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惊喜

她能有什么?她当然什么都没有。不说现在霍家吃饭都要精打细算,别人孟侧妃本就是这王府的主子,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玉石的稀奇玩意儿,她哪样没有见过。

霍荣菡得意一笑,她就爱看这个霍定姚吃瘪的模样。好半晌,才故作大方道,“侧妃本是和善人,按理我也不该背着主子对你多说什么话。不过看在我们是自己姐妹的份上,好心给你指条路罢了。”

她重新收起了匣子,“以前主子爷的小点,侧妃也经手过,主子爷都受用了。不过最近爷的口味似是变了些许。你也知道,侧妃贤惠,可毕竟出身名门,那厨房的事情哪里又能十分精通。若你将主子爷最近最爱用的呈献给侧妃,侧妃得了脸,哪里还会计较一个不中用的媳妇子的事儿呢?”

霍定姚咯噔一声,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她拿出方子了?

其实这方子也不是什么不传秘方,都是她平时无聊的时候瞎琢磨的,用料也不说多精贵,只是搭配和火候不同,出来的味道自然不一样。

她回到碧玉居,提笔将东西写好。想了想,又先压了下来。出了屋子找到了半夏,半夏正在洗衣裳,见霍定姚连忙站起来,呐呐道:“玺姚姐姐。”

霍定姚重新问了一遍她嘴里的事儿,半夏想了想,很肯定道:“原本那天不是我嫂子当值,可管事的婆子硬要她顶班,后来又送来了一件瑶琴居的衣裳。我嫂子说,她晾着的时候还没问题,可回头收衣的时候就被人发现破了口子。”

霍定姚沉了沉心,难怪她觉得这事儿透露出一点古怪。这样一看,各项事情都如此凑巧,该不会这本就是瑶琴居设下的套儿,为的就是要想方设法争宠了。

不管这是孟侧妃还是霍荣菡的主意,亦或者两者皆有份,这等手段,未免也太不入流了一点。

霍定姚将先前那张纸取了出来,其实这道银耳羹全名参茸桂圆银耳羹,会如此与众不同,不是在于添了人参和鹿茸粉,而是用桂圆熬制了糖水,再进行烹制。翔王折腾了她一番后,后来她便改用了红枣……

她想了想,揉碎了这张,提笔重新写了另外一份。

没过两天,半夏的嫂子便被放了出来,后来听说是被罚了三个月的饷银,又跪了大半天没给饭吃,但好歹是留了下来。

半夏抹着泪来谢了霍定姚。霍定姚微微一笑,倒是反过来又安抚了前者一番,玺月还给半夏放了半天假,让她家去。

霍定姚给方子的事情并没有瞒着玺月。

所以回头玺月冷了神情:“没想到,那边的人竟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她忧心地瞧了霍定姚一眼,“你别怕,主子爷总归还是会让你去伺候的。”

孟侧妃今早下令大厨房收了所有的鹿茸,只要翔王习惯还是照旧,那孟氏势必就能挣脸。

霍定姚点点头,她倒不怕所谓的“失宠”。她其实更担心的是,翔王那阴晴不定的性子,总觉得前面会面临一场狂风暴雨。

赵煜好照例在书房内。盛京再次来了急信,太子取得了皇帝的圣旨,已经定下了太子妃的人选,不仅是沈家人,还是沈皇后的嫡亲侄女。

不用想,随后宫中便会有圣旨发出,让在外的亲王和皇子返回京城观礼。这一曲瓮中捉鳖,太子走得是步步好棋呢!

他临窗负手而立,脸色几乎能用阴沉来形容。

汪路明立在屋子内,哭丧着脸,不停偷瞄着天色。每天这个时辰,那碧玉居的小丫头就会出现,今个儿怎么就迟了呢。

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动,汪路明脸上一喜,还没来得及瞧清楚,便闻到一股扑鼻的幽香。他一愣,那小丫头从来不擦这些脂啊粉的,许是发尾上辫着鸾尾,倒是散发出淡淡的花儿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