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国师不见客(4)

杨涣洒然一笑:“只是问句话而已,动不动她,都无需你动手。去吧。”

木挽香:“……”

傅清歌跟庄妃的过节,木挽香当然知道。

她甚至是乐见其成的,如果庄妃能把这丫头弄死,就省了他们一份力气。

然而现在,她一手握着他们的把柄,拿他们当剑,想把庄妃捅下来。

做为曾经相府的当家主母,一个谋权布局的女人,当然会想杨涣这么做的目的。

“你为何不用贵妃娘娘,她在宫里权大势大,知道的比玉歌多。”木挽香问。

杨涣看了眼白云拿进来的琴,意味深长:“夫人,你要学会听话做事,而不是总问原因。很多事情你知道原因,是没有好处的,还可能会害死你。要不然就是更生气,并没什么用。”

木挽香愤怒,不甘,生气,郁闷,可毫无办法。

她走以后,绿珠上前:“看着她心里还是不服,把事情交给她真的靠谱吗?”

“只要她入宫,这事就靠谱了。”

绿珠没懂。

杨涣解释一句:“傅玉歌是傅家人,既是她不动庄妃,也会是她的眼中钉。

何况上回,她还救过我,无论目的如何,在庄妃那里,都是跟我们一条战线的。

木挽香去了,还送了一架从我这里得到的琴,她什么也不用说,庄妃就会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

而傅玉歌一个人,在宫里没势力跟庄妃斗,她只能靠我们。”

绿珠问:“会把大小姐牵涉进来吗?”

杨涣顿了一下,才轻声说:“她还是不进来的好,在白晨面前做事,并不容易,她已经过的很艰难了。”

这边正说着话,外面红叶来回,说是牛管家来了。

杨涣问:“他不是忙着处理三姨娘的丧事吗?怎么还有空往这儿跑?”

红叶摇头:“许是相爷那边有什么话。”

牛管家如今见到杨涣,比见傅柏游都恭敬,欠着身子,头也低下:“三小姐,奴才来回一句,老爷那边决定,这事不往上报了,就说三姨娘是舍不得三少爷,自愿跟他一起走的。”

杨涣不自觉地挑了一下眉尖。

她就知道,以傅柏游的性子,这事得到此为止。

他宁愿在恐怖里,把自己吓死,也不会放顺天府的人进相府。

杨涣也没说什么,只告诉他:“按相爷吩咐的做就是了。”

说完,问他另一件事:“如今府上只有一个二姨娘了,她们那边每个月的用度怎样?”

牛管家赶紧说:“二姨娘和五小姐,每月都有二两银子,吃穿用度是府上的。二少爷不在,他那份暂且放在库房,等回来了一并给他。”

“夫人呢?她以前多少月例,现在又是多少?”

牛管家的面色有些古怪:“夫人以前掌家,银钱上面她是随意用的,没有限度。

四小姐每个月有二十两。

大少爷是嫡长子,随着夫人,也是自由支取的。”

牛管家顿了一下,见杨涣没有发火,又道:“如今每个月老爷都让我送五十两银子过去,到底怎么用的,夫人他们自己分配。”

杨涣点头:“好,那你以后每月也给栖屋送去五十两……,不,送三十两,另外二十两按照二姨娘五小姐的尺寸,采买成棉衣等物送过去。”

牛管家不敢多说,麻利的应了。

他走后,杨涣才吩咐绿珠:“你去一趟大理寺,悄悄给他们留点什么。

将他们目光往傅宏轩这边引。

不要留确凿实证,只要引起他们怀疑就行。”

她要给傅柏游提个醒,这个儿子已经成狼,不但不可靠,还可能回头吃他。

也给木挽香母子提个醒,建安城里不安全,傅家更是不能呆。

想借此对她下手,想都别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