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派遣

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挑唆起她对老夫人的不满吗……还是说,她这个四姐姐有口无心?

只是想起以往霍语桐的样子,却又不像是一个挑事儿的。何况后者此刻正小心瞅了着自己,一脸不安,头愈发低了。

霍定姚想了想,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四姐姐以后千万别再说这样的话,你这样一说,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李承徽对咱们老夫人不满,这才给老夫人脸上难看呢!”

霍语桐脸色一变。

霍定姚放佛没瞧见一般,还一脸担心地握了对方的手,“若让李承徽知道,她赏给姐姐的东西,姐姐却在无心之下引起了老夫人不快。李承徽是主子没什么,可姐姐说不定会难逃责罚!”

霍语桐白着脸,浑身都害怕得抖了起来,“那……那我该怎么办?”

霍定姚笑道,“其实这事儿也就你知我知,我们不说,旁人又怎会知道呢?至于祖母和伯娘们那里,姐姐你带个口信回去,别让家里人再提便是了。”

送走了四姑娘,霍定姚才呼出一口气,不管旁人是怎样的心思,她总得小心几分才是。相信她今天把话这样一放,不管是谁,也没办法再挑唆事端了。

霍语桐出了碧玉居,慢慢抬起头。刚才那张秀气的脸庞还泪如雨下,可如今,那眼底里一片冰凉,又哪里还见得先头的半点自责和银光。

她缓缓走回了浣花居。心底不住冷笑,以前听闻三姑娘霍荣菡骂大房的个个不安好心,早年害得大姑娘霍元姬由嫡出变成了庶出,生生断了她入选太子妃的道路,就因着她不是大奶奶邢氏的亲生女儿。后来一手挑起了三房和四房的不合,好从中坐收渔利。如今看来,她那个三姐姐说的话到是有几分带脑子的了。

毕竟方才,这个十姑娘霍定姚,就红口白牙的把她不受宠这事,硬生生说成是李承徽对老夫人不满,才故意为之。

——倒是让她没得了发力的借口了。

霍语桐冷哼一声,不过她也得承认,她这个十妹妹一向心眼多,也没霍荣菡那么愚蠢。要让她尝尝跌落谷底的滋味,她也没想过能一次就中。

这次她只是想说两句话刺一刺对方的脸面,最好是让对方一个不满闹出些风声,这样一来,老夫人必定会淡了她。这样承徽才会更满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承徽并不知道,是她自个儿的主意,既然没成,那便暂时收手。

总有一天会找着机会的……

翔王最近火气大,身边伺候的都战战兢兢的。有一个近身伺候的小太监,不知道怎么就惹了翔王发怒,被罚去了外院。

汪路明也叹了一口气,这事情也不能怪主子爷,他倒是冰着一张脸,架不住那些毛没长齐的小子胆子小呀,这腿一抖,差点就把整个折子都散到了地上。

其实汪路明私下认为,主子爷心情不好,实则是千里之外没有一丁点的动静——那个小丫头,收到了主子爷的东西,竟然就那样收下就算了!难道她就没想到过要表示一番什么吗?!

作为赵煜好身边的第一人,汪路明可以对天发誓,那是他们翔王殿下这辈子……第一次送人……手信。

虽然,别人都是送金呀玉的,雅致些的也有书签呀画册的,可还真没见过把自己的画像给送出去了的。

——这让别人姑娘家,给个什么反应好呢?

可这些腹诽,汪大总管也只敢在心底偷偷念叨,他是打死也不会摆在台面上来说的!

霍定姚照例每日都朝锦澜轩去,次数多了,那守门的小丫头终于按捺不住给汪大总管去了一封信。

信写得十分含蓄,可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不就是玺姚姑娘天天举头痴望,低眉含泪,口中还念念有词的,怎么瞧都是相思成疾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