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对付极端之人,用非常手段

江承嗣虽然作风不羁,行事还是非常有分寸的,断不会带着两个孩子真的去郊外飙车,或者去野路骑行。

赛车场,有工作人员,专门的赛车场地,安全保护措施一应俱全,让两人体验下就行,太刺激的东西,孩子也受不住。

江江和陶陶觉得好玩,却也很清楚,这件事是家长不允许的,所以回去时,心照不宣,都没提江承嗣带他们去赛车场的事。

就好像要保护私密的小基地,统一口径说谎了。

等这事儿被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

而江家这边,也没闲着,范明瑜特意去山上找大师合算了提亲的日子。

他家很久没有办喜事了,自然格外上心。

日子是按照两人的生辰八字合出来的,近三四个月,有5天合适,有三天在四月,现在才1月底,时间太久,2月上旬倒是有一天合适,却又仓促了些。

因为是订婚,两家都想低调些,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委屈了唐菀,江家还是准备办两桌酒,宴请一些至亲好友,如果2月订婚,准备时间太短,实在匆忙。

老太太是巴不得两人原地结婚领证,自然希望越快越好,担心夜长梦多,便定了2月过去,提前与唐家打了招呼。

日子商定定下后,江家就紧锣密鼓得准备提亲的东西。

范明瑜更是特意去旗袍店,专门定制了一身合寸的旗袍,就为了搭配,之前唐菀送的点翠胸针。

而江五爷即将订婚的消息,也在转瞬之间,传遍了整个京城。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正大光明谈婚论嫁,自然不怕被人知道。

不少人都知道两家本就有婚约,并没觉得太讶异。

“唐老生病,一直住在江家,我听说江五爷京城去医院陪夜,那时候我就知道,这婚约肯定要履行的。”

“嫁到江家,这唐小姐后半辈子都有保障了。”

“就是不知道江五爷的身体能撑多久,都说活不过二十八,这眼看着就要到时候了,此时嫁过来,这唐家真不担心她守寡啊。”

“大家族的联姻,没几个是有真情实感的,国内多少丧偶式婚姻,嫁给谁都一样的话,能进江家,肯定更好了。”

……

关于这次订婚,在京城讨论度颇高,在平江,自然也掀起了不小的议论风潮。

有认识唐菀的人,见面自然是恭喜祝贺,可私下却也议论过,江锦上命不久矣这件事,只是不好当面询问她而已。

而第一个开口问她的,就是帮她管理工作室的陈经理——陈挚。

“菀菀,你和江五爷的婚事是真的要定下来了?”

“嗯,定了。”唐菀最近在处理工作室的事,忙得有些晕头转向,订婚的事,都是江家在准备,不需要她插手。

“他身体真的和传闻一样,很差?”

“陈叔,既然是传闻,又怎么会是真的,现在平江外面,对我的评价也不好,您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自从张俪云曾经拿唐菀给唐茉挡枪,掩饰她去酒吧被抓的事情后,即便澄清过,不少人还觉得苍蝇不叮无缝蛋,她也不是个好东西。

“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这都是外面的人胡说八道。”陈经理笑道。

“所以传闻怎么能信?”唐菀今日约他,谈得还是工作,“工作室那边,大家反映怎么样?”

“现在还没开始上班,我先在群里通知了,说工作室为了更好地发展,准备搬到京城,以后会常驻那边,有老员工跟过去,那自然很好,不少人都不愿走,还有几个反应较大,觉得通知来的突然,难以接受。”

陈挚叹息着,也是颇为无奈。

唐菀端起面前的温水,抿了口,“也能理解,我说补发工资的事,并且帮他们多交一年社保的事,你都说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