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拙计

翔王并不喜欢后院的人擅自到锦澜轩的,可这些女人也是被逼急了,就算是怕惹了他发怒,也让人偷偷摸摸地在院子外面探头探脑。

发怒也总比失宠好呀,她们都快被彻底地遗忘了。

中午刚过,孟侧妃就顶着毒辣的太阳,赶到了锦澜轩。赵煜好最近白天都不怎么在府里,她也是好不容易,拐着弯儿使了好些银子出去,才打听到了这人刚回府,于是便匆匆带着一溜儿丫鬟赶了过来。

汪路明守在门口,见了来人,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孟侧妃出身辅国公府嫡女,按理说身份是够高了,可惜她偏偏是沈皇后做的媒!沈皇后是太子最强的支撑,这等举动,不等于是安了一个刺儿在翔王府吗?不管孟侧妃本身怎么样,主子爷对她有多冷淡,他也不是没瞧在眼里。

此前后院的花承徽李承徽也不是没来过,他也帮忙递过话,可赵煜好根本就没有反应。没想到,今天这孟侧妃也终于端不住了。

虽然心里跟个明镜儿一般,不过汪公公面上还是带着笑,没失去半分该有的分寸,问清了孟氏的来意之后,便进屋朝赵煜好恭敬地禀报。

“主子爷,孟侧妃候在门口呢,说是这后院的安排要请示爷。”

汪公公肯代为通传,实则这孟氏找的理由也确实属于她的职责范围,后宅庶务,总是归她管着的。只不过汪大总管眼观鼻,鼻观心,旁的根本就没多说一句。

赵煜好写了一会儿册子才搁下笔,头都没抬吩咐道,“让她进来。”

汪公公应了一声退出去,到底是看在辅国公的面子上呢!

孟侧妃搭着丫鬟的手走了进来,她见赵煜好抬头瞧了过来,连忙行了蹲身礼。她也知道自个儿姿色本就不突显,特意将这一福做得是韵味十足,特意选了一件菊纹银红掐丝的琵琶襟上衣,恰好能露出她一段修长的粉颈,还故意微微侧了侧身子,摆露出她细柔的腰肢。

这些是她花了大力气琢磨出来的,她做不出来花氏那副妖娆下贱,可李氏既然也能从后院中封一个承徽,至少也代表了爷的喜好不是?

至少她的身儿是纤细的,那条十二福的鱼白盘锦镶花裙最能衬出她的雅致素净,额心一朵桃花钿,斜斜插了一支点翠镶珠凤尾簪,在眉宇间轻轻颤动,端的是眉目含情,绵软生怜。

可惜媚眼儿做给了瞎子看,那书桌后面的人早就翻开另外一本册子,冷淡道:“有什么事情?”

孟侧妃满脸失望,不得不悻悻站了起来。

她咬咬唇,一狠心只能按照先前的法子,面上却放柔了声音:“自从爷回了府里,日以继夜处理政事,妾身便一直忧心爷的身子。不仅是妾,便是后院的众位姐妹,也担忧不已。便是花妹妹,便多次到妾这儿来问着爷呢……”

就算是要给花氏露脸的机会,她也要踩上一踩!巴巴的盼着男人,她可不也是在老夫人那里来过这样一出?!

她这样说,赵煜好终于又把目光放到了她身上,“你的意思是?”

孟侧妃连忙道,“不如爷得空抽了时儿去后院瞧瞧姐妹们。若是爷有意,今晚就安排在花承徽的浣花居,妾也好提前打点安排?”

她说完,心中暗自得意。如果爷恼了,那也是恼到旁人身上,她管着一杆子不安分的女人,可是被逼无奈又端庄大度呢。

只是抬头一看,翔王那双冷酷的眼直盯着她,放佛能瞅进她心里去。

孟侧妃背脊一凉,不由自主地就低下了头,甚至额上还起了微微的冷汗。难道,她……她这步棋走错了,让翔王对她自己起了厌恶,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还没想完,便听见上首传来冰冷的声音,“既然侧妃你如此体贴,便按侧妃的意思办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