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患得患失

赵瑾言有口难言,又觉委屈,看来他的心思不止白花,而且还走错路子了!

“莫非死者是个花娘?”竹青突然抢先说道。

“为何这么说?”

“这个……不好解释给你听,反正若按照你说的工作内容,死者很有可能是花娘,不信你问问我主子。”

两双雀跃的目光望向赵谨言,后者狠狠的瞪着竹青,满腔的怒火正无处发泄。

“谨言,你这又是怎么了,你这是嫉妒竹青比你聪明吗?”

话音一落,惊得竹青脸色发青,他连忙打着眼色暗示夏如花,无奈她一脸正色的好似要给他伸张正义,这让竹青更加不知所措,他仔细的观察着赵谨言的面色,只见他不同先前的精神,恢复了以往的冷清,两人互不相让的对峙,这样的气势把竹青看得冷汗直冒。

末了,终于赵谨言率先移开目光,不发一言的起身离开。

“竹青你别怕,就是要勇于面对恶势力。”夏如花仗义的安抚。

“唉!姑娘,你莫不是眼神不好?”竹青无奈说道。

“怎么?难道我看错了?他眼里可是满满的恶意!”

她的话又把竹青堵得哑口无言,自然是满满的恶意,自己不懂眼色抢了自家主子的风头,如今脑袋还在脖子之上已是仁慈了,只是有了前几次的反应,主子该知道一味的奉承讨好,明显不对她的心意,怎么平日如此精明的他会看不出来?莫非真是爱情让人盲目的?

翌日,赵谨言换下一身的华服,恢复往常素衣打扮,只是脸上不再带着柔情,总是冷冷的,不苟言笑,脸上更是隐隐透着愁绪。

日上三竿,正好巳时,夏如花如常的醒来,刚打开门,门前石桌上,赵谨言呆呆的坐着想得出神,夏如花上前一拍,说:“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见她又恢复往日的友好态度,赵谨言眉心轻蹙,更是看不明白她的心思,莫非她真的不喜欢他为她精心打扮?可女子不都喜欢英俊的男子?思及此他又想起当初她的回答,明显帅于她而言,不能当饭吃,换言之她偏向美食,如此……

“谨言,你莫非是傻了吧?”夏如花担忧的在他出神的面前挥了挥手。

“你饿了吗?我带你去吃早膳吧?”赵谨言心酸的说道,她……能注意到他的优秀吗?

夏如花拧眉的左右观察着他,“谨言,你不开心啊?为何?”

她的关怀让赵谨言眼眶微热,这样患得患失的感觉都快将他逼疯了,他欲言又止的开口:“其实我……”

“莫非是那个小美人介意我这新人,怕是吃醋了?”夏如花似乎恍然大悟,她敲了敲掌心,说:“难怪你这两天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儿女私情。”

闻言,赵谨言原本的酸楚骤然消失,他怒极的拍案而起,一双鹰眸狠狠的瞪着她,咬着牙,好似想要将她生吞。

“你别瞪我啊,我可以向她解释的,这样的误会我处理起来最是拿手,你放心,我保证她马上就原谅你。”

赵谨言气急败坏,他掐住那张让他生恨的小脸,心中百感交集,仿佛天人挣扎结束一般,他推开她的小脸,兴冲冲的转身离开。

由始至终都无法将自己的心意说出,他……怕只是单恋罢!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三皇子,人中龙凤的他又怎承受得了这样拒绝的屈辱。

暗处观望的竹青心中直呼不妙,看来他需要找高手相助,否则这该要憋死两位傻目的有情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