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花开

邢氏上上下下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几乎抹泪道:“我的姚儿吃苦了,瞧瞧这小脸,都瘦了下去。还要那手,也粗糙了起来。想来那王府里也不怎么样。”

霍定姚干笑一声,她还觉得自己身子长了挺多呢。顾老夫人常吃的那些燕窝啊,糕点啊,都会赏给她们,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又猛蹿了一头。

不过这些话,她当然是藏在心里。邢氏是担忧自己,再说了,世上哪个母亲见到自己的孩子,不都觉得瘦了累了么……

二姑娘霍庄莲走在后面,拉了霍定姚左瞧瞧右看看,疑惑道:“十妹妹,大伯娘说你黑了细了,我怎么瞧着,你倒是比离家之前还养得水灵呀?”

二姑娘一直都是个实心眼的,有什么说什么。她挠挠头,又瞥了一眼自个儿的妹妹,见她脸庞白净得跟瓷一般,皮肤吹弹可破。更重要的是,她放佛觉得,十妹妹之前干煸的身材,愈发妙曼了起来,就像一夕之间,果实渐渐成熟了。

霍定姚捏捏她的手,悄声道:“府里吃了睡,睡了吃,可不是得长膘了?”她抿嘴一笑,掂了掂手里的包袱,“我还带了好些好吃的出来呢,有你最喜欢的糖麻花呢!”

她们进了内院,霍老祖宗的屋子里老远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霍庄莲见霍定姚疑惑,解释道:“虽然三妹妹今个儿没回来,可四妹妹却回来过了。走之前还说王府的主子也会放十妹妹你的假,大家伙儿正等着你,晚点咱们还能一块儿用中饭呢。”

霍定姚点点头,倒也不诧异。如今李承徽正春风得意,她院子里的人要回家探亲,想必也不用请示孟侧妃了。

屋子里围坐了一圈人。林氏对着大门,第一个瞧见霍定姚,笑道:“老祖宗您瞧,今个儿可是个喜气的日子,这孩子们可不一个接着一个回来瞧您?”

霍老祖宗依在床头,着了件祖母绿的夏衫,虽然咳嗽了几下,可许是心里高兴,瞧着精神头倒是尚可。

霍定姚快步走了过去,含泪叫道:“祖母。”

霍老祖宗连声答了,也上上下下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说着和邢氏一样的唠叨话。末了拍拍她的手,“回来就好,这许久不见,咱们姚丫头都成了大姑娘了。”

霍定姚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道:“祖母说的,孙女儿都听不懂了。”她拜见了各房的长辈后,从包袱里取出了糕糖点心,道,“老夫人知道孙女儿要回来,还特别吩咐我带了好多吃食呢。请祖母和伯娘们尝个鲜。”

这些点心都用镶花珐琅盒子装好,菱形的,圆形的,方形的都有,瞧着十分华丽。

不过四奶奶妫氏却瞪大了眼,惊讶道:“姚丫头,你不是在王府里挺受宠的吗?怎么就得了这些?该不会是你这个小丫头小气,给藏了私吧。”

虽然她自己的女儿没回来,可霍语桐怎么也算她们四房的。方才她这利眼一扫,顿时就瞧出来不对味了。

听说这大房的去了那王府里的老夫人处,端的是后院里最有权又有势的地方。而霍语桐却是去了一个小小的承徽处,怎么看都是一个没什么油水的地方。

可两个丫头先后这一回来,明眼人一瞧,顿时高下立判。

——她们四房的人带回来的,可都是真金白银!什么猫眼石的戒指,银链子的。虽然品相都不算好,不过,可是甩了这大房的东西好几条街。

林氏笑着打了一个圆场:“这些也不错,东西都挺新鲜的。三奶奶以前不就挺爱吃糖蒸酥糯吗?”

妫氏瞥了她一眼,这个和事佬,就知道拍大房的马屁,便有心刺道,“王府里总归是不愁吃的穿的,自己带出来几件,倒也不是难事。只是各人有各人的造化,池子大的大鱼也多,池子小的说不定还能冒出个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