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挑唆

杨妈妈也含了泪,孟侧妃是她一手奶大的,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眼睁睁瞧她去送死?她咬牙道,“侧妃您自个儿还病着,怎么的也不能将病气过给了主子爷!所以侧妃您才不得不在后院众多的女人中挑人进正院!”

孟侧妃一愣,慢慢回过味来。脸上又重新恢复了血色。

是啊,她不是正病着么?虽然她其实只是因着失了大厨房的管家权,用托病的借口全了面子,可事到如今,谁又能说她没有真病呢?!毕竟,她可是在主子爷和老夫人那里挂了号的!便是以后追查起来,她也可以挺直了腰杆说话!

既然李氏那样精神,指挥得院子里的下人团团转,那去伺候一下主子爷,不正好打发她那过盛的精力?!

孟侧妃的嘴角又弯了起来,“既然如此,嬷嬷便吩咐下去,让所有人到瑶琴居候着罢。——本侧妃可是有重大的决定要向她们宣布。”

瑶琴居的消息一出,整个南院顿时炸开了锅。花承徽第一个跑来找李氏,一进门便抓了她的手:“姐姐!你可得想想法子呀!”

孟侧妃让杨妈妈传的消息是,要挑两三个进去伺候。这后院里排得上号的,除了孟氏,剩下的不就是李承徽跟她自己了?

李承徽早就黑了一张脸,此时此刻她捏着后院大半的管家权又有什么用?!孟侧妃可是最大的主子,这个时候她无论做什么决定,她们都只有俯首听着的份儿。本来还有老夫人可以压一压她,可自打翔王身染恶疾的消息传了回来,老夫人就晕了过去,直到现在人都还昏昏沉沉的呢!

花承徽急了,又摇了摇李氏的手。李承徽心头不耐,这个花氏胸大无脑,出了事就来找她拿主意,可此刻更不是翻脸的时候,便略带了一丝嘲讽道:“能怎么办?瑶琴居的那位称病,要不你也称病?只不过一般的旁人信不过,除非狠下心来!”

说着,就往花氏的小腿上瞧。花承徽吓了一跳,要她断胳膊断腿?她……她怎么受地住那份苦!

李承徽见状轻蔑一笑。她不过随口一说罢了,这花氏竟然还当了真。

她微微沉了沉神情,这事情,还只有老夫人出面才行。不行,她怎么也要想办法,把孟侧妃在后院兴风作浪的举动透给老夫人!

孟氏自以为聪明,一心想将主子爷同太子的关系缓和下来,最好捆在一起。可太子一直同自家爷水火不容,又岂能是她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即便她真有娘家人在中间缓和,眼下她自作主张的事儿,她也要给她扣上一个居心不轨的帽子。

次日一早,所有的女人刚刚才聚在瑶琴居。老夫人就亲自发了话,后院的女人,一个都不许往锦澜轩凑。

话是玺月过来传的,说得很是委婉,“老夫人说了,各位夫人身份贵重,此刻也不宜前去伺候。”

话刚落音,那些原本盯着自己衣角的,瞧着茶杯上似乎在研究那茶香的,瞪着地上放佛能瞧出一朵花儿来的,纷纷都松了一大口气。

站得更远努力把自个儿身子缩起来的,此刻都涌到前头来,不知道谁开了一个头,后面的纷纷交口称赞老夫人仁善。

孟侧妃差点气得一个仰倒。什么叫身份贵重?不说李承徽和花承徽,尚且还有个封号,也根本比不得她出身高门,其余那些连在她面前只能站着的,节庆里还得对她行跪礼的侍妾,怎么听着身份上都快超过她这个正经上了皇室玉蝶的人了!

撵走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孟氏气地砸了好几个玉杯。杨妈妈在一旁见状,连忙上来抚着她的胸口,“侧妃,千万不要同那些人一般见识。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可不得让旁人称了心意呀!”

孟侧妃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她也不傻,这老夫人本来还躺着,竟然还能知道这后院的事儿,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随便一想,自然就知道是李氏跑不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