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条件

“王捕头你来得正好,关于襁褓的布料一事,我们先前走错了方向,不应该查找同一样的布料,而是布料的做工,找个有名望的师傅问问,或者到宫里去问内务府总管,他应该能解答。”夏如画心急的交代。

“属下遵命,另外……”王捕头欲言又止,看了看一旁赵谨言的面色,一时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另外什么?是否蔡府有动静了?”夏如画问。

“不是,是另外一家,何府家的失婴骸骨被归还了。”王捕头答。

“何府?是在名单上排第几?”

“是大人您名单上的第四位。”

第四位?为何是第四位?第三个失婴去哪了?

看见她眉头拧紧,原先一脸深沉的赵谨言抿了抿嘴,好似在心中作了个决定一般,冷冷的眼神睨了王捕头一眼,冷斥:“先下去吧,王妃需要休息了。”

夏如画一脸疑问,看着眼色说:“我没要休息啊。”

“你们也都下去吧。”他仍冷着一张脸。

待明月楼里只剩下两人,赵谨言走到她面前坐下,目光带着怜惜,温柔得让人无法拒绝他接下来的任何话语。

有了这样的觉悟,于是夏如画抢先一步开口:“只要不是让我别办案,一切都好谈。”

赵谨言一怔,随即拧眉不悦,说:“如画,你已经看见了,对方不是善茬,我不希望你受一点伤害。”

“这是我没坐稳,自己撞的,不是他们打的。”夏如画一脸天真的说。

赵谨言更加烦躁,耐心的说:“接下来你遇险的次数会更多,我只有一个你,就是拿我自己的性命相抵,我也不愿让你经受危险。”

见他态度坚决,夏如画使出浑身解数,举起小手,说:“我发四,我以后绝对不离开你半步。”

下了决心的赵谨言哪能轻易被她说服,质问:“我从未对你要求,只是这一个要求难道过分了?我当真比不上那些白骨?”

夏如画无奈,说:“不是白骨,而是那些含冤莫白的孤魂,我没觉得每天面对着白骨有多高兴,或许以前的我是这样,可我渐渐明白,不止是谜语迷人,更是能为冤者伸冤而感到自豪。”

赵谨言不为所动的别开脸,仍坚持自己的想法。

夏如画晓之以理:“在现代时,我身上的标签便是国家的资产,资产这个东西在面对更高层利益时,是可以牺牲的,因此我才被牺牲来到这里,若我没有猜错,那是要用我的基因密码来交换我娘的。”

听罢,赵谨言没有太大的情绪,或许这些想法从前就已经有了,也就不觉得奇怪。

“可自从我当上这个府衙知事,自从我成为你心中的那个人,我不再是不紧要了,我被需要着,若这天下不再需要我了,那我便回来当那个你需要的人,因为你是我的归宿,可若这天下需要我,而我躲起来,那我便从一个被需要的人变成被唾弃的人,更何况你明知没了我,这案子就别指望能解开,到时候受千夫所指的还是你。”

见他想要反驳,夏如画又继续抢先说:“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我在乎,我希望自己是对你有帮助的,而不是使绊子的,若是连你也不需要我,那我……”

“不会的,我永远都需要你,无时无刻都要你,只是失去你,是我唯一无法忍受的,你可明白?”赵谨言揪心的说着。

“我明白呀,我也不能失去你的,一日不解开失婴案的谜底,您也是会有危险的,难道你没发现?那幕后之人就是冲我们而来的,事实上,你才是第一目标,那群死士要对付的人是你,而我只是诱饵,若我能早日破案,你也就安全了。”夏如画说。

“我没你想象的弱小,就是翻了整个南充朝,我也要把那幕后之人翻出来,你乖乖呆在府里,我才能安心。”被说动一丝的心情再次变得坚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