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天上掉馅饼(5)

杨涣判断,她并不知道信的内容。

可那信,又是从哪里来的?

然而无论信从何处来,可以肯定的是,魏忠义定然要因此翻船了。

沈霖萧不知何时,悠到了杨涣面前,脚下已经发虚,大着舌头说:“傅三小姐,这么巧?”

杨涣扯了一下嘴角,笑的有些冷:“是啊,很巧,恭喜王子了。”

“好说好说,既然本王子已经成了你们大宛的驸马,那趁着今日高兴之际,我答应傅三小姐一个心愿如何?”

啥?

杨涣以为她听错了。

这花蝴蝶是跟白筠订亲,不是跟她,为何要答应她一个心愿?

天上掉饼了吗?

还是傅千歌已经与他说过了什么?

无论原因如何,这饼她得先接住。

“当然好,那王子就许我一个好大夫如何?”

“好说好说,三小姐随我来。”

杨涣往白筠那边看了一眼。

二公主正神思恍惚,根本没往他们这边注意。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且华月王子已经先一步出了未央殿,往外行去。

她麻溜地跟上,身后还跟着傅千歌的两名宫女,凝桃和思棱。

华月国王子临时休息的一处宫殿里,门口守着他们自己的人。

沈霖霄进去,杨涣跟着进去,却把两个宫女挡在了外头。

宫女一看就急了,悄声说:“三小姐,还是先回过贵妃娘娘吧!”

这句话提醒杨涣,沈霖萧并不可靠。

而傅千歌可能也未来得及跟他说什么。

然而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知今日之事,有太多奇怪之处。

庄妃找人给她下毒,想趁前殿忙乱,无人注意后宫时毁了她。

眼下,华月王子又突然向她示好。

看上去白筠好像并不知此事,但焉知不是她们进一步的计划?

很冒险,可杨涣却非去不可。

她太需要一个好的身体,太需要武力尽快恢复了,但凡她现在有过去的五成功力,如今天这样的事情,一件也近不了她的身。

只犹豫了一下,就泰然吩咐两名宫女:“跟贵妃娘娘说,我随华月王子来诊病了。”

宫女不敢一起走,怕发生不测。

凝桃留守门口,思棱赶去禀报。

沈霖萧笑嘻嘻地问:“怎么,你害怕?”

杨涣已经转回身:“王子虽是正直的人,难免别人不会无中生有,为避闲话,还彼此清白,还是妥善行事的好,您说呢?”

沈霖萧“哈哈”一笑,往里走去。

准备了三个大夫,挨个给杨涣把脉,又细细寻问了她中毒的时间。

最后得出一致结论:“此符毒甚恶,虽是解了,可因中的时间过长,还需慢慢修复,急不得。”

杨涣:“……”

闹了一大圈,这张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跟国师那张,是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味道,连半分新意也没有。

犹自不甘:“请问大夫,要修养多久,才会完全恢复?”

老大夫说:“少则三五年,多则十来年,都不定的,毕竟此毒姑娘是从小服到大,毒性已入骨髓。幸好是遇到高人,如是放在我等手里,连这毒也解不了。”

杨涣:“……”

这么说,她回去还得给国师送份厚礼,感谢感谢他?

这期间,沈霖萧半歪在一张椅子上,手里还拎着半壶酒。

那个状态,跟醉鬼无异,连大夫们的话似乎都没听见。

杨涣都不知是不是该怀疑他们使诈。

怀疑吧,又觉得完全没理由。

他不给她治,杨涣就拿他没办法,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而且看那几个大夫,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可让她甘心认了,自己还要再做三五年的废柴,她又真的十二分不愿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