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大事不好了

越想越气,她一个妙龄少女都没顾得上谈婚论嫁,他倒是积极了!夏如画没了食欲,怒气冲冲的起身离开。

许凌罕见的焦头烂额,本想让丈夫去劝说,谁知道竟被拒绝,说什么答应过赵谨言不干涉他们的事情,这没眼力见的老头,这是要她一个半老徐娘去劝说呢?也不怕传出去留有话垢,就算谨言口口声声喊她干娘,可他们彼此都知道根本没有干娘之说,最多是堂婶婶。

当初改称呼,也就是谨言自己在暗喜,殊不知,不止夫妻可以喊干娘,兄妹也能喊干娘,这画儿的思想和谨言的果真是一个屋里的,他们之间的火花只有自己心知肚明,旁人只有干瞪眼的份。

身不由己的许凌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见赵谨言外出回来,立即让莲荷一同前来。

刚坐下,赵谨言便抢先问道:“干娘您可替我选好了?”

许凌一怔,柔声劝道:“孩子,别怄气了。”

若是寻常,根本无须旁人来劝解,他愿意包容夏如画的一切,只是唯一无法左右她的思想,若是她不愿意,他不会勉强她的,好似下定决心一般,赵谨言淡淡的说:“我想试试。”

“试什么?”

“试着去爱别人。”

许凌心头大喊不妙,他这是破罐子破摔了,耐心劝道:“谨言,你如今只是在气头之上,你是个谨慎洁身自好的人,这么多年你为如画守身如玉,若是现在放弃,不就前功尽弃了?多可惜。”

这旁人都知道他的付出,就是夏如画一人不知,有时候他都要怀疑她是否装疯卖傻,可是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折磨他吗?他叹道:“若将来……这世间只剩下我一人,我又该如何面对?还是趁早学会放弃为好。”

关于赵谨言的怒火她听竹叶说起,只是她一个局外人觉得也没多大点事,怎么就让默默付出的他这般生气,“画儿就是顺口一说——”

“那是下意识的行为,她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现代,无论我做再多也是徒劳。”赵谨言悸动的心彻底冷却,他的决定是对的。

“可是——”

赵谨言打断她的劝言,说:“您是见过这些人家的姑娘,你看着哪个合适的,我……便去试试见一见。”

“当真下定决心了?”许凌仍作最后挽救。

他隐隐的叹息,暗了下目光,算是默许了。

一连几日,阴雨绵绵不断,就像两人的心情。

白日午后转晴,窗外的荷花池中,朵朵荷花尽情绽放,细雨纷纷颇有几分诗情画意,可惜夏如画没有心思去欣赏,托着腮发呆。

身后的竹叶看着她这副模样,好几次想要上前坦白,又僵住了脚步,她一个局外人,劝和了,那是万事大吉,要是劝离了,那她下半辈子算是到头了。

走廊外传来焦急的脚步声,没一会夏有银便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主子,大事不好了。”

“你这台词是否该换一换了?每次都这句,你不觉得枯燥吗?”夏如画头也不回的继续保持着姿势。

“我是说真的,京都又出大事了!”

“说来听听吧。”夏如画没提起兴趣,依然保持着托腮的姿势。

“京郊水坝因为连日雨水被冲垮,京郊的一废宅被摧毁,水泄完后,一路的白骨遍地,可把路人吓坏了。”

------题外话------

回到现在继续办案,日常求收藏,求书评,求推荐,各种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