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相见恨晚

时无端睨了一眼他们之间的暧昧气氛,清冷的眼眸垂下,挽起衣袖,高举铁锤的模样像要开始工作。

赵谨言连忙将夏如画护在身后,火光四溅,与他一身的儒气格格不入,见他不再言语,夏如画亦不强人所难,只是心中赞赏时无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她此行的目的亦算解开,原来在古代是有能力提炼出纯净的化学物品,是否刘家温泉白骨的凶手亦是这样的能人。

“你不打算捉拿他?”

“他又不是杀人凶手,捉他作甚?你没听见他说的?他时无端没有犯事。”夏如画锐利的目光总是时而清明。

“那或许让他供出江黎的藏身之地。”

夏如画目光鄙视的盯着他,语气不佳的问:“你到底站哪边的?”

“……自然是站你这边。”赵谨言敌不过她的目光,小心翼翼的回道。

“那江黎强奸了时无端的弟媳,还打死了他弟弟,他捉了他去好生折磨一番,那又怎么了?站在道德人性的制高点,我们是否能有同情心?只要人还活着,让他受受罪也是应该的。”夏如画满腔正义的说。

话虽如此,可对方是尚书之位,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罢了!随她高兴吧。

恭亲王府里,难得恭亲王爷赵励从外郊练兵归来,王妃许凌亲手操办,给赵励接风洗尘,可是……

“夫人,这……全是画儿喜欢吃的。”珍馐阁水晶肉,八宝鸭,荟萃楼的松子鱼,红焖翅……浓油赤酱的,在外郊多是野味肉食,还真叫他生腻。

“怎么?王爷您不喜欢?”出门这么久也不知道回来看望,还指望她做好吃的。

夏如画蠢蠢欲动的筷子顿了顿,目光哀怨的望向赵励。

他移开目光,清了清喉咙:“画儿喜欢的,我也喜欢。”

“呵呵,干爹您真是识货,这些全是我品尝过,京都一绝,您快来吃。”

看着她的笑容,赵励顿觉暖心,便不再纠结的欣然接受。

还没开始大快朵颐,前门仆人来禀:“小姐,府衙来人说是尚书捉拿时无端,逼府衙主事何大人严刑逼供。”

“什么?在我的地头竟敢如此嚣张?还有没有王法了?”

见她气得面红耳赤的,赵谨言柔声劝道:“别急,你且先和他说让何大人先将事情压一压,我们随后就到。”

“怎么回事?”赵励问。

“就是那个江尚书,前一阵还亲自到府上来,指名要见王爷您,怕是要说一说画儿怠慢他儿子一案之事。”许凌亲和的脸上满是不屑。

赵励冷哼一声,说道:“画儿,你莫急,容干爹去会一会这江尚书。”

“如此亦不是办法,他既然知道时无端的所为,自然是因为他府上的管事没掩饰好,怕是从他口中听去一星半点,如今是认定时无端便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否则他又怎会这般大张旗鼓的要严刑逼供。”

“如此就只能让时无端供出江黎藏身,之后再作打算。”赵谨言无关痛痒的建议。

“不行!若是如此,时无端这辈子算完了。”夏如画是个惜才之人,更何况对时无端的优秀简直就有些相见恨晚的无奈,再说她本就不认为时无端罪该致死。

见她激动如斯,赵励掩嘴轻声问一旁的赵谨言:“这时无端是什么人物,叫画儿这般维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