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出击

顾老夫人斜靠在金银双丝的缠枝纹大软枕上,如今已经是盛夏。她头上戴着抹额,穿了两层厚厚的衫子,身上还罩着薄薄的被褥。

旁边有一个小丫头端着药碗,霍定姚接了过来,轻轻吹温凉了一些,才往老夫人嘴里送。

老夫人睁开眼,露出一个慈祥的笑:“你这丫头回来了。”

霍定姚心里一酸。老夫人脸色蜡黄,仿佛所有的精气神都跟着抽走了。她伺候老夫人喝完药,才慎重地跪下,认认真真磕了一个头。她这举动来得突然,以往顾老夫人也不爱身边的丫头弄这些动不动就弯膝盖行大礼的。

老夫人确实吓了一跳,惊讶道:“姚丫头这是怎么了?”抬眼去瞅一旁的玺月和玺画,后者赶紧去拉人。

谁知霍定姚根本不动,抬起头一字一句道,“奴婢求老夫人,准了奴婢进锦澜轩!”

屋子里的人俱是一愣,好半晌老夫人才舒一口气,慈爱地摸了摸霍定姚的包包头,“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胡话?”

霍定姚摇摇头,把她们曾经在流放路上的经历说了一遍,道,“虽然那大夫最后怕惹麻烦上身,硬是咬牙说那不是疫病,可奴婢如今想来,奴婢八哥哥当初和主子爷的症状十分相像。后来那大夫开了药,都是奴婢一手一脚煎熬,一勺一勺喂了下去!”

老夫人慢慢回过味来,颤抖着声音问,“你那个兄长,后来……”连玺月和玺画都屏住了呼吸!

霍定姚笑了,“后来痊愈了!如今我们一家在镇上,我那八哥哥天天上山打猎呢!”

老夫人念了一声佛,眼里都泛起了银光。

霍定姚上前握住了老夫人的手,坚定道,

“老夫人,翔王殿下身体一向康健,奴婢相信,他一定会没事!”

碧玉居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翔王府。

大多数人对霍定姚竖然起敬,看着她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敬佩。虽然放在她们自己身上,打死也不会去干这种事情,可并不妨碍她们对有人这样做了之后,心里还是会自叹弗如一番。

自然也有会酸上那么两三句的,可被旁边的人讥讽几句之后,也讪讪闭了嘴。

孟侧妃听到消息,几乎气得一个仰倒。不过霍荣菡早就得了霍语桐使给她的说辞,不外乎是什么碧玉居一向都在各处安插了眼线,所以孟侧妃刚起了这个念头,就被碧玉居的知道了去。

霍荣菡含泪哭诉道,“奴婢那个十妹妹一向都是个心眼多的,侧妃难道忘了,上次那方子的事情惹了主子爷大怒,说不定就是她在里面作怪!这次的事情,指不定就是她探听了侧妃您的打算,所以才先下了狠手!”

杨妈妈冷哼一声,“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霍荣菡慌忙摇头,把她这个十妹妹在家里怎么一副乖巧讨好的模样,却瞒着人别有心计地混进了小厨房,又在进府前私下打听了府中的境况,傍上了老夫人这根粗壮的大腿。最后讨好老夫人继而达到讨好翔王的目的全部抖落了出来——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任何一个人听了都由不得不信。

“所以,这次一定也是她提前知道了侧妃您的打算,干脆铤而走险!”

孟侧妃缓了神情,眼神暗了暗,看来确实是被那个小蹄子钻了空子。

事到如今,她再塞人进去,也落了下乘。

——谁说疫病就不能再染人,只能期盼那个叫玺姚的丫头运气没那么好,最好能没在了里面!

惜月居发生的事情自然躲不过李承徽的眼,早就有人来透了风声。李承徽倒是把霍语桐唤来,却是重重提起,轻轻放下。

初樱瞧不明白,小心翼翼道:“承徽可是要罚初桐?”在她看来,霍语桐与瑶琴居的丫头私下往来,还替对方百般谋划,怎么瞧都是个背主的。即便她们是姐妹,那也不能乱了惜月居的规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