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谜团仍未解

“难道你没发现?”夏如画反问,按照谨言的聪明,不可能还看不出来的。

赵瑾言微微思考她的疑问,反问:“你是说燃烧过后的剩余物?”

“对啊!如果只是强行把现象套在事件之上,还真就应了江盛和那句指鹿为马了。”夏如画苦了小脸。

赵瑾言一怔,笑道:“这回词语可用对了,十分恰当。”

“我这么聪明的人是容不得一丝瑕疵的,这古言文,无论如何我都要学会的。”她抿着樱唇,目光坚定。

她认真的小脸让赵瑾言不自觉的露出笑意,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自己有多可爱!心中又忍不住庆幸,幸好在现代没有人发现她的美好,否则他都不敢想象自己有多嫉妒。

“别烦恼了,或许转换一下情绪会有不一样的收获。”赵瑾言宠溺的安抚。

无奈夏如画不领情,她美目斜睨了他一眼,从鼻头里哼出声来:“上回就被你耍了,还转换?你的方法不适合我!”

她忍不住烦躁的心情来回踱步,自语道:“虽然时无端的成就亦足够震撼,可这和刘家村死者自燃死因仍是相差许多,世间万物燃烧过后都有剩余物,为何那具骸骨中却十分干净,毫无人为痕迹,这世上莫非真有鬼?”

赵瑾言拧眉,看来她十分赏识时无端,啧!不过是时运罢,若以他的资质专研矿物,说不定他的成就比时无端更甚。

夏如画尤不知赵瑾言的郁闷,算起来刘家村白骨案在她手上已有数月余,案件仍旧是个谜,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她自然也不认为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完全是这里落后的条件,没个精确仪器在手,简直寸步难行,否则只要检查白骨上的细小微粒,解决案件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她叹气连连,就连一旁的众人都担忧起来,时无端原本兴奋的脸上黯淡无光,看来他的能力也没有十分突出。

莲荷看了看他的忧愁,心头一丝的心疼说道:“你没听方才小姐对你的赞赏吗?不过不是刘家村白骨的答案罢了。”

“小姐,究竟您的困惑是什么?您说出来,让大伙都来专研。”竹叶建议。

“你们?”她目光鄙视,就他们的脑容量也敢专研?就不怕烧坏脑子么?不过谨言常劝诫她,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脸上尽是不情愿的说:“我始终想不明白,任何金属化学物品燃烧过后,总会有生成的化学物,虽然目击证人说当时燃烧的火焰呈蓝色,能烧成蓝色的最有可能是磷,可磷燃烧是有生成物的,就算是已经解开的神秘人体自燃,那总得留下点什么,可惜白骨上面却半分痕迹也没有。”

“主人,是不是你那些小宝贝在清理骨头之时把那些灰烬都吃了?”夏有银突然灵光一闪。

长久相处,夏如画自然知道他的意图,无谓就是想要把黑锅推到她的小宝贝们身上,敢污蔑她的小宝贝,这家伙是吃了豹子胆了!她微眯眼眸,冷道:“人吃百样饭,可是给你大便,你倒是吃啊!我的那些小宝贝们亦如此,他们只是帮助清理尸骨上的腐肉,最多了沾在腐肉上的痕迹被吃,哪能连骨头上,甚至骨头之余的部分都吃了!”

------题外话------

某位鸡汤姐和我说,最美好的是从零开始的陪伴,让我一定要满足一下某位卖萌的小可爱,于是加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