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毫无头绪

赵谨言阴暗的拧眉,一阵醋意上喉,大手拍掉他们的亲密触碰,轻板正夏如画的小脸强迫她正视他,咬牙说道:“夏如画,你可知方才多危险?”

时无端儒雅书气的脸皱成一团,他的手这是要废了吗?好似没有知觉了,又不是他主动的,为何只打他的手,时无端一时委屈。

夏如画懒理他的责难,为自己申辩:“哪个伟大的发明不经历一番危险,谨言,我们要有奉献精神。”

“你就是一个小女子,无须当大人物,以后都不许再做这样的实验了。”少了以往的宠溺纵容,赵瑾言霸道宣言。

“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你摆明了在质疑我的能力。”夏如画噘嘴说。

深知她的性子,赵谨言亦不出言羞辱,他转换了思维,巧言道:“如画,通常大人物……死得快。”

闻言,夏如画惊的圆睁杏眸,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对他的言论深信不疑。

贡院仕子案终于尘埃落定,江黎亦得到他应得的惩罚,江盛和的尚书之位虽然得以保住,可在其儿子被判终生流放后,江盛和亦提出告老还乡,怕是在京都再也无立足之地罢。

这些夏如画都不关心,一副心思全在刘家村白骨谜案之上,就连早膳都要拿这卷宗翻来覆去,深怕自己漏掉一星半点蛛丝马迹。

“成功了,成功了。”时无端从外面灰头土脸,满脸胡渣的冲进来,他嘴里喃喃念着那句话,目光正在寻找那抹作为动力存在的身影。

正好莲荷端着早点过来,时无端目光发亮,冲过去就将她拥进怀里,精美的糕点可惜的摔了一地,时无端发红的眼睛激动得身体都在微颤,“我成功了,我终于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

时无端癫疯的行为吓了夏如画一跳,到口的食物直呛得难受。

夏如画接过赵瑾言递来的手帕,缓了缓气,怒道:“莲荷,你还说你们之间没有奸情?”

莲荷端庄的仪态坚持不住,脸色绯红的推开时无端,身为武将的力道之大将时无端直摔墙边,一阵混乱,就连看戏不怕事大的夏如画惊得往赵谨言身边凑,“你与时无端什么仇怨,这般狠辣。”

见到撞晕在地的时无端,莲荷心疼的上前呼唤:“时公子,你可还好?”

“你方才也听见了,时无端已经破解案件关键,你把人打昏的,得负起责任。”

对于夏如画撮合行为,赵瑾言不甚认同,他最清楚这些牵红线的,事情圆满那是运气好,事情办砸了……他可不敢想象后果,不过看她心思单纯,怕是当真紧要案件罢,大约是自己多想了。

莲荷的闺阁外,夏如画和竹叶二人鬼鬼祟祟的偷窥。一旁的赵瑾言无奈,看来他还不是完全了解她,忍不住催促:“如画,你若无心办案,我便出门去了。”

一听,夏如画不满的回头,“你最近为何总是独自出门,你是我的侍卫,怎能玩忽职守?”

赵瑾言叹气,刮了刮她的鼻梁,宠溺的说:“用词不当,看来我有必要对你重新教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