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越想越气越悔

白晨和傅玉歌来的很快。

东方晞在正殿里迎了他们,对白晨也就是微微弯了下腰,连正经的君臣礼都没行。

对傅玉歌则是完全忽视,看都没看一眼。

他从前住在宫里时,对这些嫔妃也是如此,大家习惯了,只觉得国师清心寡欲,反而更得皇上的信任。

可现在,他这个表情,给白晨的感觉却是生气了。

白晨也有些生气。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跟国师有婚约又如何?她没有了,他能给他再赐个更好的。

傅清歌有几分聪明,也有胆识,而且还跟他儿子相识。

这些白晨都知道,之前也确实对她有几分好感,尤其是她明知白夜离的身份,还没什么目的的教他,白晨其实有些感动的。

这也是前几次,明明傅清歌在宫里很嚣张,连傅柏游都想罚她时,白晨为何会为她解围。

可这丫头越来越过份,过份到不只欺负他的女儿,还把白筠害死。

最重要的是,国师和傅千歌为了她,竟然要跟自己闹翻。

做为一国之君,这事他就忍不了了。

普天之下,都是他的臣民,都应以他为尊,国师是一国栋梁,德贵妃是后宫之首,都是占着别人高不可攀的位置,却要为一个丫头,来逆他的鳞。

白晨的脸色很难看。

国师行过礼后,他没叫起来,而是看着他。

东方晞从前也不在意这些,多变之君,也不是一两次这么对他,他向来也懒于与其计较。

可今日白晨没说话,他便自己站直了,同时也抬头看着他。

两人之间形成一种极强,不和谐的气场,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变冷了,冻的其他人瑟瑟发抖。

东方晞的眼神没有半点示弱,也没掩饰生气。

他早上从禁宫出去,先去见白晨,已经问过杨涣的事了。

白晨的回答是,他只是叫傅清歌来,问一问白筠在烟州的事而已。是小丫头自己不懂事,顶撞了皇上,所以他才会把她暂时关到禁宫去的。

白晨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他自己根本不知道禁宫是什么地方,把人关到那里又会出什么事。

东方晞没得到他的允许,就去把杨涣带了出来。

这会儿他来,也许是质问,也许是假意卖好,不过东方晞都不在意。

白晨不开口,他也不开口。

旁边的傅玉歌被冷气刮的胆颤心惊,恨不得立刻退出广明殿。

可她既想知道傅清歌现在怎样了,又想在皇上面前装巧卖乖,这会儿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

“国师大人,昨日这事都怪本宫,实在也不知那禁宫的婆子们会下此毒手,把三妹妹打成这样。清歌是本宫的亲妹妹,我现在已经后悔不已,她此时在何处,本宫能去看看吗?”

东方晞没应也没答,把她当空气。

白晨也被架的恼火了:“国师,不过是个小丫头,你这就要跟朕生气了吗?”

东方晞道:“清歌对皇上来说,的确是个小丫头,可对臣来说却是未婚妻,是要共度一生的人。

臣平生没有宏愿,过去一心只想帮皇上分扰,如今便多加一条,护得家人平安。

臣一直相信,皇上胸怀大志,不会为了一个小丫头,不顾江山。

倒是没想到,今日会为难臣的家人。”

话里机锋十足,凌厉又不留情面。

白晨听的脸色白一阵青一阵,明知道他是借着傅清歌的事,骂自己是昏君,分不清轻重,却又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回。

随行而来的人,都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再这么下去,要是皇上连国师也怪罪了,那后果会是什么样呢?

如今圣宣王叛出京城,随时会杀一个回马枪,皇上每日也是忧心忡忡,要真处置了国师,局势不是更为艰险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