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读心术?

她意有所指的话让赵谨言眉梢一挑,只需须臾间便能猜想出她话中的深意,目光赞赏的说:“你真的……或许,还真让你做对了。”看来他是低估了她的情商,只是……苦肉计,完全可以用假装的,回想起她折磨夏有银时的惨况仍是心有余悸。

“什么叫或许,本来就在我的计算之中。”她高傲的瞥了他一眼。

是啊,顺便发泄你的不满也是在计算之中,赵谨言释怀,俊眉随即又拧紧:“所以府衙里的那具骸骨不是江黎的?”

如今她可以肯定以及确定,那骸骨的主人身份,本来这才是她的办案习惯,一切有证有据的,猜这个词她始终不喜欢,不过毕竟赵谨言为人处世老练,亦没再怨言,回道:“江黎身子强壮,更是有好些通房妾室,若这样的身体还能生龙活虎的,我倒是对他爸感兴趣了。”这样的遗传简直神了。

“嗯?”赵谨言锐目投向她。

夏如画移开目光,回归正题的纠正:“我的意思是,死者身上的严重骨折点几乎全集中在右边,很显然凶手是个左撇子——”

“江黎就是左撇子。”

“是啊,所以生活习惯特殊的人想要杀人,还是得练就另一只手的灵活,方便混淆查案。”夏如画感慨建议。

赵谨言汗颜,同时对她在现代经历的日子觉得心惊,她竟然能在那样的环境下独自一人破案无数,幸好有上天的眷顾,否则他不敢想象她遇到她所谓的变态杀手的报复会是怎样的情形。

“我已想到接下来该盘问谁了,而且……名单的名字也出现了有趣的发现。”

赵谨言抬眸未明,夏如画回视他的目光,眼神中带着无声的话语,赵谨言失笑,心里暗忖,这丫头当真以为他有读心术吗?

夜晚竹叶来到夏有银的房间,傍晚听说夏有银被赵谨言搀扶着回来的,询问之下才知道夏如画的所作所为,她自然明白夏如画的苦心,平日的打骂不过是调节她们生活的趣味,想她堂堂一国公主,尽管在得到救助前,她过得生活还不如现在,可心中仍有傲气,之所以心甘情愿照顾夏如画,那当中全是因为彼此交心,与其说主仆,倒不如说是姐妹,只是夏如画这个姐姐比较难伺候罢。

竹叶无视夏有银热切的目光,屋内不闻只语片言,竹叶倒出药酒为他揉着淤伤。

“都叫你平日少顶撞你家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竹叶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一听,夏有银觉得无辜,目光哀怨的抗议:“可她从未像今日这般打过我。”他目中无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前她都不在意的。

“那也须看清对象,你得罪的可是我,我和她可是过命的交情,搞不好比你还重要。”竹叶语气带着得意。

夏有银不满,“那怎么行?必须主子最要紧我,你顶多排第二位。”

闻言,竹叶杏眸微眯,瞥了他一眼寒光,在此时此刻,他真的有必要和她计算他们在夏如画心中的排位?她究竟是看上了个怎样的傻男子!

夏有银亦觉不妥,讪笑道:“好像跑题,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