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关键时刻还得靠谨言

“小姐,您话别说得那么粗俗行吗?有银只是想帮忙。”竹叶为他申诉。

“我求他别帮倒忙,身为我的仆从,连这点小知识都不知道,有银,你该反省才是!为了你以后不给竹叶丢人,我日后要帮你特训。”夏如画正色道。

“什么特训?”夏有银目光惊恐的问。

“自然是好好和我的小宝贝们相处,学习它们的特性。”

话语一出,一旁小吴险些拍手叫好,心头偷笑着,这样他以后就不用胆战心惊的伺候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祖宗了。

“别!我还是丢人算了。”总比丢命好!

夏如画嫌弃的翻了翻白眼,“拒绝知识的人就是拒绝财富,以后别跟我哭穷!”

“哭了你也没给啊!”夏有银嘀咕。

“说什么?”夏如画张牙舞爪。

许久赵谨言从她的话语中突然想到:“什么化学物品燃烧过后,留下的是水?”

夏如画顿住,须臾惊觉的瞪圆双眸,疑问:“你为何会这么问?”

“当日现场,尸骨是浸在水里。”他目光清明。

“那不是目击证人扑的水吗?”夏如画混乱的心神突然如明镜止水一般。

“若不是呢?”赵谨言反问。

夏如画恍然大悟,小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头,“谨言,你解决了人体自燃的难题,全人类都要感谢你。”

赵瑾言剑眉轻蹙,耸了耸肩,心里暗忖,这丫头何时手劲这么大,骨头都被拍酥麻了。

夏如画回到王府,背起竹叶缝制的小背包,里面收拾好笔墨纸砚,好不繁忙的动作在赵瑾言的拦阻下停止。

“你这是想作甚?”赵瑾言问。

“自然是去案发现场理清案件头绪,还要将审案需要的道具给画出来,这里鸟不生蛋的,连台电脑都没有,想要写报告只能靠画的。”夏如画难掩心中激动,一刻都不愿意浪费。

“你不是已经找到答案了?”直接下令结案就是了。

“可是百姓们还不知道我找到答案啊!我怎能孤芳自赏,这样震撼的事情自然是要公诸于众,否则我这么忙活为了什么?”夏如画理所当然的说。

赵瑾言心头一丝的无奈,也不打算再阻拦,示意夏有银准备马匹。

两人再度来到刘家村后山,还是在那个位置上,不同先前的是,夏如画目的分明奋笔疾书。

赵瑾言看了看地上散落的图画,英俊的脸上险些绷不住,不过确实比她的字好看,这毛笔她能挥洒自如的也只能是画画了,看来他有必要给廖清风加点工钱。

傍晚,廖清风在接到画稿后,满眼的鬼画符让他面色难看,赵瑾言同情的说:“廖师傅辛苦了。”

“殿下言重了,小人定当尽快完成。”

“恩,我已吩咐账房多关照。”

“多谢殿下。”

数日后,一切准备就绪,一行人连同府衙的各位公证大人来到刘家村后山,刘家村白骨之事早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大部分人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见到官家派人前来结案,纷纷闻声赶来。

看着群情汹涌,夏如画心头掩不住激昂,这新闻发布会有点阵势,她摆着造型,酷力十足的说道:“真相只有一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