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告白后遗症

“哦,也……”夏如画蓦然惊恐的抬头,近在咫尺的俊庞让她吓得险些摔倒。

大手一揽,赵谨言反应神速的一把将她抱住,目光自始深情的望进她的眼里,似在倾诉自己的情意,空气沉浸在暧昧的气氛当中。

夏如画咽了咽口水,四目紧紧绞着,只听得耳旁狂奔的心跳声,就在彼此双唇亲密接触之前,她忽而下意识的伸手挡住,另一只手立即掰开赵谨言揽住自己腰身的大手,几乎是落荒而逃般,“我有事,再约!”

她冲回房间,脑海一片空白,见到迎面而来的竹叶,激动得发疯一般捉住她的肩头大喊:“竹叶,我想谨言他喜欢我。”

声音之大就连隔壁屋里的赵谨言都听的一听二楚,他心头仍沉浸在方才的激动中,若刚刚自己强硬一些,搞不好就把事情给办了,心中的矛盾强烈,真不知他是真君子还是假小人。

竹叶翻了翻白眼,整个天底下谁不知道,不待她被她晃悠的激荡中回神,夏如画顺手将她推开,脚步生风的跑回床榻,扯上被子盖过头,仍听见她在里头的呢喃。

看见这样反常的夏如画,竹叶拧眉,她这到底是高兴还是恐惧?

一夜无眠,夏如画筋疲力尽的推门而出,映入眼帘的是那人让她失眠整夜的赵谨言,她二胡不说立即将门关上。

被她的举动狠狠的刺痛,赵谨言无奈叹气,结果还是太冲动了,他平日小心谨慎,每走一步都要花上心思计算,为的就是怕得到这样的结果,心头的酸楚让他很不是滋味,神情失落的正要离开之际,门又打开了。

“你为何不质问我何故要关门?”夏如画问。

他一怔,木然的重复着:“你何故要关门?”

发问的夏如画跟着一怔,随即拧眉,这一时太紧张了,也不知方才是作何想法,“我……东西忘拿了。”

“哦。”赵谨言心头忐忑,平日自认天下无双的他一时没了主意,笨拙的任由气氛继续保持尴尬。

“我,我也该回衙门了,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夏如画先打破沉默。

若换作平日,他绝对是要陪同一起,又或者仍是冷战到底,只是今日不同,不同在于昨晚发生的事故,赵谨言淡淡的叮嘱:“哦,好,路上小心。”

夏如画挑眉看他,疑问:“就这样?”他就不为他昨夜的行为解释?

闻言,脑海里一片空白的赵谨言神情恍惚的抬眸看她,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大约是我误会了,也罢,该工作了。”夏如画小声的嘀咕,他们之间太熟悉,像这样的玩笑以前艾伦也不是没说过,他又怎会喜欢自己呢!

一回到府衙,以杜明耀为首的三名年轻仵作仍精神抖擞,他们把得到的线索如实报告:“据我等排查,有九名死者是属于自然死亡,从人证物证上都得到证实,其余四名虽是无名死者,鉴于尸骨上的痕迹可以发现,四名死者皆为贫苦百姓,根据王捕头的明察暗访,事发之地为贫民山区,也是符合死者的种种迹象,属下判断是一些饿死的难民,被该名凶徒收尸,继而对尸骨做出有损道德之事。”

------题外话------

感觉被抛弃了,唉!也是身不由己啊,算了,不过从头再来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