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脚踏一星

赵谨言无奈,拉下她的小手在唇上亲了亲,才说:“还未。”

她趴在他身上,从他怀中抬头问:“我有一事不明,若从前便有无须证据能定人罪名的先例,凶手不可能多此一举,盗走证物房的证物?”

赵谨言轻轻摩挲她如柳枝般的小蛮腰,问:“你怎么看?”

“大人,我觉得此事有蹊跷。”

他宠溺的扯了扯嘴角,“古灵精怪的,好好说话。”

“廖师傅是绝对清白的,有银有过无数机会可以扰乱,可是种种迹象都表明,衙门里一定有奸细。”夏如画说,

“你的理据是什么?”

“你试想,大白天的,穿个黑衣在府衙里大摇大摆的将证物盗走,还能躲过影卫的监视,你觉得这合理?唯有奸细,他的日常存在很明显,因此才不被影卫注意,甚至连进出证物房这样的行为都十分合理。”她继续分析。

“你说的有道理。”听说受命监视廖清风和证物房的影卫还自觉的领了罪罚,他也没阻止,如今看来是他作为主子的太无情了。

“如此倒像是那个奸细故意让死士转移视线之举。”

“你有何想法?”

夏如画迟疑一会才说:“有是有,不过需要有人配合,很大一群人的配合。”

狐疑的看着怀里的娇妻,这女人莫不是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不过,只要她不亲身去冒险,别的他倒是不在意了。

翌日,夏如画早早的来到府衙,在府衙住宿的杜明耀闻讯立即赶过来,请示:“禀大人,我等日夜检查,并没有发现更进一步的线索。”

“哦,你也去休息下吧,昨夜捉到的犯人倒是说了一些,目前你们的王爷正在全力派人追查,我就过来坐坐,如今我也是被限制活动,只能王府和衙门两线跑,别的地方危险,你们的王爷疼我,让我不许乱跑。”夏如画平淡的说。

“哦,王爷和大人您鹣鲽情深,属下实在羡慕,不知王爷是得到什么信息了?”杜明耀一副君子模样。

“据说那食人族是来自楼兰国,你可有听说过?”

“属下和师傅深居芜疆城多年,对楼兰那种小国并未关注。”

“如此你回去睡大觉吧,我一时也没想法,转换个地方找些灵感,你不必在意我。”

“属下这就——”

影卫突然匆忙来禀:“王妃,名单上的定远将军家里有情况。”

“什么?凶手这么快又害人了?这才刚一天呢。”夏如画惊呼。

“不是,而是定远将军并没有失婴。”影卫可急可淡,可惊可正色的表演让人信服。

“啊?莫非定远将军家里穷得厉害,也想以失婴一事来讹咱衙门?不对!他怕是想要讹咱瑞王府,大胆!来人,将他押上来。”

夏如画挤眉弄眼的,被选上的影卫也是有过演戏的经历,倒比她表现得从容。

影卫陪同定远将军一起过来,期间小声叮嘱,有模有样的:“大,大人,微臣并非想要讹瑞王府,实在是……实在是不敢声张。”

“我不叫大大人,我叫夏大人,怎么说话都不利索了?”夏如画下意识的说,自当调节气氛。

定远将军一怔,有些愕然的垂下头,心道:幸好王爷提早吩咐,不知该如何应付的时候,只管沉默低头即可。

“你说说,何事不敢声张?”夏如画正色的问。

“小女没有被歹徒盗走。”

他的话一出,立即让夏如画惊呼:“竟有此事?你快快如实道来,否则,哼哼!别怪我禀明圣上将你治罪。”

“事情是这样的,我妻子身体娇弱,成亲数十年仍无所出,妻妹为全了妻子的愿望,下嫁于我当妾室,小女是妻妹所生,乳娘本是我妻子的随嫁丫鬟,正好和乳娘的女儿同一日出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