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伺候

这样转眼过了十来天,这天下午过了茶点,终于那小太监没来了,霍定姚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半个时辰后,碧玉居的小厨房就骚动了起来。霍定姚正埋头做着奶团子,便见着一群人呼啦啦涌了进来。

她仔细一看,没想到,汪路明竟然亲自过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难道,那个小太监找自个儿偷嘴的事儿被大总管知道了,所以连带自己也要受罚?可她不过用的剩下的尾料,便是不做成吃食,也会被丢掉的呀。

也许汪大总管来,是为了其他事情呢。她这样一个小丫头,哪里又能惊动得了这样的大人物呢?

这样一想,霍定姚又镇定了下来,跟着众人乖乖低着头,还努力往后排蹭了蹭。

院子里,雕栏笑得一脸谄媚,讨好道:“不知汪总管这次过来,有什么事儿?”她略为急促问道,“可是主子爷有指示?”

汪路明坐着抿了一口茶,才瞧了她一眼,“主子爷到老夫人这里来的那天,是谁伺候的茶水?”

雕栏一噎,眼珠子迅速乱转了起来。那天那个玺姚奉了茶进去,回头可是得了封赏,这说明此次汪大总管来,不是来找人晦气的,肯定是有好事!说不定……是主子爷召见?!

她这样一想,顿时高兴道:“碧玉居的小厨房就归奴婢管,主子的吃食一向都是奴婢亲力亲为。若汪总管有吩咐,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不敢有半点轻慢。”

她这点小心思,汪路明见多了,心头冷冷一笑。对方举止轻佻,打扮得又花枝招展,那双手指更是涂了水仙花的指甲——根本就不像她嘴里说的那般。对于这样满嘴谎话的贱婢,换了在其他地方,早就被拖出去了。不过这里是老夫人的院子,他也不好随意发落发落人,便对身边的人一抬下巴:“进去把人找出来。”

这下霍定姚躲无可躲,不仅被那来了十来回的小太监给指了出来,还被带进了锦澜轩。

这冲击来得太快,不说碧玉居的人还发着愣,面面相觑。就连霍定姚的脑子也傻了。

那小太监见她一脸发懵,倒是好心地提醒道:“玺姚姑娘你别害怕。其实这些天你做的东西,咱们主子爷吃了很满意。今个儿主子爷外出会客,还不定什么时辰回,所以汪总管才把你提到了锦澜轩,不过是怕茶点过了热气。”

霍定姚瞪圆了眼,结结巴巴道:“你说……你说之前那些东西,都给了主子爷?”

她忍不住想扶额,虽然味道没问题,可那里面不仅有用剩的尾料,还有一些形状不够完美的残次品,甚至还有她尝过的呢。

如果让那个冷酷的男人知道她拿吃剩的东西给他,会不会连老夫人也保不住她?

可是没有人告诉她,这些东西最后会进了翔王的肚子啊……

她吞了吞唾沫,她一定会闭紧嘴巴的!大不了,大不了一会儿她将功补过,将才琢磨出来的看家本领使出来。

午后的天变得闷热了起来,枝桠上的蝉鸣声声做响,嚷得人心浮气躁。

赵煜好阴着神情回了院子,汪路明赶紧伺候着他换了便服,而后躬身道:“爷可是想用点东西?”

赵煜好已经坐在案几后面看册子,闻言也没应声。可汪公公就是觉得,主子爷似乎舒了眉头。他等了一会儿,赵煜好才开口:“既然又送了过来,便拿进来吧。”

锦澜轩比碧玉居大上了许多。这院子里竹影摇曳,曲径通幽,一池水榭与后面的大湖紧密相连,因为时值夏日,那湖水上荷叶连连,碧波荡漾。远处的岸边,还停着一艘精致的红漆画舫,在飘动的绿柳中若隐若现。若不是最近天实在热得紧,到湖上泛舟,倒是一番闲情逸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