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坦白

赵谨言脸色顿时一阵青白,他如今在她爹面前已经污了形象,这回是彻底无法挽回了。

果不其然,夏佟旭恶狠狠的瞪向赵谨言,立即拉着女儿远离他,“你和我回房间,我有事要与你谈。”

夏如花不明就里,边走边说:“哦,是谈名字的事情吗?改名字的事情我还是想交给谨言,他比较有品位。”

待夏氏父女走远,赵励这才从座位上起身,意犹未尽的看着他慌张的神色,“你方才说你愿意负起什么?”

赵谨言看向他打趣的表情,心头顿时没了意趣,“堂叔,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不过我那位夏兄可不是一般人,你可做好准备。”赵励拍了拍他的肩头。

一听,赵瑾言欲言又止,内心很是纠结,最终还是说不出口,默然的走开,只留下一脸扫兴的赵励。

来到夏氏父女的房前,赵谨言几经挪开又折返的脚步最终站稳,胸前如擂鼓作响,他不断的咽着口水试图压下内心的惊慌,没问题的!他堂堂当朝三皇子,光是这个身份就能呼风唤雨,他应该是女婿的最佳人选。

门被打开,信心十足的脸上忽而紧张,他谦谦有礼的拱手说道:“夏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

夏佟旭目光戒备的盯着他,“抱歉,天色已晚,我要睡了。”

“先生,请您一定要听我一言。”他顾不上其他的伸手将他拦住,若是错过了今晚,日后怕是更加不知如何提起。

他的态度坚决让夏佟旭不悦,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太过真诚,若他执意拒绝倒好像他太刻薄了。

月下凉亭,竹青机灵的奉上茶水,夏佟旭睨了他们主仆二人一眼,心中更是笃定他的身份不简单,对他的戒备更深了。

“谨言便开门见山了,不知恭王爷可有向您说起我的身份?”

夏佟旭睁眸,看不明他的意图,说:“事不关己,我也不想过问,他自然也不会先提起。”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对您我没必要隐瞒,其实我是当朝三皇子瑞王。”赵谨言快刀斩乱麻。

一听,夏佟旭双眸睁得更大,甚至有些傻眼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赵谨言亦耐心的等待他消化这样的信息。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先前以为他不过是身份显赫,当朝三皇子瑞王!那不就是……不就是那个险些坐上龙椅的幼帝?这样的人物,他之前还少有好脸色,若是怪罪下来,他是有九条命都不够用呐!

“夏先生如此睿智,不会不懂我的心思吧。”赵谨言意有所指。

夏佟旭仍未从冲击中回神,只是赵谨言的目光期待,让他无法忽视,脑海里快速运转,惊的起身大叫:“莫非你真的看上如花了?”

可千万别呐!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从未给过她一天好日子过,怎能……怎能将她送入虎口?!就是拼了这条老命都要护住女儿才是,夏佟旭退后几步,谨慎的作揖道:“瑞王殿下错爱,我女儿不值得您的厚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