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擦身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只见翔王瞥了她一眼,慢慢将视线转到了那碗东西上面,再转到她脸上,微微眯起了眼,冲她慢慢挑起了嘴角。

霍定姚被赵煜好这一抹似笑非笑惊得毛骨悚然,这简直太邪性了,往日里那些皱个眉抿个嘴啥的,根本就没法比。

她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然后瞬间瞧明白了那尊大神的意思。

霍定姚一下就傻了眼,敢情是要她替他喝掉吗?也是啊,他压根儿就没病,药谁喝都不一样?

而且那位爷的脸色明显在说,既然她刚才笑得如此开心,那就说明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所以这玩意,就该她“代劳”了——要么她自己来,若是不愿意,让他来帮她也行。

不不不,她哪里还敢去触他的逆鳞。怪只怪,她太得意忘形了。霍定姚颤颤巍巍伸出手,盯着那黑乎乎的东西,捏住鼻子,眼一闭,咕嘟喝了一口。

这东西,真不是人喝的!又苦又涩,差点呛得她泪花都出来了。

可惜翔王没有半分心软,盯住她半分都动不了。最后那一碗水全叮铃咣啷进了她的肚子。

等霍定姚垂头丧气捏着空碗走出去时,汪公公还高兴地夸赞她:“玺姚姑娘就是厉害,照这样子,主子爷一定会康复得更快。大夫本来还担心爷服不下去,一天只准备了一次,如此看来,一日三次也是没问题了。”

……

那之后,霍定姚以为还得替赵煜好喝药,没想到他倒是眉头都没皱一下便全数喝了下去,放佛忘记了要整治她一般,更像在反驳汪大总管碎碎念的话。

霍定姚再次肯定了一点,大神就算是大神,也是个抹不开面子的大神。

她心底一软,看在赵煜好放过自己的份上,不如替他做些清口的小食好了,这些东西里面或多或少都放了些蜂蜜,或者是蜜饯粉。她敢肯定赵煜好一定尝出来了,只是他不问,她也眼观鼻,鼻观心的装做不知。

她正暗自得意着,却冷不丁听见赵煜好开口问:“我早就叫你不用担心,你怎么不听话,还进到了锦澜轩?”

霍定姚心头一跳,她以为这个问题他永远不会提,也不能提,没料到翔王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说了出来,就放佛在问今天天气如何一般。

她其实算是被人算计的,这一点只要赵煜好事后派人一查便可知道。不过霍定姚也没打算隐瞒,犹豫了一下便答道:“孟侧妃想派承徽们进来伺候主子爷,老夫人怕夫人们娇贵,伺候不了主子爷,便允了奴婢前来。”

这样说,方方面面都周全了吧。霍定姚琢磨着,万一让赵煜好现在就知道后院那群女人推三阻四的,只怕他下不来台。

谁知赵煜好却冷笑一声:“你也不用替她们遮掩。她们什么德行,本王难道还不清楚?”他目光灼灼,盯着眼前的人,“我是问你,没有那些人胡乱使计,你还会来不?”

霍定姚一惊,没想到这后宅里的事情,他居然知道得清清楚楚。听见他后面半句话又继而一愣,如果没有她那个三姐姐霍荣菡传的谣言,她干嘛要来呢?

——毕竟她十分清楚,翔王根本就没有一星半点的危险。

而且她也没想过,如果真没那些破事儿,她还会不会来?

这问题古里古怪的,霍定姚一时也有点茫然了。她既弄不懂翔王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样执着,又没想明白自己的想法,便纠结着在一旁琢磨半晌也没回答上来。这心烦意乱的,刚想找句妥帖的话搪塞过去,却又听得头上的人冷淡道:“行了,你下去吧。”

“爷?……”霍定姚十分惊讶,往日里赵煜好还没有赶她走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