔声道:“怕什么,有我呢!”

“可是不能让人帮忙,御尊集团不能插手。”夏念念苦恼地说:“这是爷爷定下的规矩。”

“放心吧,就算不用御尊集团,我也照样让你赢。”

夏念念半信半疑,男人在她的唇角印下一个吻:“别担心,老公会帮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