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救人

“或许大家尚有疑问,严大婶只能是一个医者的失误,和京郊废园的十三具白骨有何关联。”

众人听的入神,不自觉的应声点头

“他们的关联就在,死者和严大婶头上的伤口皆出自堂上犯人之手。”夏如画的气势成功震慑住众人的心。

只是郝亚笙仍是缄默,胸前不服气般起伏。

夏如画继续解释:“我们可以看出,从左到右,死者的伤口从碎片破碎直到完整,从最后两具死者的头骨上,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奇怪之处,死者的致命伤的碎片是可以完整的填补伤口,而非前些死者一般皆为钝物打击所致,是因为犯人有了技术和经验,是被犯人熟练的切锯下来的。”

堂上十三具白骨皆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郝亚笙从一个开颅初学者到一个经验十足的医者,当中便是经历了前面无数的失败,只可惜等待他的依旧是无穷的失败,而他失败的原因,便是无法确保死者在术后熬过免疫期,由于死者均为病重之人,本身的抵抗能力差,根本无法承受术后的感染,就是一粒微尘对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

她的合理分析让众人信服,郝亚笙更是目光出神,考量着她的结论是否正确。

“你还要为自己辩解吗?”夏如画问。

“……以上全是大人您的猜测,不也没实证证明是出自我的所为。”郝亚笙找回自己的声音,企图做最后反抗。

“我猜到你会这么说,你以为我为何这般折腾把严大婶也搬来,本官可不像你这般没人性,严大婶可是此案的关键,有银,去把我的工具拿来。”

无须多明示,夏有银默契的清楚她的需求,脚步利索的往返,手上多了个木盒子。

看着夏如画的动作,郝亚笙眼底只剩下惊恐,他忍不住说道:“你这是作甚,你想当众杀人吗?”

“本官岂和你这种门外汉相提并论,你的所作所为是在害她,为我现在是要救她!”她正色,满腔的热血让她忿忿不平。

这样的行动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王捕头和三两手下在公堂之上支起布帐,只有重要的人员进入帐内旁观。

赵谨言也不闲着,亲手替她穿戴好自制的无菌手术服,他眼底满是欣赏的说:“许久没能见识你的医术了。”

“你可别宣扬出去,我可不想转职。”夏如画说。

同样穿好自制手术服的夏有银默契的在一旁协助,郝亚笙一脸好奇的看着她从清水中拿出的刀具,一阵浓郁的酒味散发而来。

待手术刀上的酒精挥发完全,夏如画开始清创手术,她娴熟的手法在严大婶额头的结痂上清刮。

一旁的人员只有赵谨言和王捕头站得住脚,何户更是多次想要逃跑,又怕被冠上失职的名头才让师爷搀扶着坚持。

自己便是第一个清创手术的病患,夏有银熟悉她的手法,两人合作无间,一盏茶时间便把严大婶头上的黑色结痂清理干净。

夏如画手抖了抖,看着上面的缝补,忍不住惊讶,若是在现代,这样的外科缝补算是合格的,只可惜他懂的太片面,人体又岂是他理解这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