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自打嘴巴(4)

白晨本就心烦,听她一说就更心烦了。

“好啊,昭儿既然没有立储之意,那朕就立长好了,反正满朝臣子也都是这么说的。”

庄妃立时便愣住了。

骇了好一会儿才问:“皇上已经决定了?”

白晨冷冷看她一眼:“庄妍,筠儿开春就要嫁去华月国了,昭儿也不小了,你在宫里这么多年,做事能不能带点脑子?”

庄妃还在发愣,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白晨已经转身进了中定宫,并且跟高公公说:“别放她进来。”

庄妃够毒够狠,心机谋算也不少,为了自己这一双儿女,可谓是机关算尽。

可在白晨面前,她还差很多。

所以她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晨话里的意思,只能第一时间给自己的父亲传话。

庄彪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庄妃娘娘糊涂,怎可在皇上面前说这种话?”

为了防止庄妃进一步犯错,他片刻未停,赶紧写了一封密信,让人传进宫去。

可惜这封信被人调了包,到庄妃手里的时候,变成了皇上真的有意大皇子,让她见机行事。

杨涣听到消息时,庄妃已经把大皇子的母妃弄进禁宫,听说是抖出来她多年以前,给嫔妃下毒之事,还有人证。

杨涣忍不住赞了她一句:“干的漂亮。”

红叶直脑子:“大皇子不成事,那不是没人跟庄妃对着干了吗?那她儿子不是要做太子了吗?小姐怎么还夸她?”

杨涣:“……”

这姑娘的脑子,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她身边的丫头们,好像在这种事上,都没法跟她达成什么共鸣。

两人是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只有一个知道的,又是只听不说的性子,就算是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来想去,还是跟东方晞说话省劲,闻弦歌而知雅意,顾落叶而晓秋至。

“换衣服,我要出门。”她道。

丫头们都惊呆了。

刚还好好的在说话,怎么一转脸就要出去了?

红叶和白云日常归劝,什么外面冷,国师说了不让她见风,口水都快磨完了,绿珠也把衣服给她穿好了。

她转头寒脸看白云:“你现在做事可不行哦,该你干的活都不干,净拿来说话了,小心下次扣你月例。”

白云:“……”

她冤死了,全身心都是为小姐好呢!

马车到达国师府门口时,莫寒不知犯了什么错,正蹲在大门品的地上玩雪,还蹲一个小小的雪人出来……

一看到她来,也不管他的雪人了,一步窜出去:“三小姐,您来了,快进去快进去,外面多冷。”

那叫一个殷勤,麻溜把脚凳放好,又帮杨涣掀了车帘,要不是怕主子揍他,估计还会抬手给杨涣扶着。

一路小心送进院子,不忘欢天喜地的通知东方晞:“主子,三小姐来看您了。”

里头应了一声,东方晞出来。

看到杨涣,眉眼含着一丝不易查觉的笑道:“快进屋来,今儿更冷了。”

再看莫寒,神色已经恢复冷淡:“去门口。”

莫寒:“……”

怎么这样?他知道错了还不行吗?能不能看在三小姐的面子上,饶过他?那门口的冷风像刀子一样,能刮骨的。

东方晞已经护着杨涣进屋。

白天见晚上见,每次见她,仍觉得中间隔了很长时间。

忙着吩咐人去拿好吃的,又把屋里的炭炉加热。

杨涣坐了片刻,难掩心里的喜气,笑着问:“国师的梅花还开着吗?上次没看够,要是还有,我们再去看一回?”

东方晞立马帮她拢好衣服,往惜花院而去。

看梅花是假,找个舒适的地方说话是真。

她先开口:“庄妃也太急了吧?明知道儿子还小,何不再等几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