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回家

屋子里的人听见这个,心里不由得都咯噔一声。

霍定姚出了碧玉居,问清楚了小章子马上要返回禹城,她便想了想,拉着他去了一趟锦澜轩。她本来还担心,没有翔王的召唤,这边的人还真不一定会放她进去呢。可锦澜轩的下人一见到是她,连问都没有问,便让她进了去,还殷勤地开了门,打起了帘子。

小章子跟在她身后,瞧见霍定姚翻箱倒柜的,吓得脸色发白,不确定道:“玺姚姑娘,你这是……这是干嘛?”

主子爷不在,来他内寝撒野,这样真的好么?

他哭丧着脸,好吧,主子爷不会拿玺姚怎么样,但是他一个无根无萍的小太监,随时随地说不定就被正法了呀!

他真的很后悔跟着进了来……

霍定姚拿起一件外衫,瞧了瞧,不满意。又拿起另外一件,也撇撇嘴。这些衣裳都是夏衫,端的是质地上乘,料子轻薄。

她又打开另外一个衣箱,眼睛一亮。这里面放的是春衫,自然是要厚实那么一些了。

小章子恍然大悟,看向霍定姚的眼神不由得崇拜了起来。——玺姚姑娘怎么就知道,那禹山上十分阴寒,雨一下甚至快赶上了二月春寒料峭的时节了呢。

他一个小太监没关系,万一主子爷受了寒,那可是天大的罪过了。

小章子瞧了瞧天色,嘴里催道:“姑娘得快些了,奴才得赶在城门闭了前出发,晚了的话,今夜可是赶不回主子爷身边了。”

霍定姚点点头,收拾了几件衣裳,选的都是棉绸暖和又透气的款。小章子也过来帮忙,可他毕竟是一个外头跑腿的,手脚一重,两人就听得刺啦一声,一件内衫给他拉了一道口子出来。

小章子一身冷汗就下来了。这内衫他都能看出来是比较厚实,别的一时间也没得替换的。

霍定姚瞧出了他的不安,反而安抚道:“这口子不打眼,我找针线补上便是了。再说这是内衫,又在胸口,旁人也是瞧不见的。主子爷不会怪罪你。”

只是她的绣活并不出挑,又赶着时辰,难免慌手慌脚。这口子寸儿长,霍定姚发愁,她也不知道选一个图样好,抬头瞧了一眼帐子,灵机一动就照着那上面的花纹给绣了上去。

反正翔王如此忙碌,哪里又会注意这些小事呢?

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天冷的话,这件最合适,一定要记得拎上。”

小章子走的时候避开了人,可这锦澜轩虽然后院的人进不来,但是挨不住那些后院的派人来探头探脑。

李承徽才回到了惜月居,下头就有耳报神来递消息了。李氏听见,心中升起了一股满足感,这就是有权在手的滋味,以往她像一个透明人似的,连带的下人或多或少也忽略几分浣花居,看如今呢,那些人上赶着,甚至会想方设法将整个翔王府的消息透给她听。

李氏着了身边的人打了赏,吩咐将人带进来。

大丫鬟初樱替她端了茶,李氏靠在软枕上,闭上了双眼小憩。门吱呀一声轻轻开了,一个老妈妈缩手缩脚地跟在小丫头后来进了来。

李氏睁开了眼,这蒋妈妈看了初樱一眼,似乎有点不情愿开口。蒋妈妈自己的闺女初茉也在李承徽身边伺候,就因为一直被初樱打压着,才没能贴身伺候。

可李承徽没发话,她也不能把人瞪出去。

李承徽根本没注意这些细枝末节。初樱便道:“有什么事情,还请妈妈直接说明白,咱们承徽管着大院子,劳神了一上午,可是得静养的!”

蒋妈妈脸上的恼怒一闪而过,可又不能违抗李承徽的命令,只好瞥了一眼初樱,不甘不愿地点头称是。

她见其他人都退了下去,这才压低了声音:“汪大总管身边的小太监回来,就是替主子爷报平安给老夫人呢。奇怪就奇怪在,这消息不是递给大丫鬟玺月,也不是玺画,而是那个才进来的玺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