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风波

候在大门两侧的下人装束统一,垂首肃立。其实从三天前开始,这王府内浩瀚的扫洒工程便紧急启动。凡是主子爷会经过的地方,都擦洗的纤尘不染,像是门口的照壁、脚下的青石板路、花廊的雕栏画栋……几乎都能印出来人影儿。

下人得了主子们的吩咐,还连夜在城里收了品相最稀罕的牡丹,沿着前头的道路一直摆进了后院,端的是雍容华贵、国色天香,没得叫人晃花了眼。连老夫人也淡淡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点笑容。

只可惜,这一切在翔王赵煜好的眼中,根本就起不了半点波澜。

他目不斜视,瞧着就向书房那边拐了过去。连脚步都没慢一下。

随伺太监汪路明在心中暗自一叹,可惜了那一番春光潋滟了。还没惋惜完,却见主子爷脚步一顿,赶紧躬身上前:“爷?”

赵煜好的视线转向了南边。

汪路明心头暗喜,莫非,主子爷这是要去瞧瞧哪位夫人吗?

也不怪汪公公如此鸡婆。本来后院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他一个无根的人来操心。可主子爷年近二十却没有一子半女,不仅在兄弟间落了下乘,圣人也多有责备。

就连风头正盛的七皇子,也早就娶了正妃,膝下也有了一儿一女呢。听说宫中的惠妃还不满意,不停朝七皇子府里塞人呢!

自从太子被圈禁之后,朝中大臣谁不在暗中观察,选择新的扶植势力。便是皇帝,如果真有了废储之心,也会在众多儿子之中挑选一个各方面最适合的。这其中,子嗣昌盛,可是不可忽略的关键之一啊。

想到这里,汪公公小心翼翼道,“爷可是想去后院哪位夫人处?”

赵煜好冷淡道:“不必了。晚点去瞧瞧老夫人。”

顾老夫人这几天吹了风,头便有些发沉了。赵煜好得了信,下令不许老夫人到前院来迎,还有旁的院子的人,也都一并免了。对此,孟侧妃等人大感失望,她们还眼巴巴的挑好了华丽的衣着首饰,比划了这样,搭配了那样,装束换了好几套,就等着入那人眼呢,没想到这些东西还没派上用场,就中途折了夭。

老夫人吃了几帖药,出了几身汗,自认为已经大好,还惦记着要往前院子里去呢。可惜翔王下的命令,借一万个胆子给下人们,那也不敢违抗。所以玺月和玺画劝了几次三番,这才打消了老夫人的念头。她们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见了庆幸。

主子爷虽然赏罚分明,可性子……并不是一个温和的。常年杀伐决断,他比其他人更多了一点冷酷,也只有在瞧见老夫人的时候,眼中才流露出一点温情。

对此,霍定姚在心里更是十二万分的赞同,还在老夫人的药膳中放了安神的材料。毕竟她可是见识过这位冷酷殿下的手腕。上辈子,翔王可是踏着他兄弟的血坐上了皇位,对于忤逆自己的人和事,那男人可是很有兴趣施展一番他的血腥镇压。

汪路明派人传了话,这碧玉居就迅速行动了起来。

玺月指挥着众人,先将屏风移到床边,将夏风可能会吹来的朝向挡住,然后将屋子里窗户推开,好散散味儿。

老夫人头晕,闻不得檀香,霍定姚便从大厨房取了好些新摘出来的瓜果过来,盛在祥云纹青花瓷盘里,特别是在那床头,特意寻了圆滚滚的霜柚,微微切了小口,淌出一点晶莹剔透的嫩汁儿,却是用来做了天然熏香的功能。

老夫人戴着抹额,身上披着素锦缎子靠在床头。瞧着这屋子里视线明亮,鼻息间也没那缭绕了几日来苦涩的药味儿,那心情说不好都没人信。

“你们早给我闻闻这新鲜的果啊花的,我不早就能下地了。偏生是你们主子爷回来,才用这招来来唬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