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美食盛宴

“据说,他是打着来给…给王妃送礼来的。”影卫小心翼翼的说。

“什么?他还真有脸敢说”赵谨言一掌打在栏杆上,无辜的梨花木被打出一个掌印。

这几年拓跋珏迅速的掌控了古羌国的局势,到关键一步却迟迟没有登上唾手可得的帝位,着实有些看不明白他的意图,不过只要他不来妨碍他,就是翻天了,他也没心思去理会。

“走吧,去会会他。”心中的傲气不允许他退缩,他也无惧对方摆明的挑衅。

王府的正厅里,拓跋珏依然坐在轮椅上,身后仅带着一个随从,他悠哉的扇着折扇,一脸从容,挺拔的身姿,谦谦公子的模样带着深沉的魅力,作为一个瘸子来说,他的外貌实在夺目,身子将他的缺陷都遮去。

幸好夏如画不好男色。

“拓跋太子前来,本王怀有感激,礼放下,人可以走了。”赵谨言冷下逐客令。

“好歹长途跋涉走一遭,瑞王殿下就这般待客?”拓跋珏游刃有余的说。

赵谨言扯了扯嘴角,他大手一扬,讽刺的意味说:“看见了吗?这里全是我朝官员送的贺礼,你可见到大厅中可有一人懒死不走的?”

“殿下舌灿烂花,本太子实在佩服,只是本太子倔得很,见不到如画,怕是就在京都常住了,我古羌国和你南充朝已是建立友邦,相信皇上亦会卖古羌国一个面子,不会将本太子驱逐出国境才是。”拓跋珏也不是省油的灯,赤裸裸的威胁。

“你是在威胁本王?”

拓跋珏懂得分寸,缓和气氛的说:“殿下莫要生气,本太子此番是带着真诚而来,如画好歹是尊师的女儿,尊师如父,我和如画也算得上半个兄妹,妹妹成亲如此大事,做兄长的又岂能不来?”

赵谨言目光一怔,似乎发现些不寻常。

夏如画听到风声赶来,正好撞见两人目光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场面,喝止:“作甚?这是要开战的节奏呢?”

“如画,你出来作甚。”赵谨言心急的想要将她藏起来,不让他们有半分接触的机会。

“我能不出来吗?你们再斗鸡眼下去,外头指不定要谣传出我和拓跋珏有一腿,情夫特意来捣乱呢!”

“这谣传不错。”拓跋珏折扇一收,俊眸一眯,笑得十分灿烂。

光是听见这样碍耳的名头,赵谨言心中便来气,咬牙忍耐着:“你有什么遗言,现在就说吧。”

“不急,好歹过门是客,而且我的大礼不止这些金银珠宝,还有些重要的信息相告。”拓跋珏说。

瞟了一眼宝箱,一箱金银珠宝换一顿饭,咱也不亏,夏如画同意的挥手,“罢了罢了,马上就要晚膳了,你就留下来一起吃吧,有银,你来招待客人。”

夏如画牵着仍想要抗议的赵谨言快步离开,不让他们有机会再对战。

“你为何要留下他?”到外面随便找间酒楼打发便得了!

“谨言,我发现你变笨了,一来在王府宴客,外头少了谈资,二来他说有信息相告,在外面多有不便,更何况,我有‘拿手菜’招待他。”夏如画调皮掩嘴的说着。

她古灵精怪的模样让赵谨言无奈失笑,也罢,只要她对拓跋珏没兴趣,他也不怕对方暗地里的小动作。

简单的设宴准备好,梨花大圆桌上陆续端上菜品。

“来来来,今天是我特意为你办的养生宴,你身体不好,该补补了。”夏如画笑颜如花,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拓跋珏瞪了她一眼,在她面前,自己的缺陷总能被轻易的刺激到他,也不是没有人以此讽刺,只是他不在乎,唯独是她,听见她嘴里的嫌弃,心里就像一根刺一般,他这是为何要来找不痛快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