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要多少钱?

若真是这样,事情就棘手多了,而其中的危险……他突然好后悔夏如花参与进来,说不定幕后之人早就注意到夏如花的存在。

夏如花尤不知他的忧心,信心十足的昂首,脸上的骄傲的说:“噢,抱歉,我从不猜测,这种种迹象表明,这是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见她脸上的光彩,赵谨言忍不住逗她,“猜测,假设,推论,意思都是相近的。”

夏如花一窒,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这里没有精密的仪器,她根本无须说出这样凭空想象的话语,早就把证据甩他脸上了,哪能容他这样放肆,仿佛和他置气一般,高傲的别开脸,“推测是根据事实为依据展开的逻辑思考,假设是根据事实开展的凭空构想,至于猜测……我从不猜测!你可以把以上三个名词称之为为达到目的的借口,这样我可以接受。”

赵谨言忽而一笑,“那你可以多运用这个技巧。”真是可爱极了!

夏如花深怕他小看她,正色的拧眉宣示:“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你是要教我如何断案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的破案率在现代可是享负盛名,我在这行业里是最优秀的。”

“我没有质疑你的能力,也无需困扰,日后你就把这叫做随机应变,灵活变通的表现。”赵瑾言安抚道。

“噢,没错,随机应变,我怎么会想不起这个词呢。”夏如花自责的皱眉,不悦自己的词汇量欠缺。

“现代是哪里?”竹叶不明的问。

“只是如花的乡下村名而已。”赵瑾言抢先一步说,他自然不是要刻意隐瞒竹叶,只是现场可还有别人呢!

夏佟旭瞪了他们一眼,心中更是笃定夏如花把一切都告诉赵瑾言,不过这案子的真相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无论是赵瑾言也好,这个案子也罢,都是他们父女应该远离的,于是说:“如花,案件破了,我们也该回临安城了。”

回临安城?夏如花拧眉看向赵瑾言,目光带着期许,好似希望他出声挽留。

赵瑾言这才想起刚刚的担忧,“夏先生说得对,如花,你便先回临安城吧。”

“这怎么可以?这幕后之人我还没找出来呢!”夏如花哀怨的望向他,心头骂他这回竟然不做她肚子里的蛔虫了。

夏佟旭本想说服她,不料赵瑾言抢先一步反驳。

“这些工作就留给府衙的人去办吧。”见她依然愁眉苦脸,赵瑾言灵机一动,说:“你这次办案完成得十分出色,回头我让竹青给你付一百两黄金,你看如何。”

一百两黄金?尽管知道夏如花身份特殊,芜疆城的官员仍是震惊,他们就是办一辈子的案都没有这么多的俸禄,不过也就当羡慕听了,那可是未来瑞王妃,别说是一百两黄金,看他把她捧在手心的模样,怕是瑞王府整个库房的黄金都舍得给吧!

“你,你把我当什么了?”说来奇怪,从前在临安城,莫说是一百两黄金,就是一两银子都能让她高兴了,可是如今她却清楚收下这一百两黄金的后果.

莫非是钱不够?赵瑾言柔声哄着:“那,你想要多少?”

------题外话------

可能就一更,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