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温情如旧(1)

他们二人的暗潮汹涌,情难自禁,全数落在另一个人的眼里。

庄妃站在高高的宫墙之上,垂眸睥睨着下面走过的人。

脸是冷的,眼神更冷,如结了冰霜的毒刃。

傅清歌,你给本宫等着。

我筠儿嫁不了国师,你也别想,本宫要让你死,身败名臭,恶心之极的死。

她傲然转身。

后面跟的宫女,忙忙拾起她宽大的宫装下摆,小心翼翼随她下了城墙。

杨涣来的较早,先去了中德宫。

傅千歌看到她,眼圈先发红了,又忙忙掩饰住,拖了她的手,往内殿而去。

这里一早就烘出一间暖室,专供杨涣歇息。

“今日是二公主提亲,你忙着来做什么,身子弱成这样,只管在家养着便是。”

傅千歌牵她在暖炉旁坐下,又亲手拿锦被围在她身侧。

也不管她从外面过来,脚上又是泥又是雪的。

话里是责怪,语气却全是宠溺。

公主又怎样,不及妹妹的边角重要。

杨涣乖巧的不行,低眉顺眼坐着,两手扣在身前,无论傅清歌说什么,她都还以浅然的暖笑。

难得连内心的吐槽都省了,只管享受这一时的照顾与温情。

傅千歌道:“皇家深宫,出去不得,自上次以后,你不知姐姐有多担心你。”

杨涣赶紧笑应:“我这不是好好的,姐姐不用挂心的。”

傅千歌看她:“你呀,说是长大了,还是小孩子心性,怎么可以……”

想想她因此事,受了那么久的病疼,又不忍心再责怪一句。

再说这事,也都是白筠引起,根本就怪不着自己的妹妹。

傅千歌住了这个话头,转而问她:“可是真好了?我只听他们回来回话,说你无妨,可不能亲去看看,终是放心不下。”

杨涣抚了下她握着自己的手:“好了,就是有点怕冷,穿多衣服就行。”

她还刻意转转身,举举手:“你看,什么事也没有。”

傅千歌忙着把她抖掉的锦被拉好:“无事便好,可我也听国师说了,以后半点凉不能见的。你回去千万不能贪玩,好好在府上养着,到暖和了再出来,听见没有?”

杨涣:神棍真是个大嘴巴子。

傅千歌对其妹的关怀,绝对真情实意。

不但把话说了一大车,还拿了许多上好的蚕丝,毛皮让她选。

杨涣:“……姐姐,您先前已经送了许多……”

“那些是送去的,也不知你喜不喜欢,如今来了,就好好挑几样中意的,以后常穿着。”

杨涣:“……”

过了这个冬,她可以开个专卖皮毛的铺子,货源多的很,质量也上乘,毕竟都是宫里出来的。

盛情难却,最后只得挑了两样。

傅千歌把同类的全部给她包上,让人先送去相府。

然后又劝她:“来了也别出去,就在中德宫里就是,你既是真心为她恭贺,庄妃也不会承你这份情,反而还揣测你有恶意。”

傅千歌在杨涣面前,已经不像从前那般掩饰,宫里的凶险,都会告知,以提醒她更加小心。

杨涣是感激的。

就着这份感激,也不好意思瞒她,说了实话:“姐姐,我来不是为了白筠,是为了华月国的王子?”

“他?”傅千歌的眼里是疑问。

杨涣:“听说华月国名医无数,药草也全,尤其是他们练制的丹药,连起死回生都能达到。

我这身子,虽是表面治好了,可落了怕冷的病根。

一到冬日跟个废人一样,所以我想请华月国的大夫,帮我瞧瞧,看是否还能再治?”

傅千歌细细听她说话。

沉吟片刻后才道:“嗯,华月确实出名医名药,让他们看看也好,这事姐姐来办,你只管在这儿歇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