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老死不相往来

“什么?哎哟!”只听见脖子咯的一声,夏如画浑身一阵激灵,这些年头她连手指头都没伤分毫,一定是被圈养久了,否则她以前哪是这副娇养的身子。

“主子,您不感兴趣也是这副模样,感兴趣也是这个模样,您是在坳造型吗?”夏有银憨憨的学着她的姿势。

“你在搞笑呢?我手麻了,全身都麻!还不快来扶我。”夏如画斥道。

竹叶掩嘴一笑,随即上前搀扶。

“案发现场……可有人保护了?”夏如画目光闪烁一丝。

夏有银不懂看眼色,抑或者他早就置身事外,淡淡的回道:“哦,府衙的王捕头销假回京,已经先过去了。”

夏如画失落的神色一闪而过,淡淡的应道:“哦,王捕头回京了也好,他……我亦放心。”

她走到门口又折返,说:“替我换上男装。”

竹叶两人面面相觑,等不到回答的夏如画催促:“快些,愣着作甚!”

一番打扮后,夏如画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出神,已不知多少年没有恢复男装打扮了,和赵谨言一起办案,总是女装打扮,有他在,也不怕任何人对她的外表指指点点,虽然她得到一道圣旨,满朝百官都知道她的身份,可若少了赵谨言的陪同,恐怕她就是手执圣旨也得不到这般优待。

“小姐,你何必和公子闹得这么僵,这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节凑呢?”竹叶劝道。

“他已经有了离开的意思了,我若再不学着自立,还真的无法想象之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这些天一直困扰着她的难题渐渐清晰。

竹叶自觉头疼,既然彼此都离不开,不就可以顺理成章在一起么,虽说她不愿意女子卑微主动,可是眼下也没有别的法子,她都不禁开始自责,若那天没有阻止,是否就不会造成今日的结果。

“你别担心,就算他将来娶媳妇——”夏如画咽了咽,喉咙一阵酸涩难受,又继续说:“这些年我略有存余,要照顾你一辈子不成问题。”

我是担心这个吗!竹叶心头一阵捶胸顿足。

夏如画起身开门而出,抬头望了望放晴的天空,深呼吸一口气整理好思绪,心中好似有了决定,果然女子不应该靠男人!

这些年的办案习惯,王捕头深知夏如画要亲自到案发现场查看后再作下一步指示,废宅的废墟前后都有官兵在把守,井井有条的。

王捕头看见熟悉的马车驶来,立即上前作揖道:“大人,请随属下来。”

他的干脆利落让夏如画心情转好,其实少了赵谨言,她手上的能人还是不少的,没必要慌张。

来到白骨所在地,满眼的凌乱让夏如画疲惫的叹了口气,看来要整理出来怕是要一头半个月了。

她走到白骨前蹲下,拿起一个头骨观察,须臾便有了答案:“根据死者下颌骨的形状和牙齿的生长情况,初步断定死者为约30岁左右的女性,鉴于死者只剩下白骨,我推断死者死亡时间至少有一年以上,死者额骨破损,死因初步判断为额骨遭到打击而死,简单的说就是被凶手一记爆头而死,谨言,你都记住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