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春雨如潮

感觉到背后有轻微的动静,随后是床铺往下压的倾斜。

最后,归于平静。

杨涣屏着呼吸等了一阵子,直到听见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好似人已经睡着了,她才慢慢喘了一口大气,也把身子放松下来。

明明也没什么的,她以前也不是没跟男人睡在一处过。

军营中的将士,有时候一场仗打下来,累到气都不想喘,不分谁是谁,歪到一起先睡一觉再说。

除开这些,光是秦隐他们两个,都不知多少次歪在一张榻上。

但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紧张,羞怯,心里“呯呯”乱跳的感觉。

好像她跟那些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跟他们一样,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将领,根本无关男女私情。

而跟东方晞在一起的,她就就成了一个姑娘。

杨涣怀疑,这跟她重生有关,大概是傅清歌的这个身子,太具有女子该有的一切。

眉眼娇俏,肤色凝白,原先的身形如弱柳迎风,符毒解过之后,又显出几分玲珑有致来。

怒的时候娇嗔,笑的时候似桃花迎面。

带着这样一副身子,搞的她连男人样都装出不出来了。

那身为女子,跟一个男人同榻而眠,似乎真的应该害羞,这才附合常理。

花了好一段时间,给自己摆了无数理由,终于把自己说服的杨大将军,放心闭上眼睛,很快也睡着了。

旁边的东方晞到了此时,才悄悄呼了一口气。

他睁眼,安静地看着头顶。

房角亮着一盏小灯,光线昏黄,静静铺陈在室内,晕染了里面的一切。

不甚清楚,又带着一种别样的美。

如身侧女子,时不时就会做一些他无法理解的事。

比如今夜的留宿,比如她白天在院子里说的那些话,都是东方晞从来没有想到的。

但又是那么美好,好到他舍不得把这一天过完。

如一夜无尽漫长,该有多好!

窗外不知何时起了一阵风,吹响了窗棂,发出细微的响动。

没过多时,就听到唽唽哩哩的落雨声,特别细,好像有人用筛子筛过,轻轻撒到屋顶上。

本来有些回暖的天气,很快就起了一层温润。

屋内有些冷了。

东方晞侧目一看,杨涣不知何时把被子踢下一半,剩下半张显然盖不住她,但由于冷,她就缩着身子往他这边挪了挪。

像是找到了热源,一碰到东方晞的胳膊,立刻就抱了上去,还做出一个安心的表情。

东方晞:“……”

他终于知道,那天晚上醉酒,两人为何会睡成那个样子。

估计在杨大将军的梦里,那会儿她正在策马疆场,所向披靡呢。

清晨起来,雨没大,但凉意更甚几分,既是盖着被子,都感觉到潮湿阴寒的。

杨涣从被窝里探出头,想了一下,又突然跳了起来。

当看清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时,才又坐回去,慢慢缓口气。

然后脑子里冒出一个问题,东方晞什么时候走的?

她这边刚一动,绿珠便在外面敲门:“小姐,你起来了吗?”

杨涣应了一声。

绿珠推门进来,备了热水给她梳洗,然后又端了一盏热茶过来:“国师说今日天冷,让你喝这个药茶,可以去去寒湿气。”

她把药茶端起来,闻了一下,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便顿在手里问她:“国师什么时候走的?”

绿珠说:“天未亮就走了,说是驿馆那边有事。”

杨涣想了想道:“你一会儿去一趟驿馆,看那边怎么了,昨晚国师来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不太劲。”

绿珠面色为难:“国师走的时候,特意叮嘱,让我守好这里,不要管外面的事。驿馆里如真有什么,也有华月王子和国师在,应该不会有出事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