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见惯大场面

“什么意思?难道每天和我睡在同一张床的还有别人?”

对她无厘头的想法无语,叹了叹气,他正色的说:“我如今的模样只是因你而存在,这并不是我的全部。”

“我不懂,既然如此我更要认识另一个你,否则别人又在我耳旁说的什么,下回我可就听进去了,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隐瞒。”夏如画心无城府,实在不明白他的担忧为何。

“谁在你耳旁说过什么了?”

“拓跋珏呀,他说你这人不如表面,还说你不会管我的死活,可我才不会相信他,我便怼他,你一定会来救我,他也没辙,张捷也曾经暗示过类似的话语。”夏如画如实回答,毫不在意这样回答的后果是什么,反正别人说的坏话,又不是她说的。

“这两个天杀的!”赵谨言恨得咬牙切齿,怒气过后,他又恢复严肃:“总之目前你先回明月楼,那犯人你不必去看了。”

“为什么?”

“你听我的便是。”

“可人家影卫大哥都说了,是我感兴趣的事情,理应我去看,你不必去了。”

闻言,赵谨言锐目圆睁,恨不得将她理直气壮的模样捏碎,还……影卫大哥?她可不止一次这么称呼了,怎么不见她叫他一声哥哥呢!不过他清楚在她脑袋里,哥哥,便真是哥哥,如兄长一般的存在。

“不过……我允许你一起去,我比你开明多了。”夏如画眯起笑颜。

对她偷换概念的话语无视,她把他当成三岁小孩吗?不过细想,自己确实也不愿意对她有所隐瞒,只是自己的行为,她当真可以接受?

“如画,无论一会儿看到什么,你当明白,我的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用在你的身上。”

她目光出现一丝惊恐,心狠手辣?

赵谨言捕捉到她眼里的那抹惧色,立马后悔,说:“算了,你还是回明月楼,问到什么关键,我会一五一十和你说的,案件你以后还是照样参与。”

“不,我要去,无论你手段多残忍,我都可以接受的,你只是在使用非常手段罢,无论你外表多么穷凶恶极,你依然在我心底是最帅的,我不怕你。”她目光坚定的说。

赵谨言只觉胸口一堵,“穷凶极恶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哦,反正好的你,坏的你,我通通都会接受!你的出发点都是以我为主,我怎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赵谨言俯视了一眼挽着他的手臂,极力讨好的夏如画,又是叹息。他还真是从未能说服过她,任何一副态度都能被她化成绕指柔。

瑞王府的地牢外表和其他院落没有区别,唯一能分辨的便是这里比较冷清,甚至点的灯笼都比王府其他地方少,眼下已是入暮,需要仆人掌灯方能看清道路。

进门前,赵谨言特意用绢布将她蒙住半张脸,神神秘秘的,只是露出的杏眸好奇的睁大。

门刚推开,迎面扑来一阵血腥味,入目的是面目全非的犯人。

也不是没有见过血腥的场面,只是通常见到的都是死人,活人嘛!她也就初见的一瞬惊恐,之后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影卫体贴的在犯人身下围了一块白布遮挡,夏如画瞟了他一眼,又不是没见过,有必要遮掩吗?

“这就是你说的心狠手辣?”

对于夏如画的反应,赵谨言很是无奈,也对!都说关心则乱,她在现代正是仵作,按照她的话,多大的血腥场面她没见过的,看来自己真是庸人自扰了。对她而言,自己的体贴疼爱都是那浮云。

“这就是你说的我敢兴趣的人?他谁啊?”夏如画兴致阑珊的又瞟向影卫,

赵谨言纠正:“这个是之前袭击我们的黑衣人,影卫,把你捉到的犯人带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