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失婴案

“算了,小姐您昨夜肯定累坏了,还是别去了。”竹叶这才明白赵谨言的交代,也是,这世上如此了解小姐的,估计只有他了。

“去哪?”夏如画听出她话中有话。

“没什么。”

被她的闪烁其词惹得一阵不快,夏如画突然拧住她的脸颊,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丫头,既然不能告诉我,你就让我多睡一会,把我叫醒又来支支吾吾的,讨打呢!”

“哎哟,小姐您快放手!”竹叶苦着脸求饶,无奈说:“是外头又发生命案了。”

夏如画杏眸大睁,问:“昨夜的事?”

竹叶揉着自己被拧红的脸蛋,委屈的说:“嗯,是流传百年的失婴案,又发生了。”

“为何要选我大婚之日?”夏如画脸上挂满忧愁。

“小姐,这肯定是凑巧,与您无关的,别想太多。”竹叶惊慌的安抚。

“谨言呢?”

“王爷已经先去府衙查探了,您就在府上休息,待王爷回来吧。”竹叶突然自责,她一个丫头,哪有赵谨言的聪明睿智,哪有他足够了解夏如画,看来这次又做错事了。

“不行,他们肯定没辙。”夏如画直觉不妙。

“您怎么知道的?”

“对方的手段高明,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哪能让府衙的那三个愣头青给发现蛛丝马迹,这必须是我才能办的案。”她向来如此,对自己的才能信心十足。

“虽然知道小姐您的话是正确的,可听您这样赞美自己,还真让人觉得您不懂谦虚。”竹叶掩嘴轻笑。

“我本来就是天才,比你们任何人都聪明,为何要谦虚?”夏如画很不理解,为何每回她说事实,总会有人说她不够谦虚。

“是是是,没有您解不开的案子,您是最重要的,最伟大的。”

“知道就好,快快替我穿衣。”

从进入衙门的那一刻起,赵谨言眉头便没有舒展开过,他看着案宗上的数字,心头的怒火渐渐攀升,屋内众人连气都不敢大喘。

唯有夏有银还算有些胆识,他轻手轻脚的走进来,随侍在赵谨言身后,目光向一众府衙官员们示意安心。

也不是第一次相处,他们明白他的眼神背后的意味,看来救星终于要到了。

夏如画刚抬脚,便让人满为患的场面给吓了一跳,揶揄道:“怎么?一个个罚站呢?还不出去干活,站在这里,凶手便能自动来投案了?”

她的一连寸质问让众人回神,立即得救一般四散去做他们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可睡好了?竹叶把你吵醒的?”赵谨言立即放下手上的案宗,起身过来关怀。

毕竟和竹叶感情深厚,夏如画识趣的为她免去罪责,说:“没啊,睡到自然醒来,还沐浴过了,你闻闻香不香。”

“香,你哪有不香的时候,都香到我想将你吞进肚子里。”他旁若无人的欺上前头,亲密的咬着耳朵,幸好在那之前,夏有银已经识趣的退出房间。

“德行!”夏如画羞赧的推开他,走到案桌前,问:“查到什么了?”

“昨夜一共有十五名婴儿失踪,今日早晨一商户家收到襁褓的婴儿骸骨,目前还没有太多线索。”他将案宗具体概括的说。

翻了翻案宗的夏如画抬眸,不明的问:“收到婴儿的骸骨是何意?”

“这是失婴案凶手的惯用手段,他们盗走婴儿后,过些日子会归还婴儿的骸骨,还有……礼金。”他拧眉咬牙说。

这样人神共愤的凶手自以为金钱能弥补一切,偏偏这百年间竟让他们逃脱至今。

听他这么一说,确实是个典型的变态杀手,又问:“礼金此时在哪?可有人破坏过?”

“礼金是藏在襁褓里的,如今在证物室妥善保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