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母凭子贵(2)

东方晞的天子之言散布后,最初的几天还是很安静的。

至少相府没听到什么消息。

反而是傅柏游的心情,日渐见好。

三个儿子,死一个走一个,总算还剩一个成了才,不但进了兵部,还进去担了职。

最重要的是,他不是通过关系进去的,而是考进去的,文武双全,考进兵部。

虽然是个下五品的小官,可兵部是个有实权的地方,而且提升的空间也很大,未来不可限量。

这个从前窝在马圈里的庶子,傅柏游看都懒得看一眼,转头就成了傅家最有出息的男儿。

他都不知道用什么话描述自己的心情。

二姨娘母凭子贵,也从栖屋里搬了出来,住到紧急收拾出来的一所新院落里。

大雪还在下,院里的人却忙个不停。

牛管家带着一干丫头婆子,又是往里面搬家什用具,又是置办穿用之物。

脚步杂塌,把院子里的雪都踩成了稀泥,又忙着招呼家丁清理了去。

忙活了两日,总算把新院落置办齐整了,看着门头上新挂上去的院名,牛管家一阵满意。

“海棠轩”。

这名字好,一看就是好兆头,待明年花开,满树海棠红,多喜庆呀。

傅柏游还亲自来看了一回,正好赶上二姨娘他们搬过来。

他眼神虚瞟,未正眼瞧人地夸了一句“会教育儿女”,就算尽了家主之意了。

二姨娘刚入相府的时候,也算是一位清丽佳人。

可惜这些年在木挽香的手里,被搓磨的不成样子,已经找不到一丝过去的美貌来。

满面愁容,身子又瘦又佝偻,见人的目光都是躲闪的。

她从来都不敢正眼看傅柏游,听到他说话就吓的发抖。

这会儿乍一听到他夸自己,眼泪当下就掉了下来。

傅柏游本来就是冲着傅志轩来的,看不得她如此,当即便转身离去了。

倒是正正经经去了一趟清芷院。

“还是歌儿有眼光,早看出你二哥不俗。”傅柏游欢喜道。

杨涣坐在炉子旁都没起来:“是二哥争气而已。”

傅柏游自己拉了一把椅子,也围炉坐在她身边,看着火光映照下,这个退去病容的女儿。

嗯,似乎比以前长大了许多,身体长高了,面目也长开了,尤其是那双眼睛,又亮又纯,跟当年的花溪极像。

只是偶尔一个垂首,会看到她眼角瞟过的余光,里面散着些许冷意。

傅柏游认为,那是因为病还未好利索。

想起这个,又表示一下父亲的关怀,寻问她:“国师最近也身子不适,不能出门,那歌儿这病……”

“无事,有药吃着呢,也不用日日过来诊脉的。”杨涣应。

傅柏游点头:“那就好,不过脉还是要诊的,天气冷,你又着不得寒,以后叫李宾每日过来一趟。”

杨涣懒得跟他费这劲,反正李宾来了,也是听她的,便没多说。

傅柏游说了好一会儿贴心窝子的话,自认已经是超级无敌大慈父了,这才起身告辞。

杨涣半分也不想应付他,仍没起身。

只是在他走后,吩咐红叶:“去幽香阁里问问,最近傅雪歌怎样,李宾还去给她治吗?”

白云上来说话:“小姐,今日二姨娘他们搬到海棠轩去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用,有二少爷在那儿站着,谁也不敢造次。”

白云点头:“这倒是,个个都是迎风倒的,看到谁得势,就往谁那儿靠。”

杨涣瞄她一眼:“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点酸,怎么了,她们住的好,你眼红呀?”

白云摇头:“那倒没有,只是小姐帮了二姨娘这么多,他们却是连个感谢都没有,到现在都是不遇不麻烦不上门,还真少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