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有些吃醋罢了

在他卧床的日子,杨涣没事就会去看看他。

时间久了,就发现了秦隐的不同之处。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叫身边的人去查他的身世,然后发现他幼时便是孤儿,连父母是谁,家住哪里都不知道。

副将劝他不要用这个人。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的话:“这个人我要了,如果将来他有什么问题,一切责任我自己担着。”

杨大将军是如此霸气,说把人留在身边,次日便把秦隐挪到了她的帐内。

也是从那儿开始,秦隐便成了她的护卫。

后来成了副将,再后来成了军士。

秦隐的兵法,用人之道,包括武学上,很多都是跟杨涣学的。

但很明显,他青出于蓝又胜于蓝,大量的博览群书,跟不同人切磋,反而比每日忙于军务的杨涣,进步更快。

这样一个人,突然有一天,别人说他是某国遗落多年的王子。

杨涣觉得比天玄子的幻阵,还让人有梦幻的感觉。

“你没弄错吧,他真是华月的王子?”杨涣再问,“这么说他跟沈霖萧是兄弟了?可两人怎么一点也不像?”

东方晞道:“他从小走失,这么多年都在外漂泊,跟生长在宫里的皇子,自然无法相比。”

杨涣摆手:“国师……,好好好,晞哥哥,这样行了吧?”

搞不懂这家伙跟一个名字纠结什么,以前叫他的时候,他不是也答应的高高兴兴吗?

现在只要一出口,立马翻脸,还动手。

刚才就直接在杨涣的脸上捏了一下,太可恶了。

瞪他一眼后,才又道:“这么叫也太恶心了点,总让我想到沈霖萧……”

“就这么叫吧,他以后不会叫了。”东方晞说。

杨涣:“……”

这是什么恶趣味,当人哥哥很过瘾?

不过此时懒得跟他纠结这些,生绕回来问秦隐的事:“皇家是重视子嗣的地方,秦隐既是大皇子,想必也更得众人保护,怎么单单会把他弄丢了?”

东方晞:“此事说来话长,那时候的华月皇帝也还是皇子,内宫争斗,导致许多想像不到的事情发生,大皇子不过是其中一件事而已。”

莫名就觉得秦隐很可怜。

杨涣默了一会儿才问:“那现在华月皇帝是什么意思?”

东方晞淡然回道:“沈霖萧不愿承袭帝位,他应该是想把大皇子找回去,继任大统吧?”

杨涣“哼”了一声:“他如果不想回去呢?”

东方晞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深重。

半晌才道:“他在这里,连面都不能露,被大宛的兵将追杀,也并不好过,倒不如去华月,还太平一些。”

杨涣直接就摇头了:“他从来不是怕事的性子,就算这里厮杀严重,也是他熟悉的地方,他不会去贪图那点富贵。”

说完才抬头看东方晞:“听你的意思,似乎很想他去。”

东方晞:“……我只是觉得这样会更好一些。”

“好在哪里?秦隐从小不在华月长大,现在被找回去,就算受到皇上的重视。

可他在那里即没有根基,也没有一个可信赖的人。

他幼年时就因宫斗丢失,想来华月的皇宫朝堂,也不是什么平静详和的地方。

那他此时回去,不是一样要被人算计?

如此,又与在大宛有什么区别?”

东方晞:“……”

她又说:“大皇子,丢失了那么多年,没人去找。

如今因为小皇子不想继位,就把他找回来顶这个缸。

他本来是亲生的,受了苦,没得到应有的补偿,反而要回来捡别人不要的,这又是什么道理?”

站在朋友兄弟的立场上,杨涣是真为秦隐打抱不平。

她从小有家,是被爹娘哥哥护着长大的,所以对于一个孤儿,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几乎难以想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