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认罪?

天色已然渐暗,赵谨言的气势不同以往的和平,就差没有拿出真实身份来打压。

一旁的夏佟旭眉头没有舒展过,甚至开始怀疑张小哥的身份,记得左京堂从前是有过小厮,可不是现在的张小哥,现在的张小哥是在如花回来后不久,才来上任的,那时他也曾经疑问过,只是那时左京堂敷衍了事,他也没资格深究,若真如赵谨言所怀疑,那很可能,左京堂也是涉案当中!

这一觉悟让夏佟旭不自觉的望向左京堂,他目光中的诧异好像被对方发觉,只是左京堂回以浅笑,这样神秘的笑意更是让他看不懂,心底更是慌乱。

赵谨言坐在高位,目光放空,面若寒霜的让整个空间都跌了温度,一时间所有人都不再言语,沉默在彼此间传染。

竹青匆忙而来,身手矫健的他都险些因为慌张而栽了跟斗,自小跟在赵谨言身边,他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可却从未像现在这般带有杀气,不敢稍有差池的连忙奉上案录:“公子,你要的案录。”

赵谨言不动如山,只是冷冷的说道:“把这些给他们看看,这就是证据。”

他的冷言冷语让夏如花心里不舒服,率先接过案录翻看。

“一份是军营中案录人员的记录的,一份是先前你让人代为记录的,可发现其中相似?”他盯着她微怒的小脸说,为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小角色,竟然给他脸色看呢!这女人就是宠不得!

他话语中的重点听在夏如花耳朵里刺耳得很,若当初自己没有假手他人,也就没有这么多后续之事发生。

尽管里头很多繁体字是她看不明白的,但是字迹的对照,却是十分清晰,身为一个现代人,更是熟悉罪案的所有特征,字迹鉴定这样的常用的手段她自然是早有涉猎,两份案录尽管上面的文字不同,偶尔相同的文字,无论大小,笔锋的转折和停顿,甚至连布局都一模一样,无须用精密的仪器,她敢肯定撰写这两份案录的,绝对是同一个人。

夏如花看向张小哥的目光好似他是魔鬼一般,这让张小哥心头一紧,倒不如一开始就远离,也不至于成现在这样尴尬的位置。

不敢相信自己身边就有这样一个凶手,险些忘记呢!这样的情景还真不是第一次,那个利用她职位之便的助教不就是个好例子?她,她竟然折在同一个位置两次!

“只是字迹相似罢了,不足以成为证据,更定不了我的杀人之罪。”张小哥脸上毫无惧意,甚至被定罪也无所谓,却又一而再的辩解,说自信过头了,可隐隐约约中好像在寻找一个不被贴上杀人魔头的位置。

“不,笔迹就和人的指纹一样,哪怕是刻意改变,仍是可以区分,更何况你丝毫都没有想要隐藏,两份案录各个方面都证明这是同一人所写。”夏如花反驳。

不忍心见她脸上的失望,张小哥带着愠怒的望向赵谨言,承认:“没错,军营里的案录是我写的,可人不是我杀的。”

“如今你倒是肯认了?你觉得还有人相信你吗?”赵谨言不屑。

------题外话------

日常求收藏,求书评,各种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