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捉小偷

“什么?”赵谨言勃然大怒,他养的可是武功高强的影卫,竟然能跟丢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他的目光让影卫吓得立即跪在地上。

理智让自己冷静下来,赵谨言清楚此时并非责罚之时,大手握拳紧了紧,不作多想,按照自己的本能而做,为今之计只能碰运气了。

到了外郊案发现场,夏如画环顾四周,路边三两难民模样的百姓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上前头问:“请问下你们生病了该找谁医治?”

难民警惕的盯着她,未作回答。

见对方不回应,夏如画习惯性的拿出钱袋,从沉甸甸的钱袋里拿出一文钱,不过是问个事,一文钱足够了。

她将铜钱递给他们,又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得病了该找谁医治了?”

难民交换了个眼神,伸手接过铜钱的间隙,另一个同伙迅速的将她手中的钱袋抢过来,拔腿就跑。

夏如画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被抢,立即追上前头,边追边喊:“捉小偷,快捉小偷。”

路上的难民认得相熟的同伴,非但没有帮忙捉小偷,反而上前阻拦。

面对群情汹涌,夏如画没了力气反抗,只得喊叫着:“你们这群土匪,快把我的钱袋还我。”

凭着运气,赵谨言骑着身下宝驱及时赶到,看见三两难民正在对夏如画虎视眈眈,手上利刃毫不犹豫的射出。

闻到一阵血腥的夏如画惊恐的瞪眸,见到迎面而来的赵谨言先是松了口气,跟着便要斥责:“你为何伤人,是杀人杀上瘾了吧!”

“他们是土匪,正要对你意图不轨,难道我不能杀他们?”

“这不……还未不轨成功嘛,罪不至死。”

赵谨言阴鸷的瞪了在地上求饶的难民们,心里仍是忿忿不平,光是碰到她就罪无可赦了,还待不轨成功了,这女子就是宠不得。

“对了,我的钱袋,快帮我追回来。”夏如画急得跺脚。

见他无动于衷,以为他仍在和她怄气,夏如画自觉要靠自己了,笨拙的爬上宝驱的马鞍,奈何多次尝试未能成功。

连番的失败让夏如画很是生气,她怒目瞪了瞪一旁面无表情的赵谨言,马背够不着,人背总骑得上,让你袖手旁观!

她转移目标,垫脚扣住赵谨言的肩头,奋力一跃。

赵谨言始料未及,下意识的紧了紧她箍在他腰间的细腿,对于她的亲密而脸红,微斥:“你作甚。”

“别啰嗦,快追啊!”

赵谨言拧眉不悦,追什么追,当他养的影卫是废物吗?尽管他们最近表现欠缺,可是捉拿区区小偷还是不在话下的,否则他们真该无颜再当这影卫了。

不过他不打算再拒绝她的要求,背着她快步向前跑去,被抛在身后的宝驱英雄似有灵性的朝主人嘶叫几声。

看见影卫提着小偷的衣领回来,夏如画仍舍不得离开赵谨言的背,抬起小手呵斥:“你,你再跑,再跑打断你的腿。”

对面的影卫见到主子背着王妃,虽说对方是准王妃,这样的不合宜,自然让一众影卫移开了目光,不敢冒犯。

赵谨言享受两人的亲密,可是自小修养不允许他继续放纵,目光睨向身后,说:“怎么?还舍不得下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