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华佗在世

她剪开那缝补得规范的棉线,小心翼翼撕开头皮的那段让人晕厥的时间,严大婶痛苦的发出呓语,夏如画听着揪心,无奈她病入膏肓,若是用药怕是醒不来了,眼下也是兵行险着,只希望她能挺到最后。

头皮一撕开,一阵腐臭扑鼻而来,这下何户和师爷都没忍住,一声哀呼便晕过去了。

看着头骨上触目惊心的蛆虫,就连夏有银都险些支持不住,他艰难的咽了咽,问:“主子,情况这么遭,您要如何救?”

在这里无法获得生理盐水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连这小小的生理盐水都没有,就更别指望抗生素了。

“把我那神奇的草药汁拿来。”夏如画决定赌一把。

夏有银着急,“主子,您还未试验过。”

“不是在你们身上试过了?”夏如画目光坚定。

“那是小小刀伤,而且咱是活人,大娘这身子能受得住吗?”

“没听过一句死马当活马医吗?娟儿不会怪我的。”她未料到情况恶化至此,原以为只是稍微清创缝合即可,哪会想到里头竟然长蛆了。

一块一块的棉布吸满了药草汁,公堂之上恶臭难忍,夏如画用镊子谨慎的微微掀开头骨,凑近闻了闻,确认没有腐臭味后,不打算再检查脑髓的情况,毕竟里面就算出了问题,她也无能为力了。

前面的惊悚王捕头尚且可以接受,这最后一下闻脑髓的动作,他本是黝黑的皮肤愣是一阵青白,咽了咽,目光不自觉的往向一旁从容的赵谨言,心道,也不知殿下是此刻作何感想。

终于夏如画松了口气,她冷眼睨着只剩下惊讶的郝亚笙,说:“严大婶头骨上的伤口,和那十三具死者的伤口一致,如今你该认罪了吧?如若你仍想狡辩,我可以把严家村的村民叫出来和你一一指征。”

郝亚笙跌坐在地上,对夏如画了不起的技术心服口服,“草民……认罪。”

夏如画示意,一旁的王捕头立即将地上晕厥过去的师爷和主事唤醒,“大人,该结案了。”

众人帮着收拾的间隙,夏如画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头睨了被拷上手铐的郝亚笙,他的脸色没有悔意,只有技不如人的挫败。

她好奇的问:“你究竟为何要做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你并非嗜血之人,有了前面的失败,为何还要继续?那些受害者根本无法承受这个时代所引起的炎症,各种细菌都是致命的。”

不愿接受自己的失败,郝亚笙激动的有些疯狂,“我已经接近成功了,这将会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我便是第二个华佗在世。”

华佗?好熟悉的名字,这里不是平行世界的古代么?她可不记得中国上下五千年有一个南充朝,又怎会出现一个她的世界里的历史人物?

夏如画蹙了蹙眉,随之疑惑便得到解答,根据爱因斯坦相对论,若自己身处是平行世界的古代,意味着将来这个世界也会出现一个自己,抑或者属于她的平行世界的自己也许已经出世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她的目光变得明亮,若真是如此,那就有趣多了。

郝亚笙以为她认同自己的想法,身为医者又怎会对人体的谜团没有一丝好奇呢!“大人不也有所感悟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